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83 真相

作品:《变身灵戒

    每日里打打牌,偶尔去修炼一下,领着观天阁微博的俸禄,纪水寒的小日子,虽然过得不算太过潇洒,但也无忧无虑。

    这个胸无大志的家伙,最大的愿望,就是小日子能这么简简单单的过下去就行了。

    唯一让她心有不安的,就是北境。担心父母的安危,也担心边墙的安全。一旦絶岭关被攻破,这天下,必然会陷入一片战乱。如今这般的小日子,肯定是过不成了。

    北境那边的军事消息,纪水寒是拿不到的。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北境到底如何了,纪水寒不清楚。只是跟李氏、贾氏她们打牌的时候,听贾氏说过一些传言。

    前些时候,北境的某个夜晚,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而且隐隐有灵力波动。有人猜测,这极有可能是有强大的巫灵在使用“遮天”禁术,以窥伺天机。

    遮天乃是三大禁术之首,非天阶巫灵而无法使用。不久之前,天巫就使用过一次。至于天巫到底看到了什么,没有人知道。相传当朝天子询问天巫,天巫也是以“天机不可泄露”而拒绝回答。这一次,在北境那个不知名的天阶巫灵,又看到了什么?

    天下间,人心惶惶。

    要知道,天阶巫灵,有着极为强大的精神感知。只有他们在察觉到极大的危险,并且没有别的办法的时候,才会使用“遮天”。使用“遮天”,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据说,已故天巫,在他一生漫长的岁月里,也仅仅使用了两次“遮天”。第一次,是当年巫灵即将灭绝之际。

    纪水寒十分担心,担心江绣和杨箕。如果那能够使用“遮天”禁术的巫灵,是武兴天那边的人,那江绣和杨箕就危险了,絶岭关自然也是岌岌可危。

    大概是因为这份担忧,纪水寒又勤快起来——即便天气渐渐转凉,忠民河里的水也凉了,她依然坚持着每日修炼。每日里,她修炼的时候,芍药也会坐在岸边修炼。白啸天则只是望着天空怔怔出神。每当这个时候,一向笑容满面的白啸天,总会变得极为凝重。偶尔的时候,白啸天还会看一眼专心修炼的纪水寒,看着她继续出神。

    皇宫大内。

    天德皇帝拿着一份闻风使收集的传闻奏折,默默的看着。苍老的容颜上,尽是忧色。无力的放下奏折,天德皇帝看向大学时林国栋。“林爱卿,你相信天意吗?”

    林国栋笑着摇头,“不信。倒不是臣小觑巫灵本事,只是……事在人为,天意又能左右多少?这天下万事,天意左其一,人意右其九。从古至今,尽皆如此。臣虽非巫灵,但自问非浅陋之辈。臣知所谓‘遮天’,不过算术之道,唯有或可为之,绝无必然为之。”

    “爱卿之言,深得朕心。不过……”天德皇帝看向殿外,“巫灵未必能断定人知事,但当可断定天之事。武兴天早晚未动,近日起兵,必有所持。而那神秘巫灵,适合身份?天下间巫灵尽在我掌握之中,缘何从不知其人?况纵然窥伺不到天机,但此时此刻,一个‘遮天’,当乱我民心。”

    林国栋一手捻着袖口,沉吟着缓缓说道,“臣最担心的……那武兴天纠结魔族,实力非同小可。缘何兵临絶岭关,却再不进一步?甚至都没有尝试一下?他们……是在等什么?”

    等什么?

    天德皇帝闻言,深吸一口气,道,“或许是在等朕归天。”

    林国栋一时有些不知所措,看一眼最近脸色一直不太好看的天德皇帝,林国栋躬身,沉默不语。

    “武兴天、冥后……还有个冥王。”天德皇帝道,“冥王隐匿在京畿之地,又在等什么呢?冥后兵临亡者之墙,却不再前进一步,又在等什么?”

    ……

    忠民河畔。

    纪水寒从水中出来,接过芍药递来的毛巾,一边擦拭着身上的水,一边歪着头看着白啸天,“天天。”

    “嗯。”

    “你在等什么?”

    “等什么?”白啸天有些意外,看向纪水寒,笑问,“何出此言?”

    “感觉。”纪水寒道,“感觉你好像在等什么。”

    白啸天沉吟片刻,道,“等什么……如果非要说在等什么,那自然是等你修为高了,然后去仙界之门,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啊。”

    纪水寒摇头,“不对。如果真的是这样,你就会用各种办法逼我修炼了。”

    白啸天笑了笑,看着纪水寒,上下打量着,道,“身材不错啊。”

    “嘁,顾左右而言他。”纪水寒道,“明显心中有鬼。”

    白啸天呼出一口气,站起身来,看看天,道,“快了吧。只是,不知是福是祸。所以,你要尽快修炼。不然……希望我猜错了吧。”

    “神秘兮兮的。”纪水寒特别反感这种卖关子的劲头儿。“有什么就说好了,遮遮掩掩的干什么?吊胃口有意思吗?”

    “没意思。”白啸天苦笑一声,道,“我只是还不能确定,所以……怕万一说错了,会丢人现眼。”注意到纪水寒的白眼,白啸天讪讪,道,“好吧,你最近在修炼的时候,有没有发现,自己修炼的速度,快了许多?”

    “不是因为在水中修炼的奇效吗?”纪水寒问。

    白啸天摇头,“水中修炼固然会让你修炼进境变快,但绝对不至于如现在这般。如果我没看错,你快要突破到炼气三层了吧?如果我没有计算错误,你继续这样修炼,后天,能达到炼气三层。五天之后,能达到炼气四层……想要筑基,也不过月余时间就够了。”

    纪水寒嘴角一抽,道,“修炼速度这么快,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喜悦,反而有些担心呢?”

    白啸天点头。

    芍药道,“周围的灵力,不知不觉间,浓郁了一些。”

    白啸天看向芍药,微微笑道,“还是你心细,不像你家主子这么反应迟钝。”

    “嘿!”纪水寒撇嘴,“到底想说什么,直说好不好?”

    “灵力,如果会持续更加浓郁,那就证明我没有猜错。”白啸天道,“之前我跟你说过,当年修真者销声匿迹,是因为天劫。为什么会有天劫?古往今来,许多人都在探索,但总也没有答案。诸多看法,不一而足。直到修真时代后期,修真高手们,基本上认同了同一种说法:天劫,乃天之禁忌。上天不允许修真者的存在!故而生天劫!修真者太多了,使得这天地不堪重负。于是,浩劫来了,修真者被上天终结。”

    顿了顿,白啸天又道,“天劫肆虐,灵力肆虐,天地处于自毁状态。所以,在我自我封印之前,我断定,仙界若不想修真界毁掉,自然会出手。而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将修真界内肆虐的灵力,全部带走。要这么做,就需要打开仙界之门,来汲取修真界的灵力。”

    “灵力多了,也不是好事儿啊!”纪水寒道。

    白啸天点头,“食物是好东西,不吃会饿死。但吃得太多,也会撑死。道理上而言,如果仙界没有出什么乱子,那么,在仙界之门汲取了足够的灵力之后,就会关闭。等上无数岁月,再开启,然后将灵力缓缓释放回来。但是……很明显,仙界之门释放灵力的速度,太快,快的不正常!”

    ……

    亡者之墙。

    距离仙界之门有些距离的一座宫殿中。

    冥后看着面前最忠心耿耿的将军,微笑道,“恭喜叶将军,修为又更进了一步。”

    叶将军脸色红晕,也多少有些兴奋。这么多年来,修为终于更进一步,她自然很开心。不过,开心之余,也有些忧虑。“这旋涡,就是一处福地。我们所有人,都因为旋涡散出来的充沛灵力而提高了修为。但是,我们发现了它的妙处,真武那边自然也发现了。我观真武那边似乎在偷偷的增兵,似乎有意开战!想来若非絶岭关那边,武兴天给了他们一些压力,这边早就打起来了吧。”

    冥后笑了笑,道,“既如此,倒不如先下手为强了。”

    叶将军躬身道,“臣愿为冥后效死!”

    ……

    北境,絶岭关外。

    真魔叛军,驻扎在此。

    中央一处大帐之内,年轻有为的武兴天,正在认真的查看着密探从西疆之地送来的情报。认真看完了,武兴天抬头看向一旁坐着的一个干瘦老者。老者须发皆白,浑身干巴巴的,双目浑浊,有进气没出气的,看起来似乎随时都可能死掉。

    接过那情报,老者看了一眼,发出一声怪异的笑声。

    武兴天微微蹙眉,道,“厄运先生,你笑什么?”

    厄运,这个名字,太过古老。

    整理了一下衣服,厄运晃悠悠的起身,道,“既然那边灵力已经充沛至此,想来,真、死开战,在所难免了。我们大概也要准备一下,拿下絶岭关了。”

    武兴天看着厄运的背影,拧眉道,“应该向我师尊请示一下再做决定吧。”

    “不用了,前辈已经说了,一旦西疆开战,我们就拿下絶岭关。”厄运头也不回的继续慢悠悠的朝着帐外走去,“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不要去打扰前辈。”

    直到厄运走远,武兴天讪讪一笑,看向一旁自己最信任的长者,“提督大人以为如何?”

    “备战吧。”九门提督回了一句。

    武兴天点头,沉默片刻,又道,“自从天巫亡故,厄运更像个死人了。不能手刃自己最恨的人,一定很压抑吧。”说到此,武兴天又一脸狐疑,“真想不明白,我师尊为何要救下厄运呢?这老头子……阴阳怪气的,给人的感觉很不好。”

    九门提督道,“前辈乃上古强者,这么做,自有她的道理吧。”

    武兴天看了看帐门口,压低了声音,道,“我觉得……师尊最感兴趣的,应该是巫灵的禁术之一——唤灵!”

    唤灵,乃巫灵三大禁术之一。所谓唤灵,即把死去的灵魂,从地狱里唤回来,再借尸还魂。

    武兴天想了想,又道,“师尊是个性情中人,费尽心机要复生之人……可能是她的心爱之人。”说到此,武兴天忍不住一乐。“能让上古三皇之一的‘炽皇’动心至此的人,该是怎么样的人呢?”胡思乱想了一通,武兴天又不禁叹气,道,“谁能想到,修行者最渴望,最不可能嫌多的灵力,最终却有可能毁掉这个世界!”

    ……

    数日后。

    京畿。

    纪水寒一手捏着下巴,满脸愁容。

    真的被白啸天说中了,自己很快就到了炼气第四层。甚至,比之白啸天预算的时间还要短了一些。看一眼在院落中不断的修炼《云诀歩》的芍药,纪水寒无力的叹气。

    芍药的修为也有了进展,《云诀歩》的速度很快,快到几乎看不清芍药的身影了。

    “行啦行啦,歇一会儿吧,晃得我眼晕。”纪水寒抱怨了一句。

    芍药也确实有些累了,收了剑,在一旁休息。

    白啸天笑了一声,却看向闲人居的门口。

    纪水寒顺着白啸天的视线看过去,片刻,一个身影出现。

    许久不见的牧风歌,摇晃着手里的折扇,笑容满面的出现了。看到纪水寒,牧风歌露出一抹很漂亮的笑容。“二嫂,许久不见,想我了吗?”

    纪水寒挑了一下眉头,想起上次牧风歌要对自己行不轨之事的恶行,怒道,“你是来送死的吗?”

    “送死?哈哈哈!”牧风歌哈哈大笑,“为了你,我最近可是十分辛苦的在闭关修炼,现在修为更进一步。今日我大哥刚好有事外出,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了,我看这次谁还能来救你!”

    纪水寒愣了一下,问牧风歌,“你辛苦修炼,就是为了占我便宜?”想想自己勤快修炼,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狠狠的“收拾”一下杜氏,纪水寒竟然生出一股惺惺相惜之感。

    牧风歌笑了笑,看看白啸天,看看芍药,道,“你大概想不到,我现在可是玄阶后期的修为,近乎地阶。你这两个丫鬟,是保不住你的。我劝你还是乖乖就范,免得见血。放心,我会很温柔的。”

    纪水寒耷拉着眼皮,看着牧风歌,忽然觉得很好笑。“近乎地阶?就算你是地阶又如何?趁着我心情不算太坏,赶紧滚蛋!”话说的硬气,纪水寒却往后退了两步,让芍药和白啸天挡在自己面前,狐假虎威的架势十分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