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93 被困

作品:《变身灵戒

    五灵之修,虽然各有不同,但修行之道,万变不离其宗。越是强大的高手,能操纵的灵力也就越多。修行,就是一个积攒灵力的过程。

    然而,许多年来,无数修行者,都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

    他们只是无休止的汲取灵力,无休止的让自己能掌控的灵力更多,却从来没有想过:灵力,并非越多就越强!

    能够精准的控制灵力,才能将灵力的作用发挥到极致!

    “用最小的灵力,来掌控千丑!”纪水寒一句话,犹如惊醒了梦中人。

    灵力越小,自然也就越容易控制。

    这修真法宝千丑,就好比一个口子很小的瓶子。处在瓢泼大雨中,未必能灌满了水,但若是细水长流的对准了瓶口,不消多时,就能灌满了。

    所以,修真者比之五灵的强大之处,就在于修真者可以精妙、细致的掌控更为强大的灵力。

    芍药握着千丑,小心翼翼的一点点的灌入灵力。

    片刻之后,千丑忽然发出微弱的亮光。

    芍药心中一喜,灵力灌输的快了一点儿,那微光,复又熄灭。

    连续一整晚,芍药反复尝试。

    她发现,纪水寒的办法是对的,这样确实可以让自己更好的使用千丑。但是——灌入的灵力太弱,却不知是否能够激发千丑的最大威力。

    第二天一大早,看到顶着鸡窝头爬起来,站在屋门口一边打哈欠,一边扣着眼屎的纪水寒,芍药又是一愣,只有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

    自己好像太把千丑当回事儿了。

    这千丑虽然是修真者法宝,但毕竟只是纪水寒用最简单的材料炼制的第一件法宝,在修真法宝中,可能连个品阶都排不上。这样的低级法宝,又能需要多少灵力来使用呢?

    所以,自己用最弱的灵力,也足够驾驭千丑了。

    呆了呆,芍药又是一怔。

    如果自己同样用最微弱的灵力,来使用《云步诀》呢?

    ……

    凤凰山上,凤凰台前。

    一代宗师镜花仙子,对着一个老者伏地拜倒。“宗主,死灵已经占领京畿,必然会挥军北上,凤凰山距离京畿太近,咱们还是走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坐在凤凰台上的老者,须发洁白,随风摆动。他看着镜花仙子,笑着摇摇头,道,“冥后最大的目标,是天德皇帝,在灭掉天德之前,她是无暇北顾的。”

    镜花仙子道,“即便如此,这凤凰山,怕也是待不长了,还是早做打算吧。”

    老者微微笑着,不为所动,道,“老夫自有计较,徒儿不必担心。让众弟子都安心在山上待着,若有逃难至此的可怜人,也好生安顿。下去吧。”

    镜花仙子无奈,只得告退。

    一直回到自己居住的山头,在厅中落座,想起师尊波澜不惊的神情,镜花仙子不由叹气。

    师尊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多少年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从来都无法让他老人家慌乱。这般定力,十分可怕。更可怕的,是给予这份定力的能力。

    能者无所不能,自然稳如泰山。

    正思量间,镜花仙子忽然抬头,看向门口处。

    片刻,一人闪身出现在门口。

    看到来人,镜花仙子道,“水寒,回来了。”

    纪水寒上前行礼,“弟子见过师尊。”

    “北境如何了?”

    “那武兴天的师尊,以絶岭关为起点,向东方、北方延伸,搞了个类似阵法的东西。具体是什么,弟子不清楚。”纪水寒道。

    镜花仙子沉默片刻,道,“不知是什么人物。啧……想来以武兴天的能力,也不可能驾驭得了天巫厄运。他的这个师尊……”顿了顿,镜花仙子又道,“对了,你师兄回来了,你……要不要去见一见?”

    纪水寒略一迟疑,道,“算了吧,我……”

    “傻孩子。”镜花仙子道,“长空对你一往情深,你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修行之道,缥缈无常。何必为了一个虚无之境,舍弃了七情六欲?”

    “弟子……”纪水寒犹豫良久,才道,“有些事情……弟子不好跟师尊言。”

    镜花仙子怔了怔,盯着纪水寒,片刻,道,“跟宗主有关?”

    纪水寒沉默不语,算是默认了。

    镜花仙子叹气,“你不说,我也知道。很多年前,宗主跟我谈过,我没有答应。断七情,绝六欲……生有何意?”

    ……

    凤凰台上。

    凤凰山宗主,抬头看天,良久,深吸一口气,双手掐动灵诀,打在凤凰台上。

    倏地一下,陡然消失。

    再出现时,老者已经站在了絶岭关之上。

    炽皇头也不回的微微一笑,沙哑着嗓子,说道,“小子,来这里做什么?”

    老者道,“来招人厌了。”

    “知道招人厌,就滚!”

    “呵呵,炽皇……”老者道,“为了天下苍生,请不要那么做。”

    “天下苍生?”炽皇哈哈一笑,“苍生与我何干?我费尽心血,为的就是这一天!你算什么东西!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杀了你?”

    老者脸色微变,犹豫了一下,还是鼓起了勇气,道,“是啊,在三皇面前,老夫确实算不得什么。人微言轻,说了大概也没用。但是……炽皇赎罪,老夫还是要说一句:地狱之门,不可轻启!唤灵之术,并不稳妥。我不认为您能复生他老人家。”

    “哈哈哈!”炽皇忽然转身,眼神凌厉的看向老者。

    强者的威压,迫使的老者不自觉的往后连退了三步。

    炽皇微笑道,“地狱之中,没有比他更强的亡灵了!不会出差错的。”

    老者却是摇头。“在您那一代,确实没有什么更强的人了。可是……修真历史上,多少枭雄……”

    “你闭嘴!”炽皇怒道,“既然到了这一步,不论结果如何,我都要试一试!现在!你!给我滚!”声音沙哑,却铿锵有力。声音落下,一股强大的灵力,朝着老者呼啸而来。

    老者大惊,倏然离开。

    炽皇哼了一声,一个瞬移,离开絶岭关的城楼,来到了城内一处住所前。

    迈步进去,看着老迈不堪的厄运,炽皇道,“准备的怎么样了?”

    厄运道,“唤灵乃最强禁术,我可能没有那个能力……”

    “有我在。”炽皇道,“你只需按照步骤来就是了。”

    厄运沉默片刻,又道,“唤灵之术,有诸多禁忌……”

    “巫灵乃我所创,唤灵禁忌,无需你多言。”炽皇道,“我去寻找合适的身体,三日之后,我便回来。”

    ……

    凤凰台。

    老者再一次出现,苍白的脸色,过了好久才渐渐恢复。

    不得不承认,纵然过去了这么多年,自己依然不可能跟三皇平起平坐。在他们面前,自己永远只是个小喽啰啊。

    老者叹气。

    转身离开凤凰台,朝着凤凰山顶而去。

    凤凰山顶,是禁忌之地。非宗主许可,任何人都进不来。

    纪水寒已经在那里等他了。

    “祖师在上,弟子有礼。”

    老者看着纪水寒,道,“孩子,你资质不俗,又意志坚定,当可受我传承。老夫无能,这么多年了,亦没有练成,希望你可以借助这亘古未有之天时,得成大道……”

    ……

    南逃的路上。

    另一个——冒牌的纪水寒,正在系着脑袋上的“安全帽”。

    面前,是一个明显被遗弃了很久的煤矿。

    牧云杰看一眼看黑洞洞的煤矿,道,“看起来并不是很安全。”

    “不怕,我已经凝脉,修为高强,所谓艺高人胆大。”纪水寒道,“炼制储物戒指,就差一个金乡汁了,怎么也要找到。你们俩不用跟着我,万一出事儿了,死我一个就行了,你们不必要做无畏的牺牲。”

    牧云杰苦笑,“得,别说这种话了,我跟你进去就是了。”

    “哎,我可没这个意思。”纪水寒笑着,又看向芍药。

    芍药耷拉着眼皮,道,“有道理,我就不进去冒险了。”

    纪水寒干笑一声,道,“嗯嗯,你在外面等着吧!”说罢,有些赌气似的,转身朝着矿洞里走去。

    牧云杰苦笑摇头,跟了上去。

    等到两人都进去了,芍药看了一眼矿洞,飞身站在矿洞口的上方,盘腿坐下。想到纪水寒气鼓鼓的模样,芍药就不禁嫌弃起来。

    真是个蠢货。

    都进去了,万一真的塌方了,都埋在下面吗?

    总要有个人在外面,一旦出了事情,也好把埋在下面的人挖出来才好。

    矿洞之上,就是一座山,山虽不大,但一旦塌方落陷,大概没有天、地阶的修为,都不可能从下面硬生生出来。

    闲着也是闲着,芍药又开始琢磨起《云步诀》来。

    一直过了一个多时辰,纪水寒和牧云杰还是没有出来。

    芍药不免有些担心,也无心再研究《云步诀》,正打算冲着洞口喊一嗓子,看看他们能不能听到,却忽然间感觉脚下猛地颤了一下。

    不好!

    芍药大吃一惊。

    矿洞口,几块石头,哗啦啦的落下来。

    轰然一声——

    山峰忽然就矮了一截。

    ……

    牧云杰紧咬着牙关,试图用手中的刀来撑住身子。没成想背后的石块太重,刀咔吧一下,竟然断了。好在他反应还算快,双臂及时撑住。

    “妈……妈……妈蛋!不是吧?”纪水寒吓得冷汗直下,紧贴着矿洞的一侧,转身想跑。

    “别乱动!”牧云杰闷声道。

    纪水寒碰到了牧云杰的胳膊,注意到牧云杰背后的山石,赶紧帮忙去推。

    奈何上面是一座山,山落下来,挤压着石块,牧云杰和纪水寒纵然是高手,却也无法推山倒海。

    牧云杰撑不住了,胳膊弯起来,整个人都朝着纪水寒贴了上来。

    纪水寒吓得脸都白了。

    她可不像被挤成肉饼。

    好在那石块只是动了一点,之后便被顶上的山石压住,没有继续挤压过来。

    牧云杰呼呼的喘着粗气,气道,“跟你说了,那根柱子不能动。”

    “不会啊,柱子动了之后不也没怎么样?主要是你说话的时候声音太大,把洞震塌了。”

    “行行行,不管怨谁吧,咱们可能要死在这里了。”牧云杰贴在纪水寒身上,说话的时候,甚至能嗅到纪水寒的发香。谈及死亡,他竟也不是特别恐惧。相对于死亡的临近,他更在意的,似乎只是怀里这个柔软的身子。

    “想死哪有那么容易。”纪水寒有些不自在,想要挪动一下身子,不想跟牧云杰贴的太近。可是这里空间实在是太过狭小,想要转身,都十分费劲。而且,纪水寒猛然间意识到,如果自己背对着牧云杰,好像更是有些暧昧……

    小心的活动了一下胳膊,纪水寒又道,“我来试着打出灵诀,直接把上面的山给轰成渣。”

    牧云杰闻言,脸色变了变,道,“你确定那样的话,我们不会被散碎的山石尘土直接活埋?”

    “呃……”

    应该不会吧?

    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嘛。

    好比在地下埋上炸药,爆炸的时候,尘土肯定会往外四散——唔,如果上面没有一座大山的话,那肯定是行得通的。

    纪水寒不觉得自己现在的修为打出的灵诀,能直接把一座山给轰成渣。

    “总不能就这么等死吧?”纪水寒苦着脸道。

    牧云杰微微一笑,道,“你是器灵,又不会饿死。被压五百年,也死不了的。”

    “我又不是猴子。还五百年……”

    牧云杰当然不懂纪水寒的梗儿,“什么猴子?”

    “这个说来话长了。说起猴子,就要从女娲补天……咳,说这个干什么!快想办法啊!”

    “没办法。”牧云杰道,“只希望芍药能帮上忙了。如果……如果芍药也帮不上忙……嗯,我死之后,尸体可能会腐烂,会很臭。你忍着点儿,要不了太久,我就会变成一堆白骨,到时候就不臭了。哦,对了,你是器灵,可能即便是不呼吸,也不会死。所以……”

    “别扯淡了。”纪水寒道,“也不用这么悲观!芍药一定会来救我们的。而且,你长得这么帅,掉下山涧都没死,明显不是短命相。”

    话虽这么说,纪水寒却一点儿也乐观不起来。

    芍药能有多大本事,还能推开一座山不成?愚公移山?纪水寒没什么信心。想想芍药平时对自己冷冰冰的一脸嫌弃的模样……

    纪水寒更加不抱什么希望了。

    这下好了,芍药应该可以去找她真正的小姐了。

    难道本小姐真的要被压上个几百年不成?

    想想就头皮发麻。

    眉头微微一簇,纪水寒嗅了嗅鼻子,道,“大哥,你几天没洗澡了?”

    牧云杰顿时尴尬不已。

    这逃亡路上,哪来那么多讲究。又赶了半天的路,在这矿洞里还摸索了一个多时辰,身上自然不会有什么好味道。

    一刻钟后,纪水寒还是扭动身子。

    牧云杰呆了呆,脸色一红,道,“你别乱动啊。”

    “不行,脚麻了。得活动一下。”

    牧云杰闭上眼,心中默默念起了自己修炼的心法口诀,以免自己的身体更加“不安分”。这种狭隘的空间里,这种面对死亡的特殊状况下,最容易热血上头!

    千万要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