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百二十八章 物料

作品:《天行缘记

    在洞府之内易天又尝试了几次想要看看千灵子和罗阙的最后一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没到到达那个关键的时点后自己的神识便自动从中退了回来。当再次查探下去时还是留下那副凌乱的洞府和龟裂的壁画,除此之外就没有任何进展了。

    手上拿起那半截剑尖脑海中不停的思索起来,看来这缺失的部分应该隐藏在另外半截之中,只是暂时无法寻得而已。要想一探究竟非得要将此物复原才行。

    估量着手上的剑尖想要复原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得到的事,这其中还需要有莫大的机缘才行。将东西收起来后易天又拿出了太渊剑来,只见此时这三尺青锋的正中出现了一条龟裂,这条裂纹沿着剑身几乎将整把太渊剑竖着一分为二了。

    相信此物原本的剑胚还是那千灵子留在囚狱峰的弑神剑,没想到在其手上半截佩剑的一击之下竟然会伤的如此厉害。

    用神念扫了一下后易天发现这把太渊剑需要重新回炉祭炼一下了,细数手头有的高等级材料,大部分辅料都齐备现在最缺的就是星辰晶精只是这东西都是七级宝材,世间罕有。而且七级材料要是有也早就被各大宗门所把持,基本上流落在外的六级材料几乎都看不到。

    这下可真是让易天犯难起来了,没有那星辰晶精即便是将太渊剑修补好了品阶也会下降到六级初阶的样子,如此一来还不如省点力气了,思量再三后便拿出奇宝斋的传讯玉符同丽心兰传讯打探下此物的下落。

    几个月后易天这才打开洞门缓缓走了出来,此时脸上却是露出了些无奈之色,丽心兰的回复中提到她都压根没有听说过星辰晶精这种材料。

    时候经过咨询奇宝斋总店才得知天澜大陆之中曾经出现过三次星辰晶精,前两次都是年代久远的中古时代,那是估计都被离火宗的修士收取了去。

    最近的一次也是在千年之前的中州,只是最后这东西花落谁家也不曾得知。此外丽心兰倒是提及在平谷城内不日将举行一次拍卖会他奇宝斋也要参加,如果自己有什么需要处理的灵器可以通过他们的渠道售卖。

    对此易天倒是觉得无所谓,丽心兰是想借自己的手艺打响奇宝斋的名号,而自己则是通过他们的渠道来打探中州地界上的消息,大家各取所需倒是可以再合作一番的。

    除此之外这几天还收到了聚灵通的消息,自打上次给怜月修补完灵月刃后对方就知道自己的分量了,加上这次平谷城要举行拍卖会所以聚灵通的掌柜也是特意发来传讯玉符想问问有什么需要的。

    这段时间平谷城来来往往的修士也多了起来,因为雪宫邀宴的时间将近,其中有大部分都是前去赴宴的,更有些则是想趁此机会结识下当今中州大陆上的俊杰翘楚。

    几天前收到师千薇的传讯后打开一看玉符上面就草草写了几个字好好照顾儿子。易天看完整个人脸色变得异常难堪,心中思量这婆娘的意思也真是护犊子,被她瞒了两百年下次有机会见到可要好好聊聊,要不自己这一家之主还真是形同虚设。

    到聚灵通采购了一番后又将几件五级灵器拿出来抵了宝材的费用,交易妥当之后易天又路过奇宝斋在此的分号同样也已自己的名义留下一批中阶灵器挂在了丽水兰的名下。

    做完这些事后突然脑海中一丝神念挑动了下,易天静下心来暗暗查探到自己曾经安下的四个追踪印记中竟然有一个在飞速靠近平谷城。瞬间眼前一亮来的应该是那天道宗的封刃寒,稍后便明白过来此人是天道宗金丹弟子中的顶尖人物,收到那雪宫的邀请函自然是理所当然之事。

    正愁着怎么和千灵宗来人搭上关系呢,这不有天道宗这层关系作掩护,自己倒是可顺理成章的混进那些宗门修士的圈子了。

    这次虽然是答应了师宁军要帮忙照看下师凌枫,可自己打心底里早就盘算好了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出手,凡事还得靠他自己才行。

    须知在修真界内那些修二代往往都是在前辈们陨落之后混的穷困潦倒,易天可不远这事在儿子身上发生,有依靠是好事但相对的也会变成一种依赖性。

    走在大街上晃了约莫大半个时辰后才感觉到封刃寒进了平谷城,易天当下也是循着他身上的追踪印记直接照到了城内最大的酒楼。站在大街上抬头一扫只见上面的牌匾上写着腾云楼。

    刚迈开腿朝着里面走去就看到有个筑基修士模样的伙计走上前来朝着自己拱手行礼道:“这位前辈今日鄙店顶楼只接待有雪宫邀请函的金丹修士,如果没有邀请函还请到三楼用餐。”

    闻言易天眉头一皱而后悄悄用神念搜索了一下后发现封刃寒这小子应该已经是到了顶楼,自己要是这般冒冒失失上去倒是会引人注意,随即缓缓开口问道:“我与天道宗的封道友同行而来,只是因些琐事耽搁了点时间,如此可否上的顶楼?”

    那伙计听罢倒是面露恭敬之色道:“既然前辈是天道宗封无敌的好友那自当是可以通融下,还请前辈留下名号好让小的去找封前辈核实下。”

    易天轻笑道:“你就与他说林剑心在楼下久候即可。”

    “那就请您稍后小的去去就来,”那伙计恭敬的回了一句后便径直走向底楼柜台同值守的金丹修士将自己的情况说了一下。

    其实也没想到林剑心的大名竟然少有人知,看来是千灵渊刻意让分身低调行事的结果,而且他将分身重塑成自己的样貌本身就是为了鱼目混珠,可惜无意间被自己撞到那就有杀错没放过了。

    想想这封刃寒的外号也挺有意思,一报出来连这些个筑基期弟子都知道。想来其实力应该在同阶之中鲜有敌手吧,这次儿子参加雪宫招亲只怕最大的敌手就是他吧。

    正想着是不是要给师凌枫提个醒呢,只见到从楼梯上走下一个身着天道宗服饰的修士见到自己满脸笑容的说道:“原来是林兄,还请快快上楼诸位都久等了。”

    来人正是封刃寒,可易天不经意间目光掠过他的眼睛发现有一丝慌张之色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