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07 开元

作品:《变身灵戒

    芍药的性子本来就很是冷漠,惹了她,想要哄好了,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捂着被芍药一巴掌扇的通红的脸,纪水寒嘴角不停的抽搐,脸上的怒色,时隐时现。看着芍药毫无畏惧的眼神,纪水寒忍着心头火气,道,“现在,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丝毫不怕我的人。不要仗着我对你的感情肆无忌惮!”

    芍药并没有在意纪水寒的威胁,反而直接盘起腿来,开始修炼真灵心法。

    纪水寒攥紧了拳头,站在芍药面前,良久,愤然转身,离开了龙城。

    在衡城的秋月楼中风流快活了一整晚,看着第二天初升的太阳,纪水寒又释怀了。

    两口子过日子,哪有不吵架的嘛。

    自己也活该被打,干嘛非要强来呢。

    想了一会儿,纪水寒匆匆穿上衣服,离开了秋月楼。

    ……

    纪水寒已经整整七天没有回来了。

    芍药有些担心起来。

    冲入地阶修为的喜悦,丝毫无法冲淡对纪水寒的担心。

    莫不是那些远古高手们,终于找到了对付纪水寒的办法?

    还是说自己打了她一巴掌,她彻底的生气了,不肯再对自己好了?

    芍药心中忐忑,又挨了半天,实在是忍不住了,便离开龙城,打算去纪水寒常去的衡城找她。那个混蛋,可能在衡城玩儿野了,所以才迟迟未归。

    然而,衡城却并没有纪水寒的踪迹。

    很多人都知道,纪水寒早在七天前,就离开衡城了。

    ……

    又过了三天。

    纪水寒终于回到了龙城。

    这么多天时间,她给芍药准备了一份惊喜。

    只是,一脸欣喜的进了住处的纪水寒,没有看到芍药,却看到了一个陌生人——一个天阶死灵。

    “纪水寒!呵……传闻中的灭世者,看起来……倒是很可爱啊。”死灵二十余岁年纪的外表,身材颀长,面如冠玉,竟是有几分俊美之感。

    纪水寒挑了一下眉头。“你是谁?”

    “在下姜末。”

    纪水寒上下打量着姜末,哼了一声,“你想干什么?”

    “呵呵,想请你帮个忙……”

    “滚!”

    “滚?你就不怕芍药死了?”

    纪水寒一怔,满脸惊怒。“芍药?你……”

    “你放心,她现在还活着。”姜末笑了笑,“不过,我不能保证,若是我迟迟未归,她会不会死掉了。”

    纪水寒面色阴寒,脸上呈现出一层灵力汇聚而成的薄雾,眼看着,就要变成陌上行了。

    那姜末,竟然毫无惧色,他微微一笑,道,“先别急着生气。只要你帮我一个小忙,我保证把芍药完璧归还。到时候,你即便要杀我泄愤,我也无所谓。”

    纪水寒努力调整着情绪,让自己冷静下来。微微闭眼,不去看那姜末。她很担心自己会被姜末这张可恨的脸彻底激怒。

    “很简单,帮我杀一个人!”

    “什么人?”

    “卫城中,一个叫郭进的天阶死灵。”

    “天阶……我大概是打不过的。”纪水寒冷声道,“若是打得过,你现在已经死了!”

    姜末哈哈一笑,道,“不需要你打得过,你只要去卫城放句话,说要杀郭进。想来,那郭进,应该会自行把项上人头送给你。”

    纪水寒嘴角一抽,道,“你想多了,我没那么大的……”

    “不,你有这个能力。”姜末道,“郭进是郭家的族长,晚辈无数。牺牲他一条老命,换满门乃至全天下的安全,他一定会觉得很值得。”

    纪水寒沉默了下来。

    良久,她点点头,道,“行吧。我马上去,你要跟我一起吗?”

    “呵,行啊。”姜末笑道,“虽然我已是天阶修为,可惜这灵者跟修真者,还是有太大的差距,至今都不会飞行。能有幸劳驾纪前辈带我感受一下飞行的痛快,挺好的。”看到纪水寒冷着脸走来,姜末又警告道,“考虑一下芍药的安危,千万不要乱来。”

    “当然。”纪水寒走过来,抓住了姜末的胳膊,祭出灭世弓,腾空而起。

    不过盏茶功夫,便到了卫城。

    卫城东门内那个大院子,就是郭府。

    纪水寒的到来,顷刻间惊动了整个卫城。有了衡城的前车之鉴,卫城人倒也不是特别惧怕。只是,家里有漂亮女子的,无不赶紧把女子藏了起来。

    郭家的族长郭进,得知纪水寒就在府门外,还带来了姜末,登时间脸色大变。

    不过,他还是挺了挺腰板,径直来到了府门外。看一眼纪水寒,抬手抱拳。“前辈,请了。”说罢,又看向纪水寒身边的姜末,脸现怒色。“无耻小人!你待怎地!”

    姜末哈哈大笑。“郭进!若是不想你的儿孙都死掉,就乖乖的自己把脑袋摘下来!”

    郭进气的花白的胡子一动一动的。看向纪水寒,视线落在纪水寒的灵戒之上,郭进哼了一声,道,“前辈什么时候竟然成了姜末这种卑鄙之徒的……的……”

    狗吗?

    这么说,大概会惹怒纪水寒吧。

    郭进到底没敢说。

    纪水寒苦笑,“狗吧?”

    郭进的脸色有些难看。

    纪水寒呼出一口气,环顾四周,道,“卫城的高手,倒是不少啊。一、二、三、四……唔,竟然有一二十个天阶高手。啧,现在天阶高手都烂大街了吗?”

    灵力太浓郁,天阶高手,自然也就不稀罕了。

    “前辈见笑了。”一个看起来有些身份的天阶高手上前一步,道,“我等跟前辈比起来,实在算不得什么。得知前辈驾临卫城,我等不敢怠慢,特来迎接。前辈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我等必然竭尽所能满足前辈的需要。”

    纪水寒呵呵一笑,道,“巧了,还真有事要请你们帮个忙。”说着,纪水寒转脸,看着姜末,微微笑着。

    姜末也跟着笑,冲着纪水寒点点头,又看向郭进。“郭老儿!你们郭家势大,我杀不了你,可你没想到吧?没想到今天你会这么死掉吧?”

    郭进面露怒容,瞪着姜末,正待说话,却忽听纪水寒说道,“请大家帮个忙,把这个姜末,给我拿下!嗯,要活的。”

    姜末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立时反应过来,抬手就朝着纪水寒打去。

    纪水寒只是金丹修为,跟天阶高手对打,其实多少有些吃亏。所以,她不敢接招,也知道这么近的距离,自己是躲不掉的。所以直接荡起灵力,以灵力护体,硬生生挨了这一击。

    周围众多高手,一脸惊怒。

    看到纪水寒没有变身的迹象,这才松了一口气,之后……

    近二十名天阶高手,围攻一个姜末。

    姜末不是纪水寒,自然是不可能逃出生天。

    不过盏茶功夫,被废掉了修为的姜末,就被众多高手压在了正在调息的纪水寒面前。

    纪水寒睁开眼,看着姜末。

    姜末哈哈大笑,“纪水寒!你这个贱妇!你这个千人骑万人睡的荡妇……”

    啪——

    老头儿郭进正恨纪水寒说要活的,不能亲手宰了姜末,眼看姜末口出秽语,自然是抬手一巴掌,直接把打掉了姜末的三颗牙齿,脸也被打的肿的很高。

    纪水寒恶狠狠的瞪了郭进一眼,怒道,“我让你动手了?”

    郭进心里有气,闷哼一声,道,“前辈息怒。”

    纪水寒笑着起身,来到姜末面前,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一把短刀。看着姜末,道,“芍药呢?”

    姜末竟然直接朝着纪水寒吐了一口血唾沫。幸亏纪水寒反应快,及时鼓荡灵力,挡住了血唾沫。

    “哈哈哈!纪水寒,你是喜欢被男人睡啊?还是喜欢睡女人?”姜末疯了似的,笑着说道,“其实,姜某人在床榻之上的功夫,还是极好的。要不要领教一下?”说着,抬手去捏纪水寒的下巴。

    纪水寒忽然挥动手中的短刀。

    姜末惨叫了一声。

    他的十指的第一节,被纪水寒切掉了。

    “芍药呢?”纪水寒问。

    “哈哈,我已经强暴了她!哈哈,那小丫头,啧啧,滋味儿还真是……”

    叱!——

    姜末的中指的第一节,被纪水寒切掉了。

    又是一声惨叫,姜末咬着牙,涨红着脸,狰狞的笑。“折磨我?你以为我会怕?哈哈!你知道吗?芍药被我扯掉衣服……”

    叱!——

    姜末的拇指的第一节掉了。

    纪水寒似乎是累了,把刀子丢给郭进,问他,“知道千刀万剐吗?”说完,纪水寒起身,走开一些,“有床吗?抬来一张,我要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哦,对了……”纪水寒又回头,对郭进道,“在伤口上撒点儿盐,或者别的什么类似效果的东西。总之,别让他死了。哦,还有啊,有什么治伤的好药,也给他用上。日子长着呢,失血过多而死,就不好玩儿了。”

    床榻很快搬来,就放在这大街的中央。

    纪水寒躺在上边,一只手支撑着脑袋,看着不远处因为被一片片切下来肉而发出一声声惨叫的姜末,打了个哈欠。“大家别围着了,该忙什么,就去忙什么吧。”

    没有人离开。

    所有人都一脸惊愕的看着凄惨的姜末。

    所有人都一脸震撼和畏惧。

    传闻中的灭世者,当真是残忍至极啊!

    这么折磨一个大活人,也实在是……

    残忍?

    这个词,真的不足以来形容纪水寒。

    最恨姜末的郭进,拿着刀的手,竟然有些颤抖起来。负责撒盐的那位,虽然是天阶高手,见惯了血腥,竟然也忍不住呕吐起来。

    纪水寒看了一阵,闭上了眼睛。

    她当然也觉得恶心,觉得残忍。

    可惜……

    她必须这么做。

    不然,将来一定会有更多的人,如同姜末一般,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抓了自己亲近的人来威胁自己。

    “地上的肉,别浪费了。”纪水寒忽然又道,“剁成馅儿,包成饺子,喂姜末先生吃下。他一定是有些饿了的。”

    终于,人群少了很多。

    那些胃口浅的,已经躲起来呕吐了。

    终于,嗓子已经哑了的姜末,开始求饶了。

    “我说……我说……给我一个痛快吧。”

    纪水寒满意的笑了起来。“行啊,说吧。”

    “我根本没有见过芍药!我去龙城的时候,她根本不在那里。我也不知道她去哪了……”

    “老郭,继续。”纪水寒冷着脸道。

    “我说的都是——!”姜末的嗓子已经彻底失声,“真的”二字,已经听不到了。

    纪水寒背过身去,不搭理他。

    一个时辰之后。

    姜末——死了。

    姜末死了,郭进如释重负,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想起纪水寒交代不能让姜末死了的事情,郭进又吓得脸色惨白,惊恐的看向纪水寒。

    纪水寒看了一眼姜末,有些奇怪,“怎么会死掉?”

    郭进张口结舌,答不上来。

    一旁,有高手道,“这个……前辈,他……好像是吓死的。”

    纪水寒呆了呆,微微闭眼。

    芍药……

    到底在哪?

    叹一口气,纪水寒转身要走。

    刚走两步,却又停下,回头看向郭进。

    她想问问郭进,这老家伙到底怎么招惹了姜末这个疯子,不过,转念想想,纪水寒又作罢。

    不管是什么原因,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

    后来,据说,纪水寒在龙城附近的许多个城市和山林中,转悠了整整三年。她在找芍药,可却始终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再后来,纪水寒就不知所踪了。

    ……

    第四年,天德皇帝禅让帝位,称太上皇。太子武兴文继承大统,年号乾纲。

    次年,即乾纲元年,天德皇帝驾崩。

    如果天德皇帝愿意去絶岭关,肯定就不会死了。

    他死,是因为修为达到极致,身体却还在不断的汲取灵力,最终身体化作飞灰,形神俱灭。

    物极而必反,灵极而成灾。

    絶岭关的绝灵之地,成了天阶高手们的避难之地。

    不过,任何灾难,似乎都阻挡不了天生灵性的人类。真武新京,乾纲元年的第一场大雪落下的时候,乾纲皇帝在年不平、江绣、杨箕等数位天巫和远古强者的帮助下,终于将平阳王的《散灵诀》成功改良,使得任何灵者和修真者,都可以使用。

    乾纲皇帝倒也算是仁义,直接将改良的《散灵诀》公之于众。天下修者,尽皆感恩。

    整个真武王朝虽然比不了当年鼎盛时期,江山丢了大半。可在乾纲皇帝的治理下,整个王朝,竟然比之前,更加鼎盛。

    二王府。

    忠义王牧飞龙在王府门口翻身下马,将马的缰绳交给管家张顺,问道,“夫人呢?”

    “夫人在风云阁。”

    牧飞龙答应了一声,径直前往府中最高的那座阁楼。

    懒得走楼梯,直接飞身而上。

    落在阁楼的阳台上,看着凭栏而立的平阳王,微微笑道,“《散灵诀》经过改良,这灵力的问题,应该算是彻底解决了吧?”

    平阳王依偎在牧飞龙怀里,抬头看着阴沉沉的天。“也许吧,到底还有什么隐患,我也不是太清楚。不过……这天下间,还有一个大麻烦呢。”

    牧飞龙叹道,“我们这边,这么多年了,依然没有寸功。追风剑至今还没有找到。不过,关七和冥帝那边,进展还是不错的。或许,他们会想到办法彻底封印了灭世弓。”

    早在三年前,冥后便称帝了。

    ……

    北境。

    冥后称帝的半年之后,武兴天正式称帝,以其父成祖庙号为国号,建国“成”,年号“开元”。

    絶岭关往北五百里,轻语林地的最南边,就是成国国都上京。

    这一日,子夜。

    原本月朗星稀的上京夜空,忽然黑云遮月,漆黑不见五指。

    此乃巫灵大禁术“遮天”之相。

    天机阁。

    国师厄运,奄奄一息。

    开元帝匆匆而来,不理会上前见礼的众多巫灵,直奔厄运。

    “你看到了什么!”开元帝问道。

    厄运张了张嘴,有气无力的说道,“善待纪水寒!”

    开元帝在厄运翻白眼之前翻了翻白眼,之后毫无帝王气质的苦笑道,“大哥!能不能说明白点儿?”

    厄运一把抓住开元帝的手腕,鼓起最后一口气,道,“祸起仙门!非纪水寒,不可安天下!”

    纪水寒,如今只属于那个会变成陌上行的纪水寒。

    真正的纪水寒,如今只被世人称之为“灵凤仙子”。

    看着厄运咽下最后一口气,开元帝的脸色不太好看。

    真是可笑了。

    灭世之人,竟然变成了救世之人吗?

    呵……

    一个要灭世的人,又怎么可能救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