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魏府开戏

作品:《大唐霸道太子李承乾

    李世民没有按原定的午时从骊山起驾回长安,而是一早就从骊山起驾中午的时候李世民的车驾已经长安城了。

    随同李世民一起回京的除了随驾在骊山的晋王李治、房玄龄等一干文武外,还有长孙无忌也随李世民一起回了长安。

    按原来计划李世民黄昏时进城,李承乾要率领长安城一干文武在通化门接驾。

    现在李世民搞突然袭击,李承乾正在南城指挥灾民抢救被雪压住的粮食,衣物等生活物资。

    李世民到了皇宫也没有给李承乾任何旨意,只是让人拿他的手敕到东宫把李泰放出来。

    手敕上没有提到李承乾,对李承乾就是完全无视。

    对此李承乾很无语,从李世民作法可以看出,李世民是在跟他赌气。

    李承乾也只好当作不知道李世民已经回到长安城,没有去太极宫求见李世民。

    李承乾猜对了,李世民确实是在跟李承乾赌气,因为从昨天李世民听说李承乾在长安地干的事,他就想狠狠地揍李承乾一顿。

    但是诸遂良亲自骊山去迎驾,联合高季辅狠狠夸赞了一通李承乾,房玄龄也在旁边凑趣说:李承乾这次做事稳妥,爱民如子什么的……

    但是李世民听着这话,越听越觉得刺耳,就李承乾那号的没有魏征在后头帮着他掌控住长安城?

    而且在他看来李承乾这次虽然保证长安城的安稳,但是也得罪不少大臣和勋贵还不知道是福是祸?

    反正在李世民想来李承乾就是个没有出息的,越听别人夸,李世民就觉得越生气。但是李世民也知道,他现不能惩罚李承乾,毕竟这段时段李承乾挺得人心的,如果他现了李承乾,以他废了李承乾史书会说他是故害李承乾的,他可不想落下这么个骂名。

    太极宫,甘露殿里李世民正安慰痛哭的大胖子李泰,李泰从东宫来到甘露殿,一看见李世民就扑在李世民怀里大哭,已经有一刻钟了,在李世民不断的安抚下,慢慢地变成了抽泣。

    “青雀别哭了,父皇知道你受委屈了,你想要什么父皇有的都给你。”李世民拭去眼角泪花道。

    李泰听见没有提惩罚李承乾的话,便抬起头,双眼含泪地看着李世民道:“儿臣不敢留在长安城了,只是放不下父皇呜呜……”李泰说一句话,就闭着眼咧开嘴,呜呜地痛起来哭,眼泪乱麻一样从他那大屁股脸上流下。

    李世民一边给他擦去眼泪,一边安慰他道:“不怕有父皇在,没人能把你怎么样。

    你就留在长安父皇,芙蓉园离父皇太远了,明日就搬到武德殿来住。

    朕上回提起魏征不同意,现在魏征已经快死了,应该没有人敢说什么吧?”

    李泰心里一喜,面上却愁苦道:“儿臣就住芙蓉园吧,不能让父皇为难。”

    “青雀不用担心这些,一切有父皇呢!”李世民看着‘胆小怕事’的李泰大包大揽道。

    李泰看李世民始终不提李承乾,他也不好在李世民面前直接说什么,就告辞出去,争取恐固好他今天所获得到成果。

    ----------------

    在长安城的百官中有很多人打心里佩服魏征,魏征要死了是百官的共识,所以魏征最后一次请客,被请到人都早早地来了。

    但是能进魏征的卧房的人却不多,大多数人都在前厅由魏叔玉和许敬宗接待。

    看着躺在病床上出气多进气少的魏征,房玄龄眼里有泪花闪动,屋里其他人也都心情沉重。

    魏征让人把他扶起来,在背后垫上厚厚的被子,“哼哼”了几声,才缓缓道:“我是真得要死了。”

    “时文、药师、仕廉、玄龄、辅机、承范、君集还有懋功。”魏征把他请进来的萧禹、李靖、高仕廉、房玄龄、长孤无忌、李道宗、侯君集、李世绩等人的字都叫了一遍。

    众人被他叫的心都提起来了,只应一声不也说话,等他往下说。

    “你们知道我没什么私心。”魏征喘两口气,才接着道:“今天请这么多人来,只是让你们看一看太子殿下编的戏文,就是用诗和长短句……把隋朝灭亡的事演一遍。

    他们都说有舞有唱的很好看,我也看不见……但是,太子写的词很好,所以……所以请你们来看—看”

    “玄成说好那一定是好的。”好不容等魏征断断续续说完,房玄龄眼泪都出来了,赶紧出言安慰他。

    “我就想着我要死了,你们要继续帮助陛下太子治理大唐江山,一定不能出乱子……”魏征说着说着实在说不下去了。

    长孙无忌走到魏征面前,一边拉起他的手,一边说道:“您先歇着,我们就先去看戏,看了戏我来跟说说好吧!”

    魏征无力地点点头,众人带着沉重的心情鱼贯而出。

    众人走出魏征的屋子每个人心情都不相同,但是都没有说话的心思,默默地被魏府的下人带到一前厅。

    众人一到前厅就发魏府的前厅完全改了,五间大厅全部打通,西头两间搭起了大台围着幕布,看不清楚里面是什么。

    中间一间房子里除了几大盆炭火,就是数十支高低不等的牛油巨烛,照的房子里如白昼不一般。

    东头两间次弟摆着一张张小几,小几上放着几碟子小菜和一壶洒,小几后面是供人跪坐的毡垫。

    他们进来时其他人都已经坐下,看见他们进来都站起来跟他们见礼,这几人心情还没有调整过来,所以只是草草地一抱拳。

    几人被魏叔玉引到各自的席位上,还没坐下就听见李靖笑向众人道:“玄成这次请客可是下了本钱了,你们看这寒冬腊月上的可都是青菜啊!”

    “嗯是不错,看着就好吃,就是酒少了点。”李道宗提着酒壶道。

    魏叔玉恭敬在站在旁边不置一词,待众人都坐好,才朝着众人席上一揖道:“诸位都坐好了,那我们就开戏吧!”

    待前面几位点头,立即有小厮走上来,拿一个东西把许多牛油巨烛挡住,把光线都逼到西头的戏台上,把戏台照得更加明亮。

    坐在东头的众人感觉猛地一暗,还没有发出惊呼声,就听见戏台后头一声锣响,戏台幕布缓缓拉开。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

    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众人一听是首高亢悲凉又大气磅礴的长短句,一下子就吸引到戏台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