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四 朕老了吗? (第二更)

作品:《大唐霸道太子李承乾

    天空收尽最后一屡幕色,黑夜从天边开始笼照住整片大草原。

    拔灼借着唐军点燃的火把,看着前方李承乾旗号所在眼里有无尽的仇恨,举起弯刀双腿猛地一磕马肚子,猛地冲了出去。

    他身后的将士只有极少一部站在原地没有动,大部分无论是骑兵还是步卒都在这一刻发出一声呐喊,举起弯刀向着李承乾的旗号冲去。

    一众大唐将士看见也被拔灼的视死如归的勇气所震撼。

    李世民眼里露出宛惜之色,但是他知道拔灼的父兄都是被李承乾杀死的,他就是再惜才也不能收下拔灼。

    薛仁贵看着拔灼冲过来冷哼一声,举起李承乾赐他的特大号的长弓,对着拔灼弯弓搭箭,只听“砰”一声弦响,正在冲锋的拔灼应声而倒。

    接着薛仁贵射出第二箭第三箭,直到薛仁贵射出第四箭,几个拔灼的亲信都他射死冲锋才最终停下来。

    拔灼的死给这一场大唐和薛延陀之间历时近半年战争划上了句号,漠北诸部的首领到此再也不敢有一丝反抗大唐的想法。

    李世绩命人把各部首领和他们亲信都绑起来跪在坡地下面,等候李世民亲自查看。

    不一时,跪在地上的漠北诸部的首领就看见李世民在一众近卫围随着,背对着一勾弦月来到当场,守在这里的大唐将士纷纷抱拳行礼,李世民哈哈大笑道“众卿平身。”

    待众将平身,李世民先看向苏定方等一众东宫将领欣慰地点点头道“诸卿保护承乾周全朕心甚慰。”

    苏定方等人闻言忙再次躬身道“臣份内之事不敢居功。”

    李世民见此越发高兴道“好,好!”说着又转头看向其他将领大声道“今日天晚各军已经安营扎寨就不再设宴庆贺,侍明日太子来到朕与太子必同众卿一醉方休。”

    “谢陛下!”众将闻言都乐呵呵地道。

    李世民走到苏定方面前低声问道“尉迟恭和承乾现在何处?你们今日在这此安营还是退回承乾处?”

    苏定方闻言看李世民神色是想今夜就去见李承乾,便如实答道“太子殿下就北方数里之外,身边只王方翼带领着五千东宫六率保护,臣等今夜还要回去保护太子殿下。”

    李世民闻言神色疑惑道“尉迟恭、丘行恭和契苾何力都不在承乾身边,他们去哪里了?”

    说到底李世民更相信这些老臣。

    “回陛下三位将军各带着五千人马在北方,打出太子殿下的旗号迷惑北方的七万薛延陀兵马。”苏定方如实道。

    “迷惑北方的七万薛延陀人马?”李世民不由的把声音提高了。

    跟随他的诸将也都上心听起来。

    “回陛下是这样的……”苏定方当下便把李承乾安排的对李世民讲了,李世民听完感慨地道“此局布置的确实高明。”说罢便转身往回走,只留下一句“太子身边人少你们处理了这里的事情就回去吧。”

    这一刻李世民也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在听说李承乾被围的时候他曾经非常后悔夺了李承乾的兵权。可是当他知道他可能根本就没有夺到李承乾的兵权时,心里又充满了愤怒。

    这样的愤怒显然只能闷在心里不能对任何人,难道到了这个时候他还要称自己就是要夺李承乾兵权?

    苏定方看着李世民没提连夜去看李承乾的话,心里暗道这太子也太难当了,当年李承乾在东宫韬光养晦,李世民嫌他无能一心二心想要废太子。现在李承乾表现出一些治国治军的才能,李世民又跳出来夺权打压……

    眼见两宫不和苏定方也不敢在此多待,下令东宫诸将约束好手下兵丁立整队返回,他则去见李世绩辞行。

    “末将参见李兵部。”苏定方来到李世绩面前抱拳道。

    李世绩慌忙双手扶起苏定方诚恳地道“苏将军保护了太子殿下安全乃大唐的功臣!”

    “不敢,薛延陀已降,太子殿下身边兵微将少末将等还要回去护卫左右。”苏定方不接功劳一事。

    李世绩一听忙道“太子殿下安危重要,苏将军请便。”

    “那末将告辞。”苏定方再次一抱拳道。

    李世绩见苏定方要走抬起一只手想要拦他,伸到一半却又放下。

    “李兵部还有吩咐?”苏定方看着李世绩疑惑道。

    “嗯—”李世绩沉吟一下道“太子殿下安危重要,苏将军一路小心,回营见到太子殿下也替我等问好。”

    苏定方知道李世绩没有说实话,依然面色平静地再次抱拳道“末将一定把话带到。”

    李世民回到军营中军大帐里,心里烦躁,众将或忙着安营扎寨或安置降众。李世民身边也没个说话的人,便命人拿来今日各处送来的奏疏。

    大帐里灯火通明,内侍看着李世民的都小心翼翼地伺候着。

    李世民跪坐在一张小几后面,看着小几上放的奏疏放在首位的就是李承乾处送来的两份劝他爱惜身体不可轻陷险境的奏疏。

    李世民看许敬宗写的那一份倒还罢了,许敬宗久在中枢写的也算是中规中矩,可是李世民一看李承乾写的奏疏简直是不当人子。

    只见奏疏写道“伏承圣躬亲冒矢石,儿臣揪心难处,胡虏犯上,诸将平之。伏愿思宗社之重,以亿兆为心,收雷霆之威,驻矢石之外。儿臣之愚诚,敢以死论”

    按规矩皇太子为一件事情同时上两份奏疏,一份是命宫臣写的也就是以臣子的身份写的,奏疏里多以大义名份劝谏。

    自己亲笔写的那一份是以儿子的身份写的要多叙父子之情,就像曹操每次出征曹丕都要痛哭流涕为父亲的辛劳感到伤心,不管真假都改善了他在曹操心中的印象。

    可是李承乾的这一份奏疏简直比谏臣的写的还要直接。尤其是那一句“胡虏作乱,诸将平之。”道理是这个道理,可这无异于指着李世民的鼻骂他越俎代庖。

    “砰”一声响,李世民一脚踢翻面前的小几,三把两把将李承乾的奏疏撕了个粉碎,奋力一撒,大声咆哮道“朕老了吗?朕老了吗?……”

    大帐里的内侍吓得连忙趴伏地不敢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