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五章 孤王需要你们送礼?

作品:《大唐霸道太子李承乾

    太阳已经偏到西方,木栅栏的阴影长短陆离地覆在青黄红三色斑驳的草地上,形成一幅写意图画。

    远处的惨叫声还在继续,李承乾已经不再向正在屠杀的地方看了,但是即便只看着大地和天空,也把他的食欲通通赶走了。

    刘葵给他泡了一杯参茶,李承乾端用竹子削制的杯子,慢慢地晃着里面的茶水,低着头两眼看着杯子里的水似是在欣赏极为有趣东西。

    刘葵带领一众内侍执着团扇、拂尘、香炉、茶壶等物……分列两边雁翅排开。

    后面是黄罗伞盖,十八把各色羽扇,六色龙旗,二十四班剑,细仗,引幡等等仪仗。

    再后面还有数百名亲勋翊三卫,各个身穿战袍前胸悬挂朱红绶带,腰间佩戴长弓硬弩,手执横刀,威风凛凛……

    一部皇太子仪仗全排出来摆好阵势既五彩宾纷又不失庄严肃穆使人望而生畏。

    如此更是趁托出李承乾的身份不凡。

    站在宝座下两丈之外的几十个党项羌各部首领等着朝拜李承乾,他们在这里已经站了有一会儿了,近距离地看着这煊赫的阵势,再听着远不断传来的屠杀之声,都是心里发颤不敢稍有异动。

    半晌只听上面的李承乾有些不耐烦地问道:“他们怎么还不来见孤王?”

    站在前面的拓拔赤词和细封步赖闻声连忙抱拳躬身道:“臣等参见太子殿下。”

    声音朗朗传到李承乾耳中。

    李承乾闻声慢慢悠悠地抬起头看着一众党项羌首领,没有立即叫他平身。

    下面的一众党项羌首领没有听见李承乾说平身,就那么一直躬着身子一动都不敢动。

    “平身!”

    过了半晌李承乾轻轻地吐出两个字,众党项羌首领依然不动,刘葵见状上前一步,大声喝道:“太子殿下叫你们平身呢?”

    “谢太子殿下!”一众党项羌首领不敢有任何不满,恭恭敬敬地谢过恩才直起身来。

    李承乾见了心里还算满意,抬起手来朝他们招招手示意他上前。

    拓拔赤词和细封步赖见状相视一眼两人皆眼中看出了无奈,心中虽有千般想法实力不济也是枉然。

    几十个党项羌首领老老实实地向前走几步,离李承乾离近些,然后抬头看着李承乾。

    李承乾此时也正看着他们。

    党项羌和契丹在唐朝尤其是在唐朝前期都是非常弱小的部族,依附唐朝才得保存下来,可是唐朝一亡后他们就成了中国的恶梦。

    真是: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当然唐朝也有错强盛时一两百年不把他们给正式收编了,所以李承乾非常想趁着现在大唐强盛彻底收编党项羌。

    双方相互对视一秒钟拓拔赤词和细封步赖就急忙低下头,不敢与李承乾对视。

    但是李承乾可不会被他们这种表面的恭敬所迷惑,淡淡地问道:“你们对大唐有所有不满?”

    “嗷——”

    李承乾话音落下一声极响的惨叫,从木栅栏里传来。

    李承乾抬头一看原来是所有的木栅栏都已射过一遍了,刘仁轨正指挥着唐军进入木栅栏清理尸体,里面有人装死被唐军再次补刀。

    李承乾看一眼便低下头,再看一众党项羌首领一个个都被吓的脸色惨白额头见汗,李承乾心里暗自点头。

    “你们是不是对大唐心怀不满?”

    李承乾再次加强语气问道。

    “扑通!”

    拓拔赤词双膝跪地,细封步赖和其他人也都慌忙双膝跪下。

    李承乾见此缓缓站起身来向前走几步,淡淡地眼神一一扫过跪在地上的几十个党项羌首领,最后把眼睛定在拓拔赤词和细封步赖二人脸上。

    李承乾看着这两个当前羌人中最强大的部落首领淡淡地道:“你们西羌一族在六百年前的西汉时就是中国附庸,后来强汉覆灭诸胡乱华,你们的日子也过的十分艰难,几乎被灭绝了种族。

    后来周朝出兵灭了宕昌、邓至二部你们才稍稍得到一些生机。

    我大唐立国四夷宾服,你们也率众来归,陛下立即对你们封官进爵处以优厚之地。

    陇右诸道直面吐蕃你们无能守御,陛下降下隆恩特允你们迁往庆、银、兰等北地诸州休养生息,大唐待你们可有失德之处?”

    既然是盘道当然从你祖宗盘起,反正你们没有文字。

    “大唐和天可汗待我等天高地厚的恩德,我等终生不忘。”拓拔赤词慌忙说道。

    李承乾闻言沉声问道:“既然如此,大唐加封你们为诸州刺史、县令,赐以锦袍玉带为何不穿官服来见孤王?

    可是看不起大唐?”

    李承乾的两个问题一抛出来下面的党项羌首领都被吓坏了,他们各族互不统属,实力远弱于漠北诸部。

    现在眼看着漠北诸部的首领惨死,早就被吓的心里发颤,哪里敢看不起大唐?

    拓拔赤词和细封步赖彻底放下尊严,趴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大喊道:“臣等有罪,臣等不敢!”

    其他人也都跟着磕头不止。

    李承乾就这么淡淡地看着,觉得此景还挺壮观,过了好一会儿才幽幽开口道:“都停下吧!”

    众党项羌首领闻言抬起头来恐惧地看着李承乾。

    李承乾依然淡淡地看着众人,声音却发越的冰冷道:“你们说自己不敢看不起大唐,那孤王带领大唐将士与漠北诸部的入侵者生死血战时你们在哪里?”

    “呃!”因为党项诸部现在还很弱小,大唐也没有从他们部族里面征兵,而且他们互不统属根本发动不起大批的族兵相助大唐,当然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他们不把自己当成大唐人。

    以前也是这样做,但是大唐朝廷犯贱地认为党项羌不造反就是有功了。

    这次大唐灭了薛延陀李世民在灵州召见诸部首领,也存了威慑兼安抚的意思并没有要问罪的心思。

    可是现在李承乾当面问罪,身后就是屠杀场,不时有漠北诸部的首领被补刀惨死,他们能说什么呢?

    只能再磕头认罪。

    李承乾看着有些不耐烦地喝问道:“怎么你们只会磕头吗?就不想着亡羊补牢吗?”

    “呃?”

    这么光明正大的索要礼品?

    拓拔赤词心里对李承乾十分的不齿,心想我等前来朝见难道会不备下厚礼?

    可是又担心李承乾狮子大开口,只是听着忽远忽近的惨叫声,还是咬着牙道:“启奏太子殿下,臣等深知大唐远征劳苦,早备下了厚礼只等朝见天可汗时当面献上。

    另外,另外还为太子殿下备下了一份厚礼,今日回去就派人给太子殿下送去。”

    李承乾闻言冷笑一声道:“这也太看不起孤王了吧?孤王想要什么还要你们来送礼吗?”

    拓拔赤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