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七章 测试

作品:《天行缘记

    南越国都国师殿中住持大和尚正带着一位年轻的法师缓缓走上前台来,接着只见那年轻法师的目光朝着下面众僧人扫了一眼,随后在易天身上猛地一凝,接着便装作若无其事般开始坐下**了。

    易天被他一望也是嘴角抽了几下,难怪觉得听上去耳熟,这坐在上面的竟然是当年在西荒时遇见的慧源和尚。

    可这慧源不是说出身中州般若寺的嫡传么,怎么会到这南疆边缘的宝莲寺做客呢?之前两人还是有过交集,这次对方也是必定一眼就认出自己来了。看来这千面术的术法还是有诸多破绽,待会倒是要好好请教他一番了。

    随着慧源和尚滔滔不绝的讲经,易天倒是正坐原位,直接隐去了身影。那主持和尚倒是察觉出点什么面露异色,但慧源只是悄悄传音一句后两人便有气定神闲的继续讲经下去了。

    一个时辰后到慧源和尚将最后一段经文释疑讲完,在场的众人倒是听得如痴如醉。住持起身宣布下课,在场诸人这次依依不舍的起身依次从大殿的两旁退去。

    不消半刻后整个大殿之中只剩下住持与那慧源和尚两人了,直接慧源悄悄与住持说了几句,后者听后只是脸上稍一迟疑便点点头,随即便站了起来从后殿退了出去。

    待到大殿之中只剩下慧源和尚后,只听道他开口问道:“故友来访小僧有失远迎了,还请现身吧。”

    接着在大殿的一角隐隐约约现出一道身影,接着就听到易天笑道:“好你个慧源和尚,不在你中州般若寺,跑到这荒山野岭来做什么?”

    “小僧只是奉命前来接引几位有资质的僧众回中州般若寺,倒是不知明王圣子此番前来意欲何为呢?”慧源也是客气的回道。

    听罢易天先是心头一惊,这慧源和尚还真是有眼力,居然一语道中。随即接口道:“慧源和尚不要瞎说,在下和那明王道无甚关系,更不是你口中的圣子,莫要说错话了。”

    慧源只是脸上露出点微笑道:“出家人不打诳语,易道友这身修为比之当年在西荒之时强上百倍,区区百年不到就能有此建树,除了那新任明王圣子之外绝不可能有第二人可以达到如斯境界。更何况易道友不知我佛宗秘法也不奇怪。”

    “什么佛宗秘法?”易天饶有兴趣的问道。

    “在下练就一双‘慧眼独具’,倒是从易道友的身后看到了那明王圣子的法身像虚影,”慧源双手合什接着道:“就让我来猜猜那圣子真身的模样把,阁下的真身是不是那三首六臂样?”

    易天听罢当场哑然,随即干咳了几声掩饰了下心中的震惊,没想到慧源和尚竟然有此道行能够一眼就看出自己的真身来,看来佛宗的秘法确实厉害。

    当下易天只是嘴角一抽而后便恢复正常,走上前去便和慧源聊了起来。两人传音交流了一刻钟后慧源的眉头始终都是紧皱着,直到最后易天放出了条件来两人谈妥之后才慢慢的面色恢复正常。

    稍后只听慧源道:“如此圣子要寻找之人应该就在这一般僧众之中,但不知你有何办法将其寻出呢?”

    易天晃了下手中的石锁道:“只要你一声令下,我就可以执照这石锁的指示找到我所要找之人。但不知这宝莲寺肯不肯放人了,要知道我也不想用强的,最好是将此事妥当了解了。”

    “事关重大,那易道友准备何时甄别呢?”

    “不忙,就后天午时后吧,届时还有一位道友驾临,也好遂了他的心愿,”易天懒懒的道。

    两天后南越国国都王城之中国师殿内正举办着一场声势浩大的水陆法会,主讲是中州般若寺高僧慧源**师及宝莲寺住持方丈圆善和尚。

    整个水陆法会是为了超度南越国国王一脉祖上,并保佑其国运昌隆。在国师殿内圆善方丈事先都应慧源的要求搭好了几道格栏,慧源的位子在正中,圆善方丈则是在一旁端坐侍奉。

    在慧源和尚的蒲团后面还架起了一道幕帘,后面正是易天和熊霸天两人盘坐在那。两人仗着修为高深直接就地施了个隐身术,将身形隐没,除了慧源和尚外其他人倒也没有发觉,这次甚至连得那圆善方丈都无法察觉分毫。

    作为元婴修士要是连这点都瞒不住金丹修士那真是白混了,至于慧源所修的佛宗秘术倒是排除在外。

    整个法会持续了一天一夜后大殿之中的南越国主便带着一众嫔妃起身告退了,说实在的凡人在这里端坐一整天也真是难为他们了。

    随后慧源和尚倒是提议与会诵经各个僧人上前接受甘露沐浴,说是沐浴其实只是慧源施展佛法将诵经后的甘露清洗一下僧众罢了。但即便是这样也可以让一般僧众修为提升不少,所以众人也都是依次守续的排队上前接受慧源的点播。

    此时在幕帘后面的易天则是将那石锁拿出轻轻操控着停留在面前,只等它发出共鸣的信号来找人了。

    慧源也是按部就班,手持一束杨柳枝轻点面前供着的诵经水后在每个上前来的僧众头上轻轻一点。瞬间一道柔和的佛光便直接照在来人身上将其一身疲倦全部驱散,整个人的修为也随之略有增长。

    易天二人在幕帘背后等了许久都未见石锁有反应,熊霸天倒是有点着急的传音问道:“你这石锁感应对不对,怎么老半天没反应?”

    “我这也是时灵时不灵的,之前有过几次反应但都未能持续的长久,只是不知这次会怎么反应,”易天也是无奈的回道。

    两人等了许久直到所有诵经的僧众全都过了一遍都不见得那石锁有共鸣声发出。当下熊霸天倒是瞅着易天一脸气呼呼的。

    而在前面的慧源和尚也是心急如焚,这后面的人他都知道点底细。易天倒是还好说话,倒是那个元婴中期的化形妖兽是个麻烦,据说还是当年秦明月的灵宠,今天这事要是搞不定难保人家不会发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