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04 天意

作品:《变身灵戒

    纵然五灵已经在官面上和平共处,但西江以北,仍然以死灵居多。那些原本是真灵的灵者,若是没能及时逃亡南方,留在了北方,也便因为被死灵统治,而改修了死灵。

    龙山郡原本是个极为繁华的地方。这里依托衡云山脉,又有龙江横穿而过,郡内大多都是平原地带,道路畅通,农田肥沃。故而自古以来,这里都是人口稠密之地。似乎也正是这个原因,一旦战事起,龙山郡被破坏的程度往往也最为严重。

    原本节日里大街上就会摩肩接踵的郡府之地,如今却是人烟清冷。

    岁岁重阳,今又重阳。

    纪水寒有些想念江绣和杨箕了。

    二人应该已经跟着二皇子武兴云的大部队,到了南山郡了吧。

    坐在房顶上,看着下面三进三出的宅院,纪水寒怔怔出神。曾几何时,她作为一个小人物,梦想不过是拥有三间瓦房,娶个不算太难看的妻子,种上三亩薄田。未必需要太富有,只要平安喜乐,也就知足了。偶尔还会心生臆想,幻想一下自己守在产房之外,交集等待的画面。紧接着就是一声婴儿的啼哭,产婆子风风火火的跑出来,对自己说,“恭喜小相公,小娘子生了……”

    如今倒好,自己成了那个在产房里挥汗如雨的待产孕妇。莫名的,竟还会想到等在产房外的会是缺了一条臂膀的牧云杰。

    拍一下额头,纪水寒自嘲的苦笑。

    想象力太丰富了也不好,自己的思绪怎么就跳跃到了生孩子的份儿上?搞得好像自己已经被牧云杰给睡了并且中标了似的……

    想到“睡了”,纪水寒脑子里又不免胡思乱想起来。

    脸红心跳了好大一阵儿,赶紧低头狠狠的甩了几下,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统统甩掉。

    再抬头,便看到了站在院落里正看着自己的牧云杰。

    脸色更红,纪水寒赶紧转移视线,自欺欺人的装作没有看到牧云杰。

    牧云杰飞身上来,站在纪水寒身边。

    纪水寒干咳一声,道,“今天的天气不错哈。”

    牧云杰看着纪水寒,微微一笑,道,“你打算在这里一直生活下去吗?”

    纪水寒一愣,看着下面的院子,想了想,道,“不也挺好吗?”

    “是挺好的。”牧云杰说罢,在一旁坐下。

    纪水寒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没有起身离开。别人刚坐下,自己就走,好像太不合适了。虽然牧云杰这个混蛋坐的好像有点儿近了。

    “芍药怎么样了?”纪水寒问。

    “伤筋动骨,内府也受了重创,需要好好修养。”牧云杰回道。

    “你呢?”

    “我?还好,只是缺了一条胳膊。”牧云杰说得轻松,但神情间还是难掩哀伤。强笑一声,又看向纪水寒,道,“有得有失,确实还好了。”

    “‘失’我知道,‘得’?莫非你领悟出了什么神奇的左手剑法之类的东西?”

    牧云杰微微一笑,没有回答纪水寒的问题。反而问道,“当你变成陌上行的时候,被人亲吻,就会变回来吗?”

    “啊……当然不是!”纪水寒嘴角一抽,眼神古怪的看着牧云杰,“你可别瞎想。”

    牧云杰笑道,“放心,你若成了陌上行……对男人,我下不去口。”

    “呃……”忽然想到自己跟牧云杰的那一吻,纪水寒脸又红了。实在是坐不住了,直接从房顶上跳下来,头也不回的说道,“我去看看芍药。”

    一溜烟儿的跑掉。

    找到芍药的房间,推门进去,看到正坐在床上运功的芍药,纪水寒蹑手蹑脚的靠近床边,拉了一张圆凳坐下。

    芍药睁开眼,看着纪水寒,冷冷的问,“干嘛?”

    “呵呵呵……”纪水寒笑道,“干嘛还这么冷冰冰的?咱们的关系已经得到了升华,来,给大爷笑一个。”

    芍药抬手打开纪水寒伸过来要托她下巴的手,“只是不得已而为之,你不要想多了。”

    “啧啧啧……”纪水寒看了一眼芍药还未痊愈的断腿,道,“以你现在的状况,如果我要来硬的,你大概也没什么能力反抗吧?”说着,纪水寒就亢奋起来,脸红心跳的搓着手,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态。

    芍药却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一把断刀,抵在了自己的脖颈前。“你可以试试。”

    “哎?你这……”纪水寒面如沉水,气道,“有意思吗?说不准哪天我就变成了陌上行,到时候,所有人都得死!你不觉得你该趁着还活着,好好享受一下人生嘛?”

    “你可以去找牧云杰,大概更‘享受’。”

    “嘿!我……”纪水寒都气笑了,“好吧好吧,你先把刀收起来,我就是跟你开玩笑而已。”

    芍药又把刀逼近自己的脖颈,冷声道,“滚!”

    纪水寒吓了一跳,连声道,“好好好,我滚!我滚!你别乱来!”说着,匆匆跑了出去。到了门口,却没有远离,偷偷的勾着头看过来,注意到芍药正冷冷的看过来,赶紧把头缩了回去。想想觉得扫兴,便唉声叹气的离开。

    透过窗户,看到纪水寒的背影,芍药愣了愣,不自觉的嘴角微微上扬,轻声低估,“白痴!”说罢,脸上的表情忽然僵硬了一下,摸了一下嘴角,有些狐疑。

    自己,是笑了吗?

    原来自己也会笑的吗?

    自由跟着纪效忠请来的师尊修行,她真的忘记了该怎么笑,甚至不记得自己到底有没有笑过。

    ……

    纪水寒挺无聊的。

    一个人在空旷大街上闲逛。

    街上冷冷清清的,难得看到一个人影。偶尔遇到,那人还会仿佛见了鬼似的,警惕的看上自己一会儿,然后落荒而逃。

    纪水寒刚来龙山郡郡府的时候,城中还有几家开门的店铺,还有不少住户。可刚搬来没几天,那几家店铺关门了,住户好像也少了很多。

    真是的,自己是高手,但又不是滥杀无辜的恶人,有必要这么害怕么?

    没有人正好,清净!

    一直来到城门口,翻身上了城墙,在城墙上来回溜达着。

    看着城墙下建筑物密密麻麻的龙山郡府,纪水寒心下唏嘘不已。

    以后,这偌大的龙山郡府,就是自己的地盘儿了!

    纪水寒琢磨着要不要把城门上的字儿改一下。

    改成“灵皇城”好呢?还是“神城”好呢?

    暮色降临,晚霞笼罩着整个龙山郡府。

    不远处的龙江之上,映着晚霞绚丽的光。

    纪水寒从城墙上飞身而下,一路回了住处。看到左手拿着一把剑,正在院子里慢慢比划着招式的牧云杰,纪水寒道,“大哥,我想到一个事情。”

    牧云杰看向纪水寒,问,“什么?”

    “这郡府里,人都跑了。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地盘儿了,我打算给这个城改个名字。”

    “什么名字?”

    “龙城。”纪水寒道,“你觉得如何?大气不?”

    “俗气。”

    “呃……还好吧。”

    牧云杰笑笑,“嗯,还好。”

    纪水寒看了一眼牧云杰手中的剑,想了想,从储物戒指里,取出那把大刀,递给牧云杰,“送你了。”

    牧云杰一愣,道,“你不是没了?”

    “我?像我这么厉害的角色,已经不需要这把刀了。”纪水寒哈哈一笑,“算是补偿你了。”

    牧云杰笑着接过大刀,挽了个刀花,道,“好刀啊。”

    “哈哈,那是自然。”纪水寒笑道,“不过还是比我的灭世弓差了点儿。”

    牧云杰应了一声,看了一眼纪水寒手指上的灵戒,想了想,道,“水寒,我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人抓了我,威胁你交出灭世弓……你会怎么做?”

    纪水寒一愣,“怎么忽然问这个?”

    “好奇。”

    纪水寒沉默了下来,良久,回道,“没有灭世弓,那些高手,可能就会无所顾忌的杀了我。不过……我第一次‘觉醒’的时候,灭世弓本也不在我手上。想来即便把灭世弓交出去,等我觉醒之际,它也会自行来找我吧。”

    “那你是会交出去吗?”牧云杰追问。

    纪水寒依旧不好回答。

    牧云杰又道,“或许总会有一天,会有人这么做。只是……也许会抓了我,也许会抓了芍药。我们……即便是修炼到天阶水准,也不会像你这样可以横着走。如果有那么一天,你需要考虑下,到底该怎么办。”

    纪水寒低着头,看着脚尖,沉吟不语,良久,抬头看着牧云杰,道,“所以……你和芍药,都走吧。”

    “走?去哪?”牧云杰笑了一声,“七绝宗那么多人都知道我们跟你是一伙的。”想了想,牧云杰又道,“你可以演一场戏,把我和芍药狠狠的羞辱一番,然后赶我们走。不过,我想,那些高手们,或许不会相信。或许即便是相信,也不介意抓了我们,来试一试你的心思。”

    “我……我会保护你们的。”

    “老虎还要打盹儿的时候呢。”

    “照你这么说,你们俩肯定必死无疑咯?”

    “是啊,只是早晚的事儿。”牧云杰道,“或者死在别人手中,或者死在陌上行手中。”

    纪水寒无言以对。

    她自己都不能保证陌上行会不会再一次出来,甚至再也无法变回纪水寒。

    愁眉苦脸的沉默了许久,纪水寒忽然一愣,斜着眼一脸鄙夷的看着牧云杰,道,“你说这话,是不是想占我便宜?呐!我警告你啊!亲你一下,已经……已经……就算你早晚会因我而死,也别想得到更多!”

    牧云杰一愣,张口结舌,好大一会儿,不由苦笑。

    我没你想的那么龌龊!

    ——心中腹诽一句,牧云杰拿起手中大刀,开始慢慢的练习招式。

    纪水寒冲着牧云杰竖起中指,转身快走走到一旁。鄙夷了牧云杰一番,之后又意识到,不管牧云杰是出于什么心思提出了这种可能。这种可能,还真有可能发生!

    停下脚步,回头。

    看着专心练刀的牧云杰,纪水寒心中很不是滋味儿。

    这个男人,很喜欢自己。

    为了自己,甚至不惜付出生命……

    如今,已经断了一臂。

    感觉很对不起他啊。

    不过,想睡本小姐……

    太过分了!

    想想就……

    这事儿不能想!

    撇撇嘴,纪水寒很不爽。

    这个牧云杰!

    真是想多了!

    给你亲亲还不够你的?

    ——好吧。

    作为一个“男人”,纪水寒承认,牧云杰为自己付出这么多,自己还认为亲亲他就很便宜他了——这种想法很无耻。就好比自己苦苦追求一个女孩儿,甚至付出了一切,那女孩儿若是以为给自己一个好脸色就是便宜自己了,自己一定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啪的一声。

    牧云杰手中的刀脱手了,掉在了地上。

    左手持刀,又练习那么复杂的武技,自然是有些不习惯。

    牧云杰叹气、摇头,走过去,捡起刀来,继续练习。

    纪水寒看在眼里,心中更是压抑。

    唉……

    要不……

    就……

    就当被猪拱了……

    啊呸!

    想什么呢!

    纪水寒悻悻然的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

    絶岭关。

    众多高手,终于商量好了对策。

    一部分人去寻找封印灭世弓的办法,一部分人则去寻找追风剑。

    无论如何,纪水寒这个潜在的祸害,必须早日铲除!

    不然,没有人能活的安心。

    除此之外,仙界之门,也是众人担心之处。

    如果说人间界的祸乱,是因为陌上行,那仙界呢?

    如今看来,仙界应该也是发生了意外!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这天下,乱七八糟的。

    厄运端起酒杯,看一眼面前的九门提督,道,“你怎么不去参与那么重要的会议?”

    “你又为何不去?”

    厄运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这个曾经的乱世枭雄,曾经杀人如麻的恶徒,如今年迈不堪,垂垂将死,看起来竟然多了一份慈祥的气质。

    沉默了很久,厄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问九门提督。“天意,能改吗?”

    九门提督问,“你看到了怎样的天意?”

    “我看到陌上行毁了三界。”

    九门提督不语。

    厄运又道,“天巫留在天机中的意识告诉我,要善待纪水寒……”呼出一口气,厄运又道,“善待她,若能让她不去灭世,那又岂能看到三界尽毁的天意?”

    九门提督微微一笑,“要等死吗?”

    厄运摇头,“是!等死,不是强者该有的心态。可是……唉……与我何干。这天下,灭与不灭,反正又不是我的。”

    九门提督道,“天下可不就是你的?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

    “那也是你的,你又为何漠不关心?”

    “你又怎知我不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