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死了的刘洎和快死的魏征

作品:《大唐霸道太子李承乾

    刘洎的死李承乾没有在意,他认为刘洎的名声已经臭了,不会再有人明目张胆地为他鸣冤。

    这显然是他把对手理想化了。

    刘洎在万年县灾民安置点的遭遇当天晚上就传遍长安城了,想想三千多官宦子弟的传播能量有多大,刑部那边也没有隐瞒抓捕刘洎儿子的事情。

    一时间刘洎为了私利置灾民生死于不顾,致使两天就饿死几千人的事情。仅仅半天就在长安城传的沸沸扬扬,加上几千人写诗写文批评,确实达到了李承乾要的效果。

    但是第二天早上刘洎的死讯传出,长安城的百官一下子集体失语了,所有官员对此事都不提了,哪怕是已经写好弹劾刘洎奏疏的人也默默地把奏疏藏起来,闭口不谈此事。

    一个宰相,没有皇帝的诏书,贪污的案子还没有审理,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这让很多官员感到不安。

    百官再想想当时刘洎被强行灌高梁汤,被留在灾民安点羞辱,最后更是几千写诗文批判,尤其太子殿下写的那首《官仓鼠》可以说是句句诛伐,而语句浅显,极容易在民间传唱,很可能会流传千古。

    很多官员都清楚李承乾为什么针对刘洎,但是看着刘洎的下场,还是给李承乾下了‘苛刻寡恩’这样的评价。

    大部分官员的沉默,使得群龙无首的魏王一党看到了希望。

    崔仁师挑头叫上杜楚客和韦挺一起去给刘洎吊丧,三人来到刘府看见刘洎灵前只有一个老管家和哭的也快要死的刘洎的夫人在灵前照应。

    三人一见此情此景,想着一向和刘洎交好,如今刘洎死了他儿子还关在刑部大牢里,丧礼上连个孝子都没有,不禁悲从中来放声大哭。

    三人在灵前哭了一会儿,刘洎的老管家上来劝说道:“三位老爷和我们老爷都是多年知交好友,如今我们老爷被奸人害死,剩下的孤儿寡母可还要劳烦三位老爷看在我们的份上照看一二,呜呜……”

    三人哭罢被请到旁边的耳室喝茶,待刘府下人都出去,杜楚客问其他两个人道:“如今魏王殿下被困在东宫,刘相公又被人奸害死,我们到底该如何是好呢?”

    “哼!”韦挺重重地哼一声,就沉默了,显然他心情很不好,但是没有办法。

    崔仁师看看二人意味悠长地道:“现在看来咱们之前都小看这位太子殿下。”

    杜楚客闻叹口气,心想这不是废话吗?

    崔仁师看着二人,眼里闪过一抹得意,慢悠悠地接着道:“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太子殿下这次固然占了上风,但是他刻薄寡恩残害宰相,也让百官心生惧意啊。

    二位难道没有看出来,今天百官都不议论这件事了吗?连昨天吵的最凶的人,今天也闭口不谈此事。”

    “难道百官不言就能帮助我们?”杜楚客有些激动地道。

    韦挺也抬起头来眼神闪烁,但是没有说话。

    崔仁师看一眼他二人,脸上显出一个莫测高深的笑容道:“东宫这回可谓是占尽上风,陛下不在京中因为一场雪灾,他不但无缘无故扣住魏王殿下不放,京城里的王公大臣都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家里的家将、家下全被他调出长安城去,这些人会怎么想?”

    “这?”

    崔仁师不待他们答话,就接着道:“这才隔了一天他就又把宰辅重臣给逼死了,你们说陛下会怎么想?”

    杜楚客已然明白他的意思,便接着道:“陛下回来肯定不高兴,只是他做这些事陛下也未必就认为他做错了,毕竟在陛下与京城消息隔断的时候,他能牢牢地掌握着京城也是陛下想看到的。”

    崔仁师闻言只是微微一笑,缓缓摇摇头道:“若是陛从来没动过易储的念头或者文德皇后还在,他这么做自然没事,说不定陛下认为他能干给他些奖励也都不在话下。

    只是现在陛下的心思我们都清楚,而宫里又没有人替他转还一二,只要我们压力给施加上去,陛下也就顺水推舟……”

    “对,要立即把人都招来给刘参政吊丧,能来的都要来。

    告诉他们东宫的手段和心胸都看到了,如果东宫得势,他们一个也逃不掉!”韦挺一句话说出来,崔仁师顿时有一种被人打断房事的感觉。

    半个时辰后,刘洎府上热闹起来,魏王一党的全都前来吊丧,一些厚道的中立官员想着一朝宰相突然暴毙,心里多少有些伤感也前来拜祭一翻。

    这些官员回去,跟其他官员说起:刘洎灵前连个孝子都没有,众人也都觉着一个宰相落得这么个凄凉下场,激起一些同情也有因此来拜祭一翻的。

    到了下午时分传出消息,长安城到骊山的道路上的积雪已经铲除干净,李世民明日午起驾回宫。

    前往刘府吊丧的车马,一下子就在刘府门前排起了长队,从酉时开始刘洎门前的车马络绎不绝直到深夜。

    但是所有前来刘府吊丧的人都绝口不提刘洎的死因和刘洎儿子刘沅,当然也没有人敢与东宫有关的任何事情。

    刘洎家的事情,李承乾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一听说杜楚客三人去刘府吊丧,凭李承乾前世看电视剧和小说的经验就知道他们一定会拿死人做文章。

    但这些事前人的经验太多了,李承乾心里冷笑,本来刘洎死了就想放过他了,既然你们敢用死人做文章,那我就让死人也定罪。

    李承乾做好安排,就又去指挥灾民自救的事情。

    但是躺在病床上的魏征却很生气,他刘洎算什么东西?刘洎虽然已经死了,但是老夫我也快死了,我比他刘洎强多,所以我快死的时候就得有人来看我。

    于是长安城的百官大部分都收到了魏征的请柬,这份请柬跟正常请柬都不一样。

    因为他的理由太奇葩了,人家过寿,结婚,中进士、升官、生小孩请客吃饭。

    魏征的这份请柬却是因为我要死了,所以我请客吃饭,不但要请客请吃饭还请你们看新排的戏《仁寿宫》。

    这是我魏征最后一次请客吃饭,如果不来就是看不起我,我死了你们也别来。

    以魏征在贞朝的地位和李世民对他的信任,他这样请客谁敢不来,所有接到请柬的人都答应明晚准时赴宴。

    躺在病床上的魏征听消息后枯瘦的老脸上也露出一丝自得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