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百零一章 替罪羊

作品:《天行缘记

    自打十年前万岛天域城突然中断后万岛海域就一直不太平,先是血煞窟的蒋天成突然复出,究其原因是因为其爱徒蒋帅不知被困在何处。

    据知透露的小道消息传来,据说蒋帅最后一次路面是在万岛天域城的中庭,当时见到他出现的人除了贺天雄和黄琬婷外还有两个元婴修士。

    蒋天成在求证过后虽然心生疑虑但还是四处打探消息想找到蒋帅的下落,可惜奔波了十多年来都未曾有结果。

    另一则消息则是关于十年前御尸派老祖飞天女尸崔真真突然异军崛起,顿时整个万岛海域南北双方的霸主天意城和血煞窟都全部运作起来,将御尸派所在的海域附件完全封锁起来。

    可惜御尸派的修士是铁了心要想从中突破,小战几场之后血煞窟竟然连连失利,而且据说御尸派的阵营之中逐渐出现了些高阶的金甲尸,其生前竟然都是去围剿的修士。

    面对这这般添油战术,血煞窟明显感觉到得不偿失,最后只好将御尸派周围五百里海域都划作为禁区。

    另外有小道消息传出当初进入万岛天域城的修士之中有一名叫易天的元婴初期修士,正是此人击杀了蒋帅并且还是此人当年将飞天女尸崔真真从群墓岛中释放了出来。

    谣言分成多个版本,但几乎都把矛头直指易天本人,可惜自从万岛天域城消失过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此人。

    不过那些黑市之中倒是还能见到此人的画影图形,而且曾有神秘买家出了一千万灵石的花红买此人的人头,提供消息者也可以拿到三百万灵石。

    这些事每一件都牵扯上了易天,可作为当事人却还是窝在那万岛天域城的藏经阁中苦苦修炼。

    其实易天自己也是无奈的很,被关在藏经阁内几次三番都不得出来,最后只好盘坐着开始修炼起来。那一节白玉藕的功效却是显著,吃上一口抵得过十年的打坐静修。

    蒋一截白玉藕吃完之后易天感觉到自己下丹田之中的灵力已经接近饱和状态,而且那精纯的灵力在体内运转了三个周天之后竟然将原有灵力再次洗涤了一遍。

    随着盘坐在藏经阁正中不断运转灵力自己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之前元婴中期的那道**颈正在被渐渐的冲开。得此机缘也不必强求马上出去了,当下便盘坐起来保持五心向天的姿势开始修炼了。

    这一个周天运行下来不光是将灵力提纯而且还将本命五行真火和离火老祖流传下来的南明离火慢慢融合起来了。与其说是融合到不如说是吞噬更为确切,期初元婴灵体手上的两团真火到还是互不相让。

    可毕竟南明离火是外来户,在此没有根源,易天也是花了好久的功夫才将其转变为一阵柔和的白色火团,然后用自己的本命真火慢慢从中一丝丝抽取后融合了进来,等到将此工序做完之后感觉好似过了百年之久。

    站起身来看看摆放在一边的计时地漏其中的水源都滴完了,当下心中不由得大惊道:“这南明离火果真霸道,照计时沙漏来看似乎已经过了将近百年左右,如此一来岂不是错过赶回天澜大陆的船了么!”

    三息后易天脸上倒是变得哭笑不得,随之叹了口气苦笑一声。原来自己已经不知不觉中跨过了那道**颈成就了元婴中期修为了,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如此一来倒也是省了自己好多事可有多出来很多事。

    在这小房间中四处找了找都没有发现什么机关,随后易天便慢慢走到那壁画之前盯着上面的看了半响,突然脑子里闪过一丝念头。

    这幅画和云霄阁那处的壁画有些不一样,要真说异处在哪里一时半会也找不出来,只是感觉到那无瑕老道的双目似乎盯着面前某处看。

    顺着他的目光引申下来看到的是一樽香炉,当即易天心中暗骂一声:“真是不懂礼数,但凡云霄阁弟子前来此处见到自家祖师必定先是上香,而后三跪九叩行礼,自己关心则乱把这一茬都给忘记了。”

    当下便拿出三只檀香来点着后朝着壁画顶礼一番,接着再把檀香一次插入那香炉之中。随后缓缓走到香炉之前对着壁画上的离火老祖和无瑕老道拜了下去。

    等三跪九叩刚拜完突然看到那香炉的外围灵光一闪,随后直直的射出一道白光照在正后方的石壁上。只听道咔咔的声响过后,原本空无一物的石壁上现出了一扇五尺高的石门。

    易天大喜之下缓缓走了上去将门推开,乍一看里面是一团光晕不知通往何处,但似乎面前只有这一条出路,不遑多想随即抬起脚一步跨入其中。

    噗通一声易天感觉到自己跨入那光门之后就像是身体失控了一般随后不断地往下落,十息后才算是双脚着地。

    头上一阵晕眩过后才侃侃睁开眼睛,环顾四周发现此处是个漆黑的洞穴。当下急忙拿出夜明珠来照亮了四周,易天回头一看正后方是一块石壁上面铭刻着一道阵纹,应该就是联通那万岛天域城藏经阁的出口。

    转过头来将夜明珠高举照亮了前方的通道后才发现前方的路好似慢慢向上倾斜着,易天当下不由得自己多想直接迈开步子往前走去。

    一路上走着走着易天发现方向是不断往上,而且通道的石壁上都似人工开凿过的那样。一刻钟后待走到那通道尽头就看到面前有一扇紧闭的石门,伸手一推那石门纹丝不动。

    转而看了下石门四周也未曾发现有什么机关的样子,易天当下心中起疑道:“这齐善云应该把后路都算计好了吧,这扇石门应该没有什么机关锁住的样子,但不知为何却又打不开呢?”

    再次尝试了几次后易天才算是明白过来了,不是这石门里面的问题,而是外面被堵住了。想来齐善云也不会想到他自己设计的出路千百年后会被人在外面封住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天行缘记,“优读”,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