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六章 狐狸瞳孔

作品:《超级无敌战舰

    安倍祥明表现出神奇的能力,不但帮助那个中年美妇找到了自己的真爱,还赋予了她向真爱表白的勇气。那个中年美妇一看就是有钱人,在离开的时候,她从身后保镖提着的箱子里拿出一大叠万元纸币,放在安倍祥明前面的小摊子上,表示了自己的谢意。

    燕飞没有立即摧毁这座神社,而是突兀的停下来,饶有兴趣的全程围观了安倍祥明给中年美妇的算命。等到中年美妇带着自己的保镖离开后,他才向着安倍祥明走过去。

    安倍祥明美滋滋的清点着手上的这些万元大钞,他的脸上露出贪婪的表情。单从厚度上来看,这些纸币的金额就至少在百万日元以上就在这时,安倍祥明发现了装扮奇怪的正在向着自己靠近的燕飞。他不动声色的用小摊子上的扇子将这些钱压在下面,轻轻咳嗽一声,脸上恢复成云淡风轻的样子。

    燕飞拖着长长的披风走到安倍祥明摊子前,脸上露出讥笑,说道:“哟哟哟,我原本以为岛国人都是遵守规则的好人,就算过得再差也不会出现当街骗人的骗子。却没想到今天大开眼界,居然让我发现一个打着安倍晴明幌子骗人的大骗子。”

    听了燕飞的话,安倍祥明脸上就有些慌乱,不过他马上镇定下来,说道:“这位贵客不要乱说话,我可不是骗子。我叫安倍祥明,是安倍晴明的嫡系传人,我已经学到了先祖的所有本领,真的能够看见别人无法看见的东西。我可是有真本领的人,刚刚还帮一个女人圆了她的爱情梦想。”

    燕飞笑道:“你确定你刚刚真的帮到她了?”

    安倍祥明马上露出自傲的表情,说道:“不错,我真的帮到她了,你没看她走的时候心情多愉快吗?”

    燕飞说道:“那个女人也许早就知道你在骗她,她已经心有所属,但是需要别人给她一个追求爱人的理由。你刚刚那样说,只是顺了她的心意,所以她没有当场揭穿你而已。至于她最后给你钱,只不过是你陪她演戏的报酬而已。”

    安倍祥明脸上就有些愤怒,说道:“贵客,可不要嘴里胡乱说话,诋毁我的名声,否则我会去法院告你毁谤的。”

    燕飞说道:“既然你演戏上瘾了,那么我就陪你飙一下戏,揭穿你是怎么骗人的吧!”

    安倍祥明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表情,说道:“贵客,既然你坚持说我是在骗人,那么就请你拿出证据来吧!”

    燕飞说道“你之前说那个女人的真爱在商业街里,却没有说是哪一条商业街,北塔外的商业街其实是那个女人自己说出来的。”

    安倍祥明说道:“我自然知道她的真爱在北塔商业街,只是没有明说而已,目的就是让她加深印象。”

    对于安倍祥明的解释,燕飞不置可否,他继续说道:“你说北塔商业街的右边有一家茶楼,对吧?”

    安倍祥明说道:“这是自然,因为我能通过那个女人看见北塔商业街的一切。如果我骗人的话,我怎么可能知道北塔商业街的右边有一家茶楼呢?”

    燕飞笑道:“这就是你这个骗子的可恶之处了,一般来说,商业街都有茶楼的,是吗?”

    安倍祥明说道:“不错,商业街的确都有茶楼,但是岛国人并不喜欢在外面喝茶,所以岛国茶楼的数量其实上是很少的,在商业街右边的茶楼数量更少。”

    燕飞说道:“你刚刚说右边的茶楼,那么那个茶楼是哪一个方向的右边,是正面进去的右边,还是背面进去的右边?”

    听见燕飞问出最为关键的问题,安倍祥明就有了不详的预感,于是他闭嘴不再说话。

    燕飞说道:“正是在你不断的暗示之下,那个女人才会回忆起那个茶楼的位置。如果茶楼位置在她进入商业街方向的右边,那么你说的茶楼的方位就完全正确。如果是在她离开商业街方向的右边,那么她自然会脑补出自己离开商业街时候的位置,也会认为你说的位置是正确的。所以不管那个茶楼在那个方向,都会在她的右边。你的这个回答虽然模棱两可,但是却将所有的方位都考虑到了。那个女人根本没有细想,就被你引诱着自动脑补了茶楼的具体位置,认为你的话是对的。”

    安倍祥明就有些不安,他左右看了一下,发现没有人关注自己和燕飞的对话,才松了一口气。

    燕飞继续说道:“一般来说,茶楼里面大部分时候都是男人在里面喝茶,而喜欢坐在临窗的男人也有不少。在你的引诱下,那个愚蠢的女人自己锁定了一个自己中意的男人,却显得好像是你告诉她的一样。”

    安倍祥明不服气的说道:“这位贵客,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可是真正有实力的人。你刚刚也看见了,我最后还给了那个女人爱的鼓励,难道这也有假吗?那张写了“爱”字的卡片被插入到其它空白卡片中,可是那张卡片上的字却神秘消失了。我全程都没有接触它们,它自然也不可能被人换掉。”

    燕飞笑道:“这个就更加简单了,你在那张卡片上写字使用的是特殊墨水。只要等上一点点时间,那种特殊墨水就会彻底的挥发掉,而写在上面的字体当然就消失了。你之所以要在那个时候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和比划一些无关的动作,其实就是在拖延时间,好让特殊墨水彻底消失……”

    安倍祥明脸上忽然露出猥琐的表情,说道:“这位贵客,你对我们这行这么熟悉,肯定也是吃这碗饭的。既然大家都是同行,那么就一起合作赚钱吧,为什么要互相拆台呢?”

    燕飞冷笑一声,说道:“安倍祥明,不要再掩饰了,你是骗不到我的。我叫毁灭者,今天的目的就是毁灭这座神社。可是你却在我前进的路上设下陷阱,企图加害于我,现在还在我面前装疯卖傻,我怎么可能会放过你?”

    原来当燕飞正想进入神社大门的时候,居然在神社附近的地面上发现了几个由天地灵气组成的陷阱。如果他不小心进入这几个陷阱中,这几个陷阱马上就会被引爆。天地灵气一旦爆炸,威力绝对比大威力炸药厉害得多,就算燕飞身怀快速愈合的特殊能力,也会在恐怖的天地灵气大爆炸中身受重伤。

    发现陷阱后,燕飞就停下前进步伐,利用天地灵气世界进行独特视角观察,结果发现这些天地灵气陷阱中的灵气延伸出去,汇集到旁边小摊子上的安倍祥明身上。按照那些天地灵气的性质,只要安倍祥明一控制,陷阱就会被引爆。正是因为发现安倍祥明的异常,燕飞才会靠近他,并浪费时间和安倍祥明对话,就是想要知道安倍祥明的底细。

    安倍祥明本身是个帅哥,身高也达到了180CM,可是却一副猥琐贪财的模样,轻易就误导了别人对他的印象,让人不会重视他。但是安倍祥明却不可能骗过燕飞,因为燕飞对天地灵气非常敏感,他在安倍祥明的身上发现了隐隐约约的灵气波动。也就是说,这个骗人的安倍祥明居然是一个不为人知的神级高手。

    可是燕飞根本就不认识这个隐藏得极深的神级高手,也不大可能和这个神级高手有什么仇恨?可是这个神级高手为什么会在神社四周布下天地灵气陷阱,并隐藏身份在这里装疯卖傻?正是为了知道安倍祥明的真实目的,燕飞才会靠近安倍祥明,并揭穿他骗钱的小把戏。

    虽然被燕飞发现了真面目,那安倍祥明依然是一副猥琐的表情,笑道:“毁灭者,你有你的目的,我有我的任务。你的目的是毁灭这座神社,而我的目的是守卫这座神社。地上的天地灵气陷阱并不是为了对付你而特意设置的,它们存在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只是一直没有被引发而已。”

    然后安倍祥明脸上就变得严肃起来,说道:“我们安倍家守卫这座神社已经很多年了,我不想它出现意外。所以可能的话,希望你能放过这座神社。只要你不动这座神社,你在东京做任何事情我都不会进行干涉。”

    燕飞没想到安倍祥明的目的居然是保护这座神社,更没想到地上的陷阱居然不是为了对付自己而专门设置的。这座神社既然有神级高手在这里守护,他就要考虑一下是不是继续自己的计划了。

    燕飞想了一下,问道:“安倍祥明,你认识岛国的少佐吗?”

    安倍祥明说道:“可以说既认识,又不认识。”

    燕飞说道:“为什么这么说?”

    安倍祥明说道:“少佐非常神秘,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变幻自己的相貌。就是她的手下也不一定知道她的真面目,我虽然曾经见过她一次,可是谁又能保证那就是她的真面目呢?”

    燕飞一愣,安倍祥明是隐藏在人世间的高人,和少佐同为神级高手,却没想到他们两人居然并不熟悉。不过他也从安倍祥明话里听出了一些端倪,那就是少佐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变幻自己的相貌,那么少佐的本来相貌是什么样子?一个连神级高手也看不清真面目的人,就算她现在站在自己面前,自己也不一定会认出她来吧……

    然后安倍祥明就好奇的问道:“你为什么要打听少佐的消息?那个女人比我还不喜欢惹事,难不成她惹到你了?”

    燕飞说道:“少佐几天前在飞机上刺杀燕飞,而燕飞接受的是我的保护。我现在来找少佐,就是要杀死她。但是我不知道少佐在什么地方,只能通过摧毁神社的方法来将她引出来,然后将她杀死。”

    安倍祥明说道:“俗话说得好,冤有头债有主,你直接找少佐报仇就是了,为什么偏要将目光对准这座神社呢?”

    燕飞说道:“少佐那么关心岛国的发展,我不相信她会看着这个岛国精神信仰中心被我摧毁。不毁掉岛国最重要的东西,少佐又怎么可能现身呢?”

    安倍祥明摇头道:“这座神社由我们安倍家世代守护,是我们的终极任务,所以我是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破坏它的。”

    燕飞冷笑一声,说道:“安倍祥明,你凭什么来阻拦我?难道就靠那些神级高手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的陷阱吗?”

    安倍祥明认真的说道:“毁灭者,我一直听人说起你的事迹,却没想到你原来也是神级高手。不过就算你是神级高手,今天这里有我镇守,你也休想伤害这座神社一根毫毛。”

    燕飞冷笑道:“安倍祥明,你既然听说过我的事迹,那么你就应该知道我的身边随时跟着一架攻击力恐怖的战斗机。就算你凭借自身实力不让我进入神社之中,可是你能阻拦来自天空中的攻击吗?只要我的飞机飞射几枚导弹,这座神社就会灰飞烟灭。”

    安倍祥明平静的说道:“我们安倍家世代守护这座神社,为了这座神社的安全,我们家族的人从来不会离开岛国,也不会管世界上的闲事。可是一旦这座神社消失了,我们家族的人就没有了束缚,大家说不定会想要到梦幻岛去看一看。如果他们到时候想起你毁灭这座神社的仇恨,说不定会对梦幻岛的高级管理成员出手。梦幻岛上的重要人物肯定很多,但是今天少一个,明天再少一个,你也会非常头疼的吧?”

    燕飞冷笑道:“不知死活的人,还敢用言语来威胁我!不过就算有人头疼,那也是燕飞,而不是我。既然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么就让我们手底下见真章吧,看看到底谁更加厉害。”

    安倍祥明连忙摆手,说道:“燕飞先生,不用比了,我承认不是你的对手。”

    燕飞一证,说道:“你叫我什么?”

    安倍祥明说道:“你是燕飞,我叫你燕飞先生,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燕飞假扮毁灭者,除了他自己之外,还从来没有被人识破过。就算有人怀疑燕飞就是毁灭者,可是却没有人能拿出证据。燕飞一直以为不会有人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却没想到会被安倍祥明看穿。

    不过燕飞马上就反应过来,知道这可能是安倍祥明在诈自己,他假装诧异的说道:“我不知道你的话是什么意思,我的名字叫毁灭者,我不是燕飞。”

    安倍祥明说道:“我们安倍家最厉害的就是阴阳之术,有着能够看穿一切虚妄的真实之眼,能够通过你变幻成的相貌发现你的本来面目。我之前在新闻中看见过你的照片,自然不会认错人。”

    燕飞看向安倍祥明的眼睛,就发现安倍祥明的眼珠有些诡异,像是狐狸的瞳孔。他在安倍祥明的瞳孔中,居然看见了自己的本来相貌。燕飞这才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了,他变幻了相貌,但是却瞒不过真正的世家传人,能够被轻易认出来。

    安倍家族最出名的就是安倍晴明,这个人在岛国历史上久负盛名,是岛国人的骄傲,所以安倍家族在岛国也算是超级大世家,拥有种种神奇的能力,能够认出燕飞本体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