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8 死灵

作品:《变身灵戒

    女人之间仿佛总有说不完的话,哪个勋贵家里出了些花边新闻,也能扯上半个时辰。刚开始的时候,纪水寒还有兴致认真听听,时不时的嗯嗯啊啊的微笑回应着。到得最后,就开始哈欠连连了。

    真是扯淡!

    李家的猫挠了许家的狗这种破事儿,竟然也能扯这么久。不过转念想想,也并非不可理解。毕竟,在这个没有网络、大家闺秀又不太方便总是逛街的社会,总是很无聊的。太过无聊的时候,八卦,自然就成了茶余饭后最有趣的事情。

    眼皮越来越沉,真的有些困了。

    不知是春困还是太无聊了,纪水寒感觉如果现在让自己睡觉,自己能睡上一整天。早知道就在家睡大头觉,跑来干什么。不仅无聊,还困得要死。或许在等些日子出来配这些娘们儿八卦比较好。毕竟那个时候,天气热了,不会像现在这样穿那么多衣服。虽然未必看得到什么,但轻纱漫影的装束,总能让人浮想联翩。

    “水寒都要睡着了。”林婉儿咯咯一笑。

    纪水寒听到自己的名字,精神了一下,苦笑,正待回话,却看到纪兰心无奈的眼神。纪兰心道,“你啊,都已经嫁做人妇,就别再辛苦修行了。定是修炼了一晚的心法。行啦,你且先行回去休息吧。”

    纪水寒如蒙大赦,也懒得客气,哈哈一笑,站起身来。见纪兰心等人也跟着起身,纪水寒客气道,“别送了。诸位留步。”

    林婉儿笑着开玩笑道,“谁要送你了,你又不是俊雅公子,我们还能恋恋难舍不成?”

    周氏道,“看来水寒妹妹真的是睡着了,都没有听到我们刚才的言语。我们去泡温泉,不是要送你。”

    纪水寒一愣,“温泉?”下意识里,脑海中便浮现出一个个白花花的曼妙之姿和一幅幅不和谐的画面。

    纪兰心道,“是啊,就是你小时候姐姐带你去过的那个白云谷的温泉,还记得吧?”说到此,纪兰心忍不住笑着对林婉儿和周氏说道,“水寒不能泡温泉,小时候泡过一次,浑身起了红疹,吓得哭了好几天呢。”

    “竟有此事。”林婉儿有些意外。

    周氏道,“倒是遗憾了,女子泡泡温泉,可是有诸多好处的。”

    纪水寒清了清嗓子,道,“其实吧……这些年在凤凰山上,我的体质已经调理好了,泡温泉,还是无碍的。”

    纪兰心笑道,“如此甚好。今日你乏了,且回去,改日姐姐再带你去。”

    “啊……泡泡温泉,会睡得更舒服一些。”纪水寒道,“反正闲着也是无事,就陪陪你们好了。”

    林婉儿走过来,挽住纪水寒的胳膊,笑道,“到时候我搀着你,免得你睡着了淹到。”

    ……

    白云谷,算得上京畿贵胄们最喜欢游玩的地方。这里不仅景致优雅,更有温泉瀑布、奇珍异兽。女人喜欢来此赏花泡温泉,男人喜欢来此弯弓打猎。因着贵胄常来,普通人家,自是没了这个资格。

    “这里也是你能来的地方?滚开!”白云谷入口的守卫还算是客气,至少没有将眼前这个不懂规矩的男子乱棍打出去。

    男子穿着一身朴素的灰布衣服,洗的有些发白,袖口也磨损的厉害,一看就不是什么有钱人家。他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穿着满身补丁衣服的女子,女子头发蓬乱,脸上也脏兮兮的。听到守卫的呵斥,男子从衣襟中摸索出一些散碎银子,想要塞给那守卫。“军爷,通融一下。我妹妹……”

    守卫看了一眼那男子递来的散碎银子,登时怒了,“滚蛋!”一把推开男子,守卫喝道,“再纠缠不休,直接把你剁了喂狗!”

    守卫很生气。

    真是不懂规矩的贱民。

    把老子当成那些下贱的门丁了吗?区区几两银子就想做买路钱?再者,今日里谷中有贵人在泡温泉,不管眼前这乞丐东西给多少银子,也断然不能让他那个脏兮兮的妹妹进白云谷的。万一惊扰了贵人,自己脑袋就要搬家了。

    那男子无奈,只能退下。

    一直来到那女子身边,带着女子往山下走。一边走,男子一边低声说道,“不太好进啊。”

    女子应了一声,道,“听闻这里早先曾有人闯入,惊扰了一位公主,所以周围的守卫森严了许多。”看一眼十步一岗的守卫,女子凝眉道,“想要潜入,也不容易。”

    男子沉默片刻,道,“跟我来。”

    两人一直在山中走了很远,才来到一处峭壁之下。

    仰头看看峭壁,男子叹气道,“太高了。你……有没有把握?”

    女子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将头发束起,露出一张虽然脏但却十分精致的脸蛋儿。看看峭壁,绣眉微微蹙起,“高倒是还好,就是太陡。”说着,伸手拍了拍峭壁上的岩石,“试试看吧,你在下面守着,万一我掉下来,你及时出手。”

    男子犹豫片刻,叮嘱道,“小心一些。若是得了机会,万不可犹豫。我们没有太多时间了,必须尽快杀了纪水寒。”

    女子答应一声,叹气道,“上次你太鲁莽了,打草惊蛇,怕是不好下手。”

    “是,我的错。”男子有些惭愧。

    女子没有再说什么,双手下垂,袖口里,倏地钻出来两把短刀。提一口气,女子纵身一跃,身子腾起,双手中的短刀,犹如利爪,插进了峭壁的岩石之上。利用两把短刀,女子的身子不断的往上攀爬……

    ……

    人生不仅充满了意外,也充满了惊喜。

    纪水寒的脑子里有些发懵,过渡的兴奋,让她的反应变得迟钝了许多。

    眼花缭乱的视觉享受,怎么看也看不够。各种毫无下限的臆想不断的冲击着脑海,呼吸都粗重起来。

    “还说无碍呢。”细心的纪兰心,游过来,轻轻的搂住了纪水寒的肩膀,“别紧张,放松一些。”

    紧张?我只是太激动了好不好!

    纪水寒想要冷静一下,却根本做不到。莫名有些手足无措,心里憋了一团火,却又无处发泄。躁动不安的情绪,让她感觉这热气腾腾的温泉有些压抑。

    林婉儿在池子对面,隔着雾气,看到瞪着眼睛盯着自己胸口的纪水寒,却并不认为纪水寒是在用眼睛占自己的便宜,只道是纪水寒紧张的眼睛不知道该往哪放了。咯咯的笑了一声,林婉儿道,“又没有起红疹,你竟也如此紧张?”

    周氏仰靠着池边,笑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水寒修行多年,应是真的不会再起红疹,不过这心理上么,大概还是有些惧怕温泉的。”说着,周氏站起身来,在自己身上抹了一把,又扭了一下,看看自己身后,道,“这温泉之地,倒真是有润肤养颜之功效。身上竟是滑了许多,发得一身汗,通体畅快。”

    林婉儿笑道,“岂止润肤养颜,更能愈白芨百疾哦。”

    纪水寒朝着周氏看去,呼吸愈发不畅。

    这周氏虽已嫁做人妇,但不过二十余岁,又尚未产子,身材自不必说。周氏母亲年轻时候,曾被一位诗人赋诗赞誉风华绝代第一人。她的女儿,姿色亦是倾国倾城。雾气朦胧间,这姿容更是如梦似幻般迷人。

    纪水寒感觉自己快要憋死了。

    纪兰心有些心疼,看着呼呼喘气的纪水寒,赶紧伸手帮纪水寒顺气,“你这……赶紧出来,莫要出了什么事。”说着,就要搀着纪水寒出去。

    纪水寒当然不舍得出去,正待说话,忽觉脑子里翁的一下,竟是有些眩晕。

    这……

    纪水寒心下震惊。

    又不是没经过风月的雏儿,怎就有如此夸张的反应?

    这太不正常了吧?

    越是担心,反而越是眩晕。

    纪水寒身子一软,整个人就没了知觉。

    ……

    津口。

    紧邻京师重地的临海口岸。

    一艘渡船缓缓靠岸。

    一对衣衫褴褛的中年夫妻,从船上下来。

    男子道,“想来纪效忠断不会想到,我们会去而复返。”

    女子点头,愁眉不展。

    男子看了女子一眼,劝慰道,“莫要担心,那孩子看起来很是聪慧,当不会有事。”

    女子苦叹摇头,“纵是聪慧,又岂知灵术禁忌。万一犯了忌讳,怕是悔之晚矣。”

    巫灵之术,皆有禁忌。

    相传,灵术,源自于修真时代的“阵道”。只是,阵法之道源远流长,传至五灵时代,许多关键,早已失传。现行灵术,都不够完善,有着太多缺陷和弊端,即所谓“灵术禁忌”。

    男子沉默片刻,道,“我们即刻去侯府,将那孩子带走,之后我们一家人远离这纷扰尘世。”

    女子道,“走吧,尽快。”刚走了两步,女子忽然一惊,停下了脚步。

    男子不解,看向女子,见女子神情凝重,便顺着女子的视线看去,脸色也是一变。

    “死灵?”男子惊得低声喊了一下。

    能凭借神识来察觉到别的灵修——这是巫灵所独有的本事。

    女子应了一声,看着不远处那个不断的从一艘货船上扛下来一包包货物的苦力,又转了视线,看向渡口外正被人叫骂驱赶的一个老乞丐,神色愈发凝重。

    男子环顾四周,低声道,“这么多死灵突然出现……莫非……跟灵戒有关?”

    女子沉吟片刻,道,“走,先找那孩子,然后再来看看这帮死灵到底想干什么。”

    男子跟上女子的脚步,边走边道,“自从冥界之国被灭,死灵应该从未跨出过亡者之墙吧?”

    女子道,“或许持有灵戒的异灵,就在这京畿之地。死灵……是来寻找冥王的。”

    男子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勤苦扛包的苦力,那被人唾了一脸唾沫的老乞丐,不禁叹气。“异灵不是第一次出现,甚至不是第一次被他们找到,可却是一次次的功败垂成,死灵……还不死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