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九章 上山

作品:《天行缘记

    独自一人走在通往囚狱峰山顶的路上易天发现这里面居然是一个以囚狱峰为主体,地下连接了一条大型灵脉的超级阵法。

    整个山峰不像外面那些西荒的乱石平远那样灵力枯竭,反倒是想那三大宗门的顶级福地般灵气充裕。说实在的这山上面的灵气都有点像雾化的样子,浓度似乎超出外界的十几倍之多。

    而造成这样子的根本原因则是铭刻在山崖上下那大大小小的阵纹。搜遍脑海中所有的阵法典籍,自己从未见到过有任何记载过这些亮金色的阵纹式样。

    用手轻轻触摸一下那山崖边的纹路,里面居然都可以析出丝丝灵雾来。拿出地图将这四周围都重新复刻一下,易天居然惊奇的发现这西荒的囚狱峰居然是在大陆的最西点,面相东方呈散射状联系着整个西荒大陆。

    细细计算之下不难发现这里的阵法明显是通过山脚下的大型灵脉在源源不断的抽取西荒平原的灵气用来维持整个大阵的运作。

    布下能有这样手笔的聚灵阵,其阵法造诣绝对是天澜大陆上的顶尖存在,同时也证实了自己的猜想,必定是那人族大能施展出来的。

    望着囚狱峰的山顶望了下后易天不由地陷入沉思,能够布下这样的大阵那其中封印的东西绝对不可小视。

    正在犹豫之间到底是不是应该上去看看,忽然耳边传来一阵呼喊声:“千灵子你个老不死的怎么又派人来折磨我了。”

    惊闻之下易天也是下定决心先上去看看再说,随即脚下灵力灌注后直接一阵快跑沿着弯弯曲曲的的山路径直朝山顶跑去。

    本以为这百丈高的山峰只需跑上一刻钟就可以上到山顶了,可在石阶上走着走着居然发现脚下越来越沉。前半段还可以用小跑的,可过了半程之后基本上只能用走的方式了。

    半个时辰后易天已经走过了将近一半的路程,可现在脚下每迈上一部都有千斤重的感觉。环顾下四周环境这里地面上的石阶都刻上了看不懂的阵纹,而且上面居然还冒出丝丝寒冷的灵力来。

    要不是急着赶路留下来打坐修炼效果比自己的洞府来要好上几倍。此时那山上的谩骂声却是越来越急,好似自己走得越快对方就骂的越厉害。

    不管这么多了易天直接运功使出了金阳不坏身,这越往上走自己感觉到顶着的压力就越大。使出体术之后才略微感到不再那么压抑了,同时脚上也不停歇,直接迈开步伐以正常走路的速度开始往上走。

    同时慢慢调整自己的灵力开始在体内运转起来,明显这下面的路绝对不是那么好走的,背上感觉到压力越来越重。想自己这样子的修为登山都有点困难,真不知道‘千灵宗’派古师都来是怎样上山顶的。

    走了一刻钟后易天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有点汗水渗出来了,全身骨骼像似承受了十倍的重力般,脚下步伐的频率也是开始变慢了。

    底头往山脚看看刚过了三分之二的路程,可已经用去一个时辰了。双手再次结印口中一声‘着’,顿时一间红色的火甲覆盖全身后,后背上又感觉到一阵轻松。

    不过丹田之内的灵气消耗也是直线上升,为防止灵力不济的现象出现只好从储物袋中掏出几枚丹药来一般塞到嘴里,咀嚼了几下后吞入腹中。然后迅速运功将药力化开,补充完灵力之后整个人才感觉到有些回过劲来。

    嘴角笑了笑后易天直接迈出大步朝着山顶进发了,这次把速度维持在散步样子。虽然每迈上一步身上都要附上千斤里的重担,可还是在慢慢往上走去。

    一个时辰后转过山路上面最后一个弯后已经可以看到最后的终点了。眼前只有区区百阶不到的石梯了,可每迈上一步自己就感觉到后背上压着的分量在不断的增加。

    周围山路上面的那些阵纹也是全被激活起来,整座山峰顶部开始疯狂的抽取地脉中的灵力来稳固囚狱峰的阵法。

    奇怪的是那山顶的谩骂声早就停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寂静。

    易天也不知道上面出了什么事,最好的办法就是走上去看看,可眼前的几十步台阶像是压在身上的大山一样,让自己喘不过气来。

    停留在石阶上喘了口气后咬咬牙再次取出丹药,然后一股脑全部塞入口中。接着双手再次在胸前交替结印,瞬间整个人的气势提升了一倍多,灵压几乎可以媲美那些元婴初期修士的状态。

    四只手臂从两胁穿破衣服后伸了出来,两侧耳根后面分别现出了两张脸,左面的好似睡不醒的样子眯着双眼。右面的则是一副睿智的模样,眼睛顿时睁得大大的。

    只听到那右侧脸上的嘴巴开口道:“修罗真身,法力无边,”顿时整个人的气势再次提升力一阶。然后易天轻松地迈开了脚步迅速的往上走去,原本几十阶石梯用了不到半刻钟的时间便通过了。

    等走上囚狱峰的山顶才轻轻的喘了口气,刚才最后那段是现出法身后强行冲上来的。易天自己也不知道可以维持这个状态多长时间,好在一切都很顺利,回过头来先一屁股盘坐下来,打算将亏空的灵力补充一番后再动了。

    突然间原本寂静的声音又再次传了出来,不过这次却是充满着喜悦的叫声道:“圣王大人我终于等到你的传人来解救我了,快点过来我在这里。”

    听到这声音易天不由得将神识伸了出去,扫过一遍后发现整个山顶不过是一个五丈大小的平台,当中就是那把开门的灵剑,此时正被祭在平台中央。

    而下方则是一个五寸高一寸口径的玉瓶,刚才传来的声音都是从那瓶子里面发出的。

    易天见状起身后慢慢走了上去围绕着瓶子转了一圈。只见那瓶子放置的位置是在整个阵法的阵眼上面,这下面连接着大阵,丝丝灵气将瓶子托着漂浮在离地一尺的半空中。

    那瓶子上面还有个盖子,不过瓶口倒是有一道灵符封住了瓶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