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百章 佛宗密

作品:《天行缘记

    万岛天域城通常会在万岛海域持续出现一年时间,期间只要是手持玄玉令的修士都可以在其引导之下破开层层云雾找到那隐蔽的入口。

    可这次万岛天域城居然只现出了半年不到的时间就在此隐没在虚空之中了。进去的修士只要是没有陨落的就都被直接传送了出来。其中还包括进入到后庭的崔真真、黄琬婷和贺天雄三人。

    原本三人还是在与那墨蛟龙苦苦缠斗之中,突然一道白光闪过,直接将三人都传送了出来。

    像这般情况之前数次都是没有出现过的,不过此时站在空中的三人也是心有余悸,被突然传送出来也真是说不出的味道。

    要是继续缠斗下去未知胜负,可贺天雄和黄琬婷都没有拿到七宝金莲的叶瓣,对于两人来说真是白白错失了天大的机缘。

    反倒是崔真真手里拿了一片算是最大的赢家了。随后一个转身对着两人娇笑道:“我也没时间陪你们玩了,血煞魔宫和云霄阁的小鬼我们就此别过。”随后也不理两人的反应直接选了个方向后施展遁术离去。

    贺天雄看着远去的崔真真眼中露出了些许不甘和嫉妒,随后对着黄琬婷道:“二城主,这次我们都无功而返,而那飞天女尸崔真真有的乐宝,想来今后在万岛海域很快会有第三方势力崛起。”

    黄琬婷也是一脸忧色道:“贺宗主所言极是,本宫回去之后就会同师兄妹商议此事,看来万岛海域将来还是不会很太平了,”稍迟两人别过之后便各自寻路返回宗门了。

    而此时身在万岛天域城内庭密室的易天完全不知道此次秘境已经完全关闭了,自己休息了一段时间后才将体内流逝的灵力补回。

    整理了下思路后易天也是缓缓站起然后拿起夜明珠照亮四周,目光扫了一下后竟然发现此处好似云霄阁的藏经楼。

    正中的石壁上是祖师画像,而两边都是些存放玉简的书架。不过走了一遍下来竟然发现这下玉简的架子上面竟然鲜有留存,即便是又玉简留下来也都是些筑基类的功法。

    不过易天本着有错过没放过的原则倒是将这上面所有的玉简都一一收了起来,这些东西对自己是没什么用,可要是拿回赤阳派还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左边的架子上都是功法类,右边的则是炼体之术。不过上面的标签比起左边少了很多,逛了会后易天倒是在一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了个贴着封条的玉盒。

    走上前去将那玉盒拿起放在手上看了下,只见上面写着‘佛宗日冕金阳身’。当下心中一喜自己曾经在多年前修行的一门炼体之术名唤‘金阳不坏身’,原本就是佛宗秘籍残本。

    自己一路上将其修到了金丹后期便无法继续下去了,本来对此倒是深感遗憾,因为‘金阳不坏身’的优势在于锤炼肉身抵抗天劫,这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

    如今在此能够发现‘佛宗日冕金阳身’想必也是上天赐给的机缘吧,当下不做他想直接将那玉盒上的封印破开。扫了下玉盒内发现里面倒是放着两个玉简,上面分别标识着‘日冕’和‘金阳’,原来这套秘术居然还分为两套法诀。

    想到自己曾经修炼过金阳身易天直接取出标有‘金阳’的玉简来参详一番。半刻过后这才不由得叹了口气,原来自己所修炼的‘金阳不坏身’居然是‘金阳身’的简化版本。

    如果按照这里面所描述的修炼辅助添加需要阳类灵宠的血液来看,确实比起之前用‘灵阳草’来的功效大。

    而且这金阳身功法中还提到但凡修炼‘金阳’诀一定要和‘日冕’诀合炼才可,否则体术提升太快而自身神识何其匹配不上倒是会变得四肢孔武有力而神识薄弱。

    翻开另外一份‘日冕’诀后易天仔细的通读了一遍,这部法诀的前半部分是描述了如何壮大和锤炼神识,后半部分倒是提到了如何凝练日冕。

    平日里凝聚的法力在脑后形成一道日冕,随着修为的不断提升后,这道日冕会积聚大量的灵力沉淀。

    据这灵诀中描述当修炼到极致之后单单依靠日冕就可以为自己造就一个身外化身,而在争斗之时这道日冕等同于是自己的一个分身。

    读到这里易天这才叹了口气,有了这日冕之后等同于给自己上了道保险,而且争斗之时有身外化身相当于二对一,那胜算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了。

    可接下去看了下修炼之法易天的脸色也变得阴晴不定起来,这‘日冕’的凝聚绝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而佛宗的转世重修之法像是专门为此量身定做一般,只要转世过后将之前几辈子的功德业力以及因果重叠起来就能很快的凝聚成日冕。

    虽然对于易天自己来说转修佛宗秘法显得不切实际,但如果真要凝聚日冕也是有办法的。读到最后易天的脸上终于是露出点欣喜的神色来,这不转世而修行日冕之法在于入世。

    自己想办法在尘世间体验生老病死,爱憎恨、怨别离和求不得这佛宗七苦才行。

    现在自己还是俗事缠身,等将这些事了之后倒是可以想想办法入世修行个百年时光,一来可以将自己的心境磨炼上来,而来也可以尝试修行这日冕金身决。

    将这些玉简收起来后易天又拿出了存放白玉藕的玉盒来,打开取出一支来仔细看了下,这在池底淤泥中挖掘出来的藕外表呈乌黑色,和白玉两字完全扯不上什么关系。

    不过易天也知道齐善云必定不会骗自己,这支三尺长的藕段拿在手上约有千斤之重。

    伸出右手直接施展出清洁术后朝着那乌黑的藕段上一点,不到三息间就看到那上面的淤泥残留便像蜕皮一般从藕身上脱落了下来。

    待到那污垢尽除之后便露出白玉一般的长支藕身来,随后拿起另外一只依样画葫芦版做了清除。

    两支藕都是三尺长短,易天拿出玉盒将其中一支放在其中外面贴上符箓将灵力保存起来。

    另外一支则用太渊剑切下一节来直接放在嘴里咬上一口咀嚼了起来,瞬间一道冰凉的灵力从喉咙直接流淌到胃里,易天心中大喜急忙将其余部分收了起来,自己却是盘坐下来默默运功将体内的灵力加以炼化起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天行缘记》,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