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仁寿宫》的启示

作品:《大唐霸道太子李承乾

    “这词写的确实有些意思。”长孙无忌看一眼房玄龄道。

    房玄龄端起酒杯苦笑道:“我是写不出这么好的词!”

    长孙无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也是。”

    “嘶”房玄龄被酒辣到了。

    一曲《山坡羊》唱完,紧接着就是正戏了,

    第一出:

    是写隋文帝的长子皇太子杨勇思念他的兄弟们的场景,用的是李后主思念兄弟的词:

    一个贵公子扮的人出来自报家门说是杨勇,把下面的官员吓了一跳,然后是说五个兄弟都在外地,十分思念他们,就开始唱:别来春半,触目柔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第二出,写杨勇和云昭训的爱情故事,云昭训是太子杨勇的小妾,得到杨勇宠幸,为杨勇生了三个儿子。

    杨勇的母亲独孤皇后喜欢杨勇的太子妃,杨勇不喜欢他的太子妃,后来太子妃得病死了。

    独孤皇后认为是杨勇宠妾灭嫡,总是在隋文帝面前说杨勇的不好,最后他联合大臣杨素和宇文述废了杨勇,立杨广为太子。

    大幕一拉出来一个美女,自报家门自称是云昭训。

    然后,刚才的贵公子杨勇出来,与她在台上你侬我侬,最后杨勇高兴唱:晚妆初过,沉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罗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为了表现去云昭训的美丽,所以加了一出云昭训游园的戏。

    云昭训带一个丫环,来到园子里赏花,载歌载舞唱: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一曲唱完底人都听得如疾如醉,大幕一拉就听见长孙无忌大声道:“这词到底是何人写的?”

    “对,词是谁写的这么好?”

    ……台下众人七嘴八舌的也都跟着问,其无论长孙无忌等人还是一直在前厅里的人,都听人说过,这太子殿下写的词(抄的),要不是长孙无忌问也没有人敢再问。

    许敬宗大声道:“这词乃当今太子殿下写的。”

    “真的”长孙无忌依然怀疑。

    “确实是太子殿下所写,好了我们接看下一出。”许敬宗说罢后面就想开始了。

    第四出:就宇文术奉杨广之命给京城里大臣送金银,遇上杨素,两个奸臣一拍即合,设计谋害杨勇,这里用的是《桃花扇》里阮大铖和马士英相遇的场景。

    场下一听是这两个人上台,立时骂声一片,不知道谁的酒壶都飞到台上去了,许敬宗解释半天才得已继续演下去。

    第五出:隋文帝在奸臣的唆使下,以莫须有的罪名废了太子杨勇,立隋炀帝为太子。

    云昭训和杨勇分别,用上白蛇传里白娘子进雷峰塔那一折,场下百官全被感动,有几个不知触动了什么心弦竟失声痛哭起来。

    第六出:

    隋炀帝入主东宫,十分得意,彻夜笙歌,歌舞酒宴演完,隋炀帝起身唱:“晓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笙箫吹断水云间,重按霓裳歌遍彻。临春谁更飘香屑?醉拍阑干情味切。归时休放烛光红,待踏马蹄清夜月。”

    下面人听了,都怒骂隋炀帝荒淫无道,许敬宗只得待众人骂够了,才上演下出。

    第七出,写废太子杨勇被监禁后的苦闷情景,杨勇一个人,在台失魂落魄地边走边唱:往事只堪哀,对景难排。秋风庭院藓侵阶。一任珠帘闲不卷,终日谁来?金锁已沉埋,壮气蒿莱。晚凉天净月华开。想得玉楼瑶殿影,空照龙渠。

    这一段听众人是一片叹息。

    第八出,是云昭训被贬后作苦役吃糠的情景,云穿着破衣烂衫舂米,舂罢米一婆子把米拿走,让云昭训把糠吃了。

    云昭训边吃糠边唱:“糠和米本是相依倚,被簸扬作两处飞,一贱与一贵。好似奴家与殿下,终无见期。殿下,你便是米呵,米在他方没寻处。奴家恰便似糠呵,怎的把糠来救得人饥馁。思量我生无益,死又值甚的,不如忍饥死了,为怨鬼。只一件,我三个孩儿,靠奴家相依倚。只得苟活片时,片时苟活虽容易,到底日久也难相聚。谩把糠来相比,这糠呵,尙自有人吃,奴家的骨头,知他埋在何处。”

    云昭训这时穿着破衣吃糠与上次出场时(游园),形成鲜明对比,台下一片唏嘘。

    第九出:夜会

    是说隋炀帝在仁寿宫与隋文帝的容华夫人蔡氏幽会,蔡氏告诉隋炀帝:隋文帝的宣华夫人陈氏已经开始怀疑她。

    所以隋炀帝见宣华夫人出来要强行奸污。宣华夫人拼命挣脱,报知隋文帝,隋文帝大怒,让大臣柳述招杨勇去仁寿宫。

    隋炀帝与容华夫人在台上搂搂抱抱,还唱“我将这钮扣儿松,把缕带儿解;兰麝散幽斋。不良会把人禁害,怎不肯回过脸儿来?我这里软玉温香抱满怀。呀,阮肇到天台,春至人间花弄色。将柳腰款摆,花心轻拆,露滴牡丹开。

    但蘸着些麻儿上来,鱼水得和谐,嫩蕊娇香蝶恣采。半推半就,又惊又爱,檀口揾香腮。……”

    这曲没唱完萧禹就站起来出去了,而旁的其他大臣一边大骂隋炀帝禽兽不如,一边津津有味看台上的表演。

    第十出:弑父

    隋炀帝在大臣杨素帮助下,给隋文帝灌毒药的场景。这一出借用《水浒传》潘金莲给武大郎灌毒药场景,其中隋炀帝用潘金莲的台词改,杨素用王婆的台词,而隋文帝先是大怒,吼骂,接着大哭,哀求活命,皆无用。

    台下大臣看的都是大骂不止,停顿了几次才演下去。

    第十一出,隋亡天下大乱,突厥入侵,各路起义杀军相互混战,民不聊生,各种人在台艰难逃生,各种被杀死,这些都许敬宗加上去的。

    然后用一个逃亡到江南生归结,唱: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三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

    一出《仁寿宫》唱完,下面很多人都已是泪流满面,他们都经历过隋末大乱,有些人的家人长辈就死在那个乱世里。

    几个小厮,把挡在蜡烛前的东西拿开,烛光又照过东头众人坐的这两间屋子里。

    哭过的人擦去眼泪,没有哭的人也不笑话他们,反而是一脸感慨,想要说些什么。

    只是还没想好说什么,就见众小厮抬进来一张床,床上坐着瘦成一把骨的魏征。

    房玄龄和长孙无忌坐在前排,看见魏征出来都吃了一惊,忙起身走到床前道:“玄成你怎么出来了?”

    魏征淡然一笑道:“今天是我请客的我怎能不见见诸位呢?”

    后面的众人有很多已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魏征了,见病成这样还出来见人,都颇受感动。

    忙起身朝他作揖,乱七八糟地道:“郑国公您排了一出好戏……”

    “郑国公您就歇……”

    ……

    魏征艰难地朝众人摆摆手,听众人渐渐安静下来,正要说话。

    就听旁边的长孙无忌幽幽道:“玄成,太子真得值得你做到如此地步吗?”旁边几位闻言心下了然,都朝魏征看去。

    魏征没有理他们,艰难地扯道喉咙道:“诸位都是我大唐栋梁……这出戏是太子殿下写的,写的好啊!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太子殿下曾给刘洎写过一句话,叫叫‘尔奉尔禄民脂民膏,下民亦虐上天难欺。’……咱们受老百姓供养,自然得替老百姓着想,……所以大唐不能再乱了,不能再出现,再出现前隋那样的祸乱了……”

    魏征说的断断续续的但是聪明都明白,这是要大家保李承乾。

    “郑国公说的对,东宫乃是一国之本,在大唐绝不能出现前隋那样动摇东宫的事情。”这话说的郑地有声,众人看过去不是别人谏议大夫诸遂良。

    “是啊太子殿下心系百姓,大有仁君之风,如何能被奸邪小人们动太子殿下呢?”

    “是啊,要是东宫有变从此朝廷不宁老百姓又要受苦了……”

    一时间众人七嘴八舌,都说不能动东宫储君之位。

    没有人问一句谁要动摇东宫,也没有人说该怎么解决,显然这些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明日就是十二初一,是大朝的日子,而且近来京中发生的事情又都对太子有利,东宫必然选择明对魏王发难。

    但是这里只有长孙无忌和岑文本知道,魏王一党也选择在明日大朝上对东宫出手。

    长孙无忌心里苦笑,本他以为自己已经看破先机,只要等他们斗的两败巨伤时,自己出来收拾残局就行了,可是现在看来这个残局怕是不好收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