章节目录 第七百八十章 顾辉

作品:《天行缘记

    天行缘记正文第七百八十章顾辉在半道之上散修肖东的突然加入让易天的追击出现了些许意料之外的情况,不过从其口中倒是可以大致上确准眼前追踪的这位黑脸汉子可能就是离火老祖四大嫡传弟子中已经入魔的大师兄顾辉。

    而且当自己祭出耀剑三绝时便被他一眼认了出来,这下易天心中已经信了七成。只是心中尚有疑问不知这位师祖的实力如何,面对自己的辣招有何应对之策。

    随即面不改色手上祭起的剑光微微一抖,一条细而无法令人察觉的细线同时飘出绕着弧线从他们的侧面斩了过去。

    只见两把黑黝黝的灵剑瞬间出现在空中,随后上面闪出点点红色的灵光,而且以一种熟门熟路的运行方式缠合在了一起形成一面一尺大小的圆形盾牌来。

    易天此时可以百分比确认面前的黑脸汉子就是顾辉本人了,他所用的招式正是自己最为熟练的螺旋火盾。而且还是用两把灵剑加持之下变得可攻可守。

    如此用法自己倒是从来没有想过的,却不知这招数的威力如何。心中一念之下双手再次结印对着太渊剑化为的细丝道了声:“变。”

    只见一声之下那原本的剑丝再次发生了变化,分出一丝朝着那肖东悄然飞去,而本体却是瞬间暴涨了几十倍化成了太渊剑的模样随后朝着那面螺旋火盾正面猛击了上去。

    顾辉明显察觉到了易天的意图,如此一来他只有防守的份而无法腾出余力来协助在一旁的肖东了。随即只见他的嘴唇急速的挪动了几下同肖东传音提点了下。

    只见肖东取出一件金色的铜铃将自身完全罩住了,然后双手不停地结印将法术祭出后源源不断的维持住防御。

    半空之中传来‘撕拉’一声脆响,那剑光细丝击到铜铃的防护上后像是菜刀切入豆腐般只见将其一分为二,而肖东此时也是面露惧色转身就像瞬移闪开。

    剑丝在其身外的防护罩上不过是停留了一息不到的时间就径直穿过了他的身躯,接着只见肖东的身躯分上下两截直接被切开了。

    虽然元婴修士可以断躯再生,可像肖东这般分成两半的可以说是直接断送了其进阶中期的机会,如果没有天大的机缘这辈子只能到此为止了。

    收起神识将目光转而投向顾辉那里,只见他面前的螺旋火盾也是继续运转了起来,虽说是全力防守但比起肖东来可要强上不少了。

    稍迟只听到一阵灵剑抨击的声响,易天没料到顾辉手上的两把灵剑竟然品阶也不低可以抵挡住重铸的太渊剑。

    看看这样子算得上是打成平手吧,易天心中思量了下要是和顾辉单对单想赢他不难,可自己也要搭上点不菲的代价。以今时今日的处境来看还需要应付接下来的诸多事宜,占到便宜则见好就收才是上策。

    伸出右手来朝着青光剑丝点了下口中道了声“回,”顿时那被螺旋火盾正中心卡住的太渊剑‘嗖’一声被抽了出来飞回自己手上。

    易天低头目光一掠之下脸上也是露出些许肃色来,只见太渊剑上的灵光黯淡了不少,明显是被螺旋火盾中的两把灵剑击伤了灵韵之气,看来需要放在体内温养个十年以上才能恢复原状。

    将灵剑收起后易天目视顾辉,嘴里却淡淡的道:“你可以走了,我说话算话。”

    还未等顾辉有所回话只听在一边的肖东大叫道:“顾道友救命。”

    侧目望去只见他半截身体维持在空中,双手之上倒是抱着自己的下半身,伤口处的鲜血已经结疤了,稍后只要找个地方将身体重新拼接起来就行。

    顾辉见罢只是伸出手来对其点了几下,一道红色的灵光祭出后把他的身躯包裹了起来算是暂时将其安抚住了。

    随后一转身双眼之中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眼神再次打量起易天来,十息后才叹了口气道:“如果你没有出手我还真看不出来,你这小子用的是千灵宗的嫡传秘术,可竟然用与其相克的灵力来催动。”

    “那又如何?”易天不屑的道:“如果我是你便会此机会逃命,何必留在此处被我奚落呢。”

    “奚落倒是不至于,从你的招数意境上我没有感觉出杀意,”顾辉转而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道:“你一早就没想出手伤人,还有你那把灵剑的材质也不简单,没想到掺入了大量的星辰晶精。”

    没想到顾辉的眼力如此犀利,一招之下便可以看出自己的太渊剑是用星辰晶精强化过得。易天虽然心中震撼可脸上却是不动声色道:“顾道友的实力也是不同凡响,你手上的灵器也不简单。”

    “是啊,”顾辉收起两把灵剑来淡淡的自言自语道:“没想到除了我这对阴阳宝剑外,这世上竟然还有人会习得熔炼星辰晶精的法门。而且看你那手上的灵剑好似那铸剑师的技艺比起鄙人的师弟更胜一筹。”

    “顾道友倒是谬赞了,在下以炼器起家,对自己的手艺倒是还有点信心的,”易天面露得意之色回道。

    冷不防顾辉张口问道:“郁耀卿是你什么人?”

    易天心中一喜总算是承认了,不过口中却道:“在下与此人素未谋面,而且现今中州大陆上所有成名的炼器师中也没有姓郁的。”

    顾辉听罢脸上露出一丝落寞之色,随后目光再次盯着易天打量了一番后眼中闪过一丝阴霾道:“你是云忠正的弟子吧?”

    冷不防听到他拆穿了自己的身份后易天也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盯着顾辉再次打量了番,心中却是在不停的思索着自己是在什么地方露出了马脚。

    正想着呢突然顾辉再次开口道:“别再想了,无论你掩饰的再怎么好也无法将离火宗独有的气息收敛起来。”

    “哦,我自认为没有露出什么破绽来,”易天问道。

    “是星辰晶精的问题,”顾辉得意的道:“如果你没有修炼出玄阳真火是无法炼化这材料的,而且你还不打自招承认是你自己炼制的,这不是不打自招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