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七章 斩首

作品:《大唐霸道太子李承乾

    随着刘葵一声厉喝,披头散发的各部首领和家人亲信一个个都屁滚尿流往外跑。

    李思摩今天穿的是一身大唐铠甲所以他不用去换装,但是看着那几个昔日的同族在李承乾面前如此不堪心里还是有些酸酸的。

    但是他还有一些自知之明,知道此时此地他们绝不对不是李承乾的对手,只得暂时忍奈下来。

    各部首领一跑出会场就被东宫护卫拦住,带他们去梳头更衣。

    李承乾阅军施压都做完了,便命刘仁轨带来的东宫供俸开始表演《仁寿宫》。

    因为《仁寿宫》是一出维护正统维护李承乾地位,而且是揭露了“隋炀帝的罪行”所以在长安城一直都很受欢迎。

    李承乾离开长安后东宫没有再排演新戏剧,褚遂良等人便建议所有东宫供俸全部排演《仁寿宫》,不但常在长安城演出,甚至派人前往洛阳、扬州、江陵等地演出。

    每次演出还不忘了宣传李承乾的一些德政,比如亲自捕鱼救灾,计划天下各处兴建藏书楼等事项。

    得益于此,李承乾在整个大唐的口碑都在向好的方向转变。

    这一次李承乾击灭薛延陀用的很多将士都不是东宫护卫,等彻底平定了薛延陀这些将士必然是要还去的。

    而且这些将士中有很多人都在这一次战争中立了战功,其中一部分是李承乾准备送去军政学院学习深造的,其他人也会得封赏和晋升,他们的支持李承乾非常看重的。

    所以这一次紧急调刘仁轨前来也把所有东宫供俸都调过来,要给这些人演戏传播李承乾的美名。

    李承乾的命令一下,早就准备好打搭戏台的人连忙走进会场,快地在每个方阵前和李承乾的高台前面搭起一座座戏台。

    因为三万人十个方阵在没有现代扩音设备和传影技术的情况下,一台戏根起不到理想的传播效果,所以李承乾下令在军阵之前各起一座戏台,加上正对着高台处也起一台,现场共是十一台大戏一起开唱当真热闹非凡。

    等到北地各部首领和他们家人亲信梳好发髻换上唐装再来到广场时戏台上正唱到好处,广场上丝竹声声和几万将士轰然叫好的声音混在一起场面十分的热烈。他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以为李承乾又要折磨他们,直吓低头疾走连头都不敢抬。

    被内侍引到原来所站的地方,见高台上的李承乾正笑吟吟地看着他们,慌忙趴下向李承乾行礼。

    李承乾只是点点头就示他们看戏。

    这些人虽然不太能听懂台唱的什么,但是看着左边的大唐官员都看的如痴如醉也强装着去看戏。

    一出《仁寿宫》演完,已经快到正午时分了,许敬宗主持撤掉戏台。

    高台上连擂三通鼓后广场上一片安静,李承乾缓缓起身笑着向众人招招手,立即引得下面数万将士欢声雷动。

    有人说初唐时的士兵地位很高,比如李世民经常跟士兵一起娱乐,但那也只能限于一些禁卫和亲勋翊等贵族子所组成军卫,这些野战将士除非立有大功一般是接触不一到李世民的。

    但是自从这些士兵跟上李承乾以后,李承乾爱兵如子那是有目共睹的,穿衣吃饭伤兵治疗无不过问,而且因为酒精的使用和医疗卫生的普及很多以前可能丧命的伤兵,都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这些人对李承乾那真是发自肺腑的爱戴,今日李承乾更是一连给他开了十台大戏让全军将士不分上下一起观看。

    一些底层的士兵虽然不至于被感动的热泪盈眶,但是一股为李承乾打仗的自豪感和优越感已从心间由然而升。

    站在高台的上李承乾看着下面欢声如雷的将士们心情也不由的激荡起来,李承乾一穿越到大唐时曾经天真的认为只要处理掉李泰,自己再显露一些治国的才能李世民就该把自己当成宝贝。

    但是经过与关中一些世家对抗的让他明白,如果他愿意在东宫碌碌无为,没事修修书作作一些诗词自然是天下最好的皇太子,但是只要他想改变大唐除了建立军功培植自己的势力别无他法。

    有些人可能会觉得现在李世民在位天下固若金汤,你在东宫玩几年不是很好吗?

    不说皇太子的座位下面本来就埋着一个火药桶,就说李世民做为大唐的太宗皇帝等他一死很多事情就成了定局,后面的皇帝很难再撬动已经形成的既定利益集团。

    想想历史上那些改革家革新艰难下场凄凉,改革的果实往往是人亡政息,就可以知道在一个王朝初期定下规矩是多么的重要。

    所以李承乾决定在李世民活着的时候做一些事情,一来要保护自己和自己的势力,二来也为他将来登基为帝大刀阔斧地改革打下基础。

    所以这一段时间收得这数万军心让李承乾十分高兴,当下大手一挥道“斩叛逆,然后喝酒吃肉!”

    李承乾的声音不可能传到三万人的耳中,所以站在高台四周的近千名将士齐齐重复呐喊数遍,直到一队禁卫押着包括真珠可汗夷男在内的数百名薛延陀贵族走到高台前才停下来。

    夷男等人这些日子过的不错,虽然每天吃着粗茶淡饭但是睡眠充足,所以走进广场时很多人都神采奕奕。

    夷男心想虽然已经战败被抓什么梦想都破灭了,但是还可以像吉利那样被软禁在长安过安稳日子,对一个老人来说未必不好,当然在一些大典上还要给李世民跳跳舞。

    夷男手下的将领甚想到可以成为像突厥将领那样投降唐朝以后依然被重用……

    当夷男走到高台前看见高高在上的李承乾时,忍不住冲他身边的禁卫怒吼道“本汗乃大唐天子亲封的薛延陀大可汗,就算是被俘献舞本汗也只对大唐天子献舞。”说罢便两眼上翻傲然而立。

    这让想替他讲情的灵州都督府都督赵道兴迈出的两步只得又退了回来,转头无语地看着死到临头的夷男。

    李承乾闻言心里想笑,面上没有作声,示意许敬宗宣示薛延陀众人的罪名然后开刀问斩。

    许敬宗为了卖弄文采写了一篇四六工整罪状,自己朗读的十分投入声音抑扬顿错十分有感情,可惜广场上大多数人都没有听懂,这些人里就包括即将被杀的几百个薛延陀贵族。

    结果就是杀头的命令念完他们还不知道李承乾要做什么,李承乾看着都于心不忍,站起直接大声道

    “薛延陀夷男以及帐下臣子狼子野心侵犯大唐上国,今全部被缉拿到案罪行昭彰,即刻处死。削首!”

    “李承乾你不能——”薛延陀一干人这回算是听明白了,只是还没等他们挣扎,就被身边的禁卫按倒在地。

    “砰”,“啊——”一声惨叫,一篷鲜血飚飞,一颗人头落地。

    接着就是重复,随着几百颗薛延陀贵族的人头落地,广场上一片安静。

    李承乾起身朝众人挥挥手,笑着道“今天就到这里,大家吃好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