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章 党项羌野利氏

作品:《大唐霸道太子李承乾

    上次战斗的伤兵除了残疾的基本上都已经回到了军营,所有士兵每天早上都由薛仁贵王方翼与程务挺轮流带着训练。

    住在帐篷里的李承乾每日很早就被嘹亮的军号声吵醒,对此他也不也发火,醒了就起床去看看他们是怎么训练的,有时侯出去的晚了赶上士兵们吃饭他也和士兵在一起吃一顿早饭。

    这样一来尽管他从不直接插手军营的管理,但是士兵们却觉得大唐的太子殿下就在自己身边,自己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十分重要的,需要认真对待。

    各级将官更是不敢有一丁点疏忽,深怕被李承乾知道他们有什么错处。

    许敬宗私下里多次称赞李承乾这样做是深得无为而治的之道,不出一言就把一座六千多人的军营治理妥妥帖帖的。

    李承乾听了一笑置之,没有尉迟恭、苏定方、薛仁贵等几个兵法大家在军营里镇着,你无为而治一个试试。

    现代一些人一提到兵法大家想到一定是巧舌如璜的阴谋诡计之士,或者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的摇羽毛扇的人,这些基本上是错误的。

    兵法大家首先是要能练出精兵,然后是能带得住兵,不管走多远的路遇上多少困难,带着几千几万人军心不乱地走到地方就是最大的胜利。

    比如贞观十五年侯君集灭高昌,侯君集就是带着大军一到高昌城下高昌王就被吓死了,继位的高昌王只能举国而降。

    同样练不出精兵再多的阴谋诡计也没有用,安史之乱时乱军打到潼关时唐玄宗一连派出几个大将在洛阳招兵抵挡,结果因为有强将而无强兵最后依然是节节败退。

    因此李承乾对于练兵是一刻都不敢放松。

    这日太阳刚刚从东方升起,李承乾就来到校场,看了一会程务挺带着将士们跑操,才转身回中军大帐去。

    他一边慢慢地往回走一边随意看看,看见路旁草叶上露水繁重,知道气温已经比前几天低了不少,因问身边的尉迟恭道:“鄂国公薛延陀的使者现在该回到郁督军山牙帐了吧?”

    尉迟恭想了一下摇摇头道:“应该还没有回到夷男的牙帐,不过也快了。”

    李承乾心里默算,就算此时夷男开始出发来灵州,那也要到八月底九月初了才能走到黄河边上。

    算算时间还早便不放在心上了,现在他要一心对付突厥诸部和党项羌人。

    李承乾正慢悠悠地走着却见王群急匆匆地从对面而来,走到李承乾面前草草行个礼就有些气急败坏的地道:“太子殿下突厥诸部真是胆大包天,他们竟然敢私自放跑了阿史那杜询。”

    李承乾闻言一怔还没有说话,旁边的尉迟恭却站出来大声道:“太子殿下臣请带兵去缘州,把当地突厥诸部的屈律啜通通绑来交给太子殿下严惩。”

    李承乾站住脚想了想,他昨天已经有一个计划,要逼近芳池州的党项羌的野利逊出面与突厥诸部周旋,这个时候他还是不节外生枝为好。

    于是朝尉迟恭摆摆手道:“鄂国公先不要急,阿史那杜询逃走鲁至的责任不大,如果强行惩处他恐怕诸部不服。

    而且现在我们表面要做的是统合突厥诸部共同对抗薛延陀,若是此时严惩鲁至恐怕他们就要多想了。”

    尉迟恭闻言一想就不吭声了,旁边的王群却道:“太子殿下这事不管怎么说,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李承乾闻言冷笑一声道:“怎么能就这么算了,待孤王用了早膳就雷鼓升帐。”

    说罢李承乾便扶着刘葵快速走回中军帐。

    ----------------

    咚咚咚……

    一阵隆隆的鼓声在大营里响起,营中诸将忙披挂了来到李承乾中军帐里。

    一进大帐就看见李承乾一身戎装高坐在大帐中央的虎皮椅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众将。

    以为出了什么大事,都被吓了一跳。

    待众将到齐行礼毕,李承乾才一拍椅子扶手道怒声道:“今日召诸位来,是因为前去缘州捉拿阿史那杜询的人回来了,阿史那杜询——”说到这李承乾故意停顿一下,两只眼睛从众人脸上一扫,然后才接着道:“阿史那杜询逃了。”

    众人这才知道李承乾刚才那一眼,是想看看是不是这里的人给阿史杜询通风报信的,不禁都看向李思摩。

    李思摩见此心一下子就凉了,看李承乾这架势分明是要兴师问罪。

    忙走出来双膝跪下道:“这些都是臣的疏忽,请太子殿下允许臣戴罪立功,亲自前往缘州把阿史那杜询抓回来。”

    李思摩此时想着阿史那杜询应该还在缘州。

    李承乾淡淡地看他一眼问道:“怎么李将军知道阿史那杜询身在何处?”

    “回太子殿下臣不知道阿史那杜询身在何处,但是臣想他应该还在缘州一带。只要臣到了缘州命突厥各部严密搜寻,一定能把他找出来。”李思摩保证道。

    李承乾已经查过了,自从兰山部被灭李思摩就没有私下跟缘州那边传过消息,缘州那边也没有给他传过消息,他此时说的应该是实话。

    “李将军请起来说话!”李承乾平静地道。

    待李思摩起身才接着道:“李将军久在长安无论是兰山部叛乱,还是缘州那边出什么事情,都可以说与你无关,所以李将军不必太过自责。”

    “臣受陛下之命带领北地突厥各部共抗薛延陀,如今先是兰山部叛乱接着阿史那杜询在缘州逃走,臣实是罪该万死,怎敢推托罪责。

    请太子殿下准许臣戴罪立功。”

    李承乾闻言点点头道:“既然李将军还认为能统领的得住突厥各部,那就辛苦李将军走一趟吧。

    但是若是事不可为须及时抽身回来,莫陷在那里。”

    李思摩闻言以为李承乾认为他已经无力统御突厥诸部了,把他和突厥诸部分开看待,放心不少。

    当即再次向李承乾郑重行礼转身出去,回到他的军帐里带上护卫直奔缘州而去。

    看着李思摩出去,李承乾神色一正道:“摆驾芳华州都督府。”

    帐里众将闻言皆是一怔怎么突然要往芳华州都督府?

    要知道芳华州都督府可是在庆州地界,离这里的距离远比在萧关的缘州远的多。

    只有尉迟恭和许敬宗等少数人知道,李承乾此去芳池州是要收拾党项羌的野利氏。

    党项诸羌从汉朝就开始跟中国打交道,到了唐朝时他们各个部落基本上就是一盘散沙,早就互不统属了。但是唐朝为了省事还是让党项羌的小部落服从大部落,凡是党项羌小部落有什么事就去找大部落帮着解决,朝廷要收取税费也直接找大部落要。

    这种管理方法使得在唐初已经是一盘散沙的党项羌到了唐朝末年就却又十分团结,待到宋朝时竟然能自己立国了,他们建立的国家就是西夏。

    现在李承乾要去找的野利氏就是后来辅助李元昊建立西夏的一个重要氏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