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00 七绝

作品:《变身灵戒

    七绝宗,真灵四大圣地之一。

    顾名思义,七绝宗有七绝。七绝之一,即追踪之术。据说,但凡得罪了七绝宗,那么,不论你跑到哪里,总是会被七绝宗找到。七绝之二,即暗杀之术。七绝宗独门心法《隐踪诀》,可以让七绝宗弟子,彻底隐藏自己的气息。

    那李师兄,乃七绝宗年青一代的佼佼者,不仅追踪之术极为高明,《隐踪诀》更是修炼的炉火纯青。他已经来到了平阳身后,失去了怨念力量的平阳,如今不过是个玄阶真灵,自然没能察觉到那李师兄正在身后。他的手里,拿着一把短刀,月色之下,刀身泛着寒光。

    而那矮胖男子,此刻也在李师兄身边,他的目标,是纪水寒。手中那根绳索,已经折好了套索,只需要轻轻的套在纪水寒的脖子上,就能直接将她勒的窒息昏迷。

    两人对视了一眼,正待一起出手,却忽见纪水寒猛地一个转身,直接踹来一脚。

    作为一个金丹高手,纪水寒自然能察觉到二人的靠近。一脚逼退了那矮胖男子,纪水寒一把抓住平阳的肩膀,把她拉在身后。口中断喝,“什么人!”

    芍药和牧云杰被惊醒,二人几乎同时从房间里跑出来。

    刚跑到门口,牧云杰脸色陡然一变。即将落地的脚,猛地又抬了起来。

    地上,一个套索骤然收紧。

    幸亏牧云杰反应快,才没有被套住。

    不过,就在牧云杰往后退了一步的时候,地上那已经收紧的绳索,犹如长蛇一般,竟然追着牧云杰缠了过来。牧云杰急忙祭出狗腿杖,正要将那绳索打退,却不成想绳索竟然攀上了他的手腕。

    手腕被缠住,紧接着,绳索围着牧云杰缠绕起来。

    牧云杰大惊,急忙看向芍药。

    芍药的动作极快,《云步诀》动若奔雷,转眼就逃离了绳索阵法。眼看着牧云杰被困,芍药急忙前来施救。

    牧云杰脸色一变,惊道,“别过来!”

    芍药的动作太快,牧云杰话刚出口,芍药已经到了近前。举起千丑,芍药直接朝着牧云杰身侧的绳索劈来。

    啪的一下,绳索竟然没有断掉。

    芍药吃了一惊。

    自己用的,可是修真者的法宝,怎么竟然……

    来不及细想,数十道绳索,朝着芍药打来。芍药想要离开,却猛然发现,退路竟然被绳索封死了。

    千丑打不断绳索,芍药只能不断的躲避。可是,绳索在不断的收缩空间,很快,芍药也被困住,还跟牧云杰捆在了一起。

    门口,一个干瘦男子,阴森森的冒出来,看着被捆住的二人,哼声一笑。“很精妙的步法,你若是不回来,我还真拿你没办法。”说着,男子伸出指节毕露的干枯手掌,用力的攥在一起。

    牧云杰和芍药身上的绳索,同时收紧。

    牧云杰痛苦的闷哼一声,“七绝宗!”

    “呵,正是七绝宗!”那干瘦男子笑了一声,笑声未落,神情陡然浓重,回手打出一道绳索。

    绳索与一道灵诀撞在一起,直接被打碎了绳头。

    纪水寒怒气冲冲的直接又甩了三道灵诀过来。

    那干瘦男子不干硬抗,直接飞身躲开。

    轰轰轰!

    房舍的地上,多了三个坑。

    逼退了干瘦男人,纪水寒又飞身去帮平阳。平阳有着玄阶修为,可在那李师兄面前,竟然不是一合之敌。胸口挨了一拳,整个人飞退了出去。那矮胖男人好像早已料到平阳会被打退。纪水寒舍了他去救牧云杰和芍药,他也不去追,反而在一旁不断的打出绳索。绳索编织成了一个大网。待平阳被打退,直接将网丢出。绳网直接将平阳困住。

    纪水寒心头一惊,看着朝着自己围拢过来的三人,惊道,“你们……很厉害啊。”

    李师兄呵呵一笑,“你当地阶高手是闹着玩儿的吗?”

    三人都是高手。这李师兄,有着地阶修为。而那另外两人,也都是玄阶后期的高手。配合七绝宗的秘术偷袭,牧云杰三人,竟是如此不堪一击。

    “小寒!你不要冲动!”平阳嘴角带着血,一脸惊慌的提醒纪水寒,“千万要冷静啊!”

    “哈哈哈!”李师兄大笑,看着一脸怒色的纪水寒,道,“不要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啧啧……可以通往仙界的器灵,我们是把她交给冥王或者天德皇帝呢?还是自己独占?”

    “嘿嘿……一切都按师兄的意思。”那矮胖男人笑道。

    正说着,嗖的一下,一个人影,出现在纪水寒面前。

    芍药虽然被捆住了双手,但腿脚还可以移动。《云步诀》,本来就只需要双腿可以动。她与牧云杰捆在一起,移动的时候,自然也带着牧云杰。背对着纪水寒,芍药道,“小姐!你帮我们打开绳索,这几个小喽啰,我们若不是被他们偷袭,也不至于这么轻易被制服。”

    牧云杰也急道,“对!小寒,你帮我们解开绳索,站一边看着就好。”

    纪水寒当然明白三人的意思,深呼吸,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之后伸出手,抓住那绳索,灵力灌入。啪的一下,绳索便断掉了。看一眼掌心绳索的碎屑,纪水寒愣了一下,“竟然是修真炼器之法打造的绳索。”

    恢复了自由的芍药和牧云杰,直接朝着那三人攻去。所谓吃一堑,长一智。一旦那三人再祭出绳索,两人就会或远远遁走,或围着三人转圈。

    纪水寒把平阳身上的绳索打开,查看了一下她的伤势。

    “我不要紧。”平阳拧眉看着正在打斗的三人,道,“他们俩,不是对手,我去帮下忙。”

    纪水寒应了一声,抱着胳膊,站在一旁观战。

    作为一个金丹高手,纪水寒其实根本不在乎这三个所谓高手。他们的手法固然诡异,绳索亦是修真法宝,但他们到底不过是真灵,与修真者,差了一个档次。

    好吧。

    自己还是不要出手了。

    牧云杰他们,大概是担心万一自己吃了亏会动怒,一旦动怒,就会变成“陌上行”。那样的话……整个世界,都要完蛋了。

    啧啧……

    自己竟然是这么可怕的角色。

    毁灭世界啊……

    想想好像还挺刺激。

    面前六人,打的热闹,纪水寒却盘腿坐下,一副看戏的模样。

    六人之中,当是那李师兄和芍药最是厉害。李师兄是地阶修为,灵力醇厚,武技精湛。而芍药则是依仗《云步诀》来应对。手中千丑虽然不错,可面对那李师兄手中的绳索,却是无可奈何。

    平阳受了伤,迎战那矮胖男子,多少有些吃亏,一直处于被动躲避的状态。牧云杰的状况也不太好,那干瘦男子太过阴损,地上到处都是被他抛下的绳索。牧云杰不敢轻易在那些绳索附近落脚,所以只能小心翼翼的躲闪腾挪。

    纪水寒看了一阵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天色不早了,这么打下去,岂不是要打到天亮?

    啐了一口,纪水寒直接上前,接住了跟平阳打斗的那矮胖男子。眼看着矮胖男子一拳砸来,纪水寒直接伸出拳头,跟那矮胖男子的拳头硬生生碰在一起。

    轰的一下。

    灵力碰撞。

    真灵对于灵力的掌控,不如修真者更加细致,但论及灵力的强弱,却好像并不会逊色修真者太多。两人灵力相撞,纪水寒有些意外,后退了半步。而那矮胖男子,却直接往后退了数步。

    纪水寒没有犹豫,直接再次上前,飞身而起,一拳砸下来。

    那矮胖男子不敢硬抗,自然要躲开。纪水寒却不依不饶,金丹高手的速度,岂是那矮胖男子能比得了的。纪水寒一把抓住了那矮胖男子的头发,手刀斩下,落在那矮胖男子的脖颈上。

    矮胖男子当场毙命。

    那李师兄与芍药缠斗在一处,见那矮胖男子毙命,心下一惊,打了声呼哨,与那干瘦男子,竟然齐齐退走。

    纪水寒要去追,却被牧云杰拦住了。

    “七绝宗的七大绝技之一,就是逃命的手段。”牧云杰道,“追不上的。”说着,牧云杰弯腰捡起一块土坷垃,朝着二人逃去的方向丢去。

    土坷垃落下。

    叱叱叱——

    数道暗器,从不同的角度打出来,直接将那土坷垃打碎了。

    “七绝宗擅长利用这天地灵力来布置一些陷阱。”牧云杰道,“追杀七绝宗的人,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纪水寒道,“就这么让他们跑了,太气人。”

    “别!你可别生气。”牧云杰苦笑道,“想点儿开心的事情,千万别把我们给害死了。”

    纪水寒撇嘴,道,“那现在怎么办?七绝宗好像也很擅长追踪,被他们跑了,我们可就无法安生了。”

    牧云杰叹道,“没办法,只能小心一些了。还好我们现在在死灵的领地。真、死虽然已经和平共处,但七绝宗应该也不方便派出大量高手过来。一是担心冥后误会,二么,他们大概也不希望别人察觉到什么,来把你给抢走了。”

    纪水寒十分不满的哼了一声,又看向平阳,“我现在,连生气的自由都没了?”

    平阳苦笑,抚了一下胸口,道,“你若平安喜乐,也就天下太平了。”

    纪水寒愣了一下,上下打量着平阳,忽然贱兮兮的一笑,道,“想要我平安喜乐啊?”说着,走上前,伸手托起了平阳的下巴。

    平阳有些哭笑不得,推开纪水寒的手,认真的看着她,说道,“记住,你不能生气!若是再变回陌上行,没有人能阻止得了你!到时候,这天下,都会被你毁掉。”

    ……

    天地间的灵力,已经浓郁到了十分“喜人”的地步。据说,靠近仙界之门的地方,整日里仙气缭绕。太过浓郁的灵力,犹如一团团薄雾,沉寂在大地之上,使得那里好似仙境一般。

    每个人的修为,都在不断的迅速提高。

    不过短短的一段时间,这天下间,就冒出了许多个天阶高手。还有一些,甚至隐隐有突破天阶的迹象。唯有北境之地,一切还算安稳。

    由于灵力结界的存在,这里的灵力,比之别的地方,实在是太过稀薄。许多生活在这里的人,已经开始抱怨。

    没有人不想让自己的修为飞速提升。

    武兴天有些头痛。

    群情激昂的情况下,他有些压制不住了。

    现在,不仅仅是普通居民有怨言,许多人开始偷偷的离开北境,甚至是军伍之中,也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偷偷溜号儿了。

    找到炽皇,武兴天道,“师尊,为什么要弄个这样的结界屏障呢?我们的人,修为比之别的地方的人,落后太多了。若是再有战事,我们……”

    炽皇抬手打断了武兴天的话,看着他,微笑摇头。“有我在,没有人能危及这里。你们就安心修行,潜心悟道。我会适当的放一些灵气进来,但绝对不能太多。”

    “为什么?”

    “不用等太久,你就会明白了。”说着,炽皇看向絶岭关外。关外宽敞的道路上,一辆破旧的骡车,驮着两个人,正在缓缓行来。那两人,年岁都不小了。一个矮矮胖胖,脏兮兮的。一个面若枯树,手里拿着一根拐杖。“看吧,已经有人来我们这里避难了。要不了太久,就会有更多的高手过来了。”

    高手?

    武兴天顺着炽皇的视线,看向那骡车。

    那骡车,距离絶岭关的城门,还有段距离。

    骡车上,关七抱怨道,“为什么非要这么慢悠悠的赶路?你家的骡子,太瘦,走不动道儿了。”

    绝帝手握着拐杖,手指轻轻的打着节拍,看一眼关七,呵呵一笑,又继续哼起了自己的小调。直到一曲哼完了,才说道,“生命漫漫,急什么呢?总之,又无事可做。”

    “是啊,总也无事可做的。”炽皇沙哑的声音,慢悠悠的飘来。

    绝帝笑了笑,轻声道,“邪雨,你去找那个人了吗?”

    炽皇回道,“去哪找?”

    “哪里找来的她,自然去哪里找。”绝帝道,“她那么久远的人物,一定知道很多。或许,能帮我们渡过眼前的难关。”

    炽皇笑了,“怎么?断七情、绝六欲的绝帝,也怕死?”

    绝帝也跟着笑,“我不怕死,只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炽皇哼了一声,道,“陌哥哥没有活过来,死不死的,我是不在乎了。”

    “那你为何还要维持这灵力屏障?”

    “我……”炽皇一时无语,风吹着她凌乱的白发,抬头看天,良久,炽皇道,“唉……只是想看看,这天地,到底要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