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百二十四章 围追

作品:《天行缘记

    天行缘记正文第六百二十四章围追?在平谷城的洞天福地区域搞出这么大动静将区域内天理教的执事们都惊动了,器劫过后不久就有一金丹修士带队到易天洞府门外兴师问罪了。

    知道这事躲不过去易天到也不怕事,打开禁制后直接坦然面对。最后在一番交手之下交了二十万灵石的罚金并保证下不为例后此事就草草了事。

    那天理教的执事自始至终都是比较客气口中不提器劫对平谷城造成的影响反而不时地夸奖起易天的炼器技艺来。

    只是在最后稍稍提点了下这次造成的动静太大,城主那边希望如果有下次可以直接联系当班执事,他们会帮忙选个好地方专门留作灵器渡劫之用。

    对此易天也是会意无论在哪里有一技之长的人都会被礼遇,哪怕是自己现在这般装作金丹初期的样子对方也不会因此而看轻。

    将此间事了之后易天便直接出了洞府朝着聚灵通所在的方位走去,一路上倒是发觉有更多的神识盯上了自己,不过只要待在平谷城内到也不怕有人生事。

    待来到聚灵通后直接传讯怜月将灵器修补完的事提了下,不过这次怜月也没有亲自接待,反而是让聚灵通的掌柜出面收取灵器。

    一个时辰后易天便收到了两个储物手镯,稍稍用神识伸进去查验了下发现其中一个装满了雪宫特产,不过材料都仅限于五级那般。另一个则悉数堆满了灵石,粗略估计不下两百万。对此心中虽然稍有不屑,可脸上却是装作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不多时那掌柜倒是热情的攀谈了起来,甚至还有意邀请加入聚灵通成为供奉。对此易天既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回头只是言明自己还需要仔细斟酌一下。

    离开聚灵通后易天走在大街之上明显觉察到原先盯着自己身上的那些神识好似少了点,特别是那堪比元婴修士的神识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消失殆尽了。

    心中暗暗盘算着怎么才能摆脱他们的监视而不留痕迹,突然心念一动发现那灵月刃好似已经离开了平谷城朝着东北方向飞去。

    照这速度手持灵气之人确准是元婴修士无疑,可惜任凭其修为如何只要神识没有强过自己就无法发觉那灵器的追踪印记。

    猛然间从平谷城内几处民房内飞出三道遁光,在丝毫不避讳城内修士的眼光下冲入半空中,随后朝着东北方雪原的方向奋起直追。

    易天见罢眉头一皱,这三道遁光之中的灵压波动之强证明都是元婴初期修士,三人齐齐朝着怜月飞走的方向而去,那这里面的道道不言而喻。

    当下便急急忙忙赶回洞天福地的区域,同那执事言明自己需要闭关修养一段时间,回到自己洞府后打开洞门禁制一头钻了进去。

    做完这些铺垫后易天悄悄施展了个隐蔽法术放开洞门禁制的一角溜了出去。待出了平谷城后便直接催动秘术将那灵月刃的方位锁定后施展遁术追了上去。

    为了不暴露身份易天还特地换了身衣服并戴上了面具,如此即便是元婴修士的神识都无法探查到自己的真容了。接着取出一件灰色的潜行斗篷穿在身上如此一来将自己的灵力波动都掩饰起来,这样一来只有那些神识异常敏感的修士才有可能发现自己的行踪。

    自平谷城往北数十里后就进入了雪原的范围,越往前飞四周环境的温度就下降的越快,对于主修火系功法的易天来说对功法的影响也就越大。

    飞了不到半个时辰后就发现在前方五百里开外好似有灵压波动传来,而秘术追踪发现自己也是飞快的在靠近那灵月刃的位置。易天嘴角一笑看来怜月是碰上麻烦了,这也难怪原本以一敌三就不是件容易事估摸着她身边还带着个累赘吧。

    想罢易天周身灵力急速运转起来而后遁速猛地提升了一倍不止朝着那灵压波动的原点飞去。

    不消片刻后便见到远方有几人正在空中鏖斗,悄悄施展清灵法目观察了下只见三个元婴初期修士将怜月两人围在正中。

    但是让易天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怜月竟然大发神威手上持着自己刚修补好的灵月刃以一敌三不禁将自己的徒弟护住还隐隐将战局拖入相持状态。

    稍一思量易天就发觉问题所在了,在这漫天大雪的环境之中雪宫修士的功法占据地利之便施展出来果然是非同凡响。只是一对三的情况下灵力消耗巨大,那三个围困的修士也似乎看穿了这点所以尽量都是围而不攻,想方设法消耗怜月的灵力,只要等到其灵力不济的情况出现便是三人一拥而上。

    放慢速度后将周身灵力收敛起来易天接连在胸前结印施展了个隐身术后在潜行斗篷的掩护下悄悄接近前方的战圈。

    少卿就听到前方怜月的叫声传来道:“岁寒三友你们三个雪宫叛徒竟然助纣为虐,难道不怕将来大宫主将你们一举灭杀,抽髓炼魂么?”

    易天转眼一望那三个修士身上的服饰分别画着松竹梅的图案,在衣衫的另一头还有着雪宫的标记只是在那标记之上都被划上了个鲜红的叉。

    只听到梅花印记的修士桀桀的笑道:“怜月你成就元婴不过百年时间就有如此实力,我看多半还是仗着手上那灵月刃的威力强悍吧。”

    此时那另一个竹子则是不屑的道:“怜月你还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雪宫二宫主么,今天栽在我们手里非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才能解我百年来的心头只恨。”

    至于那岁寒三友的老大则是沉声喝道:“二弟三弟不要浪费时间,趁着皓月那贱人还没赶到我们速战速决。擒下她才有资格同皓月谈判,不要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

    其余两人听罢面露肃色而后手上招数的威力也是有所增强,将怜月在中间撑起的防护罩击的‘嗡嗡’直响。

    最让易天感到不解的是照怜月的实力打不过还可以跑得掉,只是身边的这个女修肯定是得留下了。可她竟然不走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此女的重要性远在她自身安危之上。

    突然老大松停下了手上的攻击对着不远处的虚空中喝道:“什么人鬼鬼祟祟的还不速速现身。”

    易天一愣之下顿时感到棘手,可还没什么动作就看到在自己前方三里处现出一团黑雾,带那黑雾散开后露出一个三尺身影,细看之下竟然是个孩童般的修士只是一张脸少了童子的稚嫩样。

    怜月此时倒是脱口而出:“魔剑童子,你这个老家伙也敢打雪宫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