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73 试探

作品:《变身灵戒

    白啸天看起来并不像是个坏人。

    虽然她杀了牡丹。

    “不得已而为之。我本体已经油尽灯枯,只能出此下策。若非如此,我也不会撤掉回音阵的靡靡之音,放你们进来。”

    白啸天告诉纪水寒,这迷宫一般的阵法,名曰:回音阵。

    回音阵最厉害的,并非刀光剑影阵,而是“靡靡之音”。更因为时间过去了太久,支撑回音阵的白啸天本体,也已经撑不住了,故而回音阵弱了许多。

    “刀光剑影……是你独有的本事吗?”纪水寒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白啸天摇头,“刀光剑影诀,是玄道宗的功法。但凡玄道宗的传人,只要修为到了一定的境界,都可以学习刀光剑影。怎么?你以前见过刀光剑影?”

    “没见过。”纪水寒上下打量着白啸天,想到这白啸天本是一名男子,忽然就生出一股子亲近之感,好似“同病相怜”。“以后,你就要以女子之身活着了吗?”

    “是啊。”白啸天道,“每一次元神挪移,都会付出极大的代价。若非逼不得已,没有人会愿意侵占别人的身体。我不知此人与你是什么关系,害了她的性命,实在抱歉。”

    纪水寒嘴角抽了一下。

    想想当初跟牡丹一起缠绵悱恻的日子,心中自是不好受。不过,很奇怪,牡丹以另一种方式“存在”着,竟是百感交集,哀伤之意,并不强烈。

    “唉,只是我一个苦命的丫鬟。”纪水寒可不想让白啸天把自己给杀了好“永绝后患”,便道,“死了,也未必是坏事。至少,不必在这尘世间再受苦了。”又叹一口气,纪水寒道,“在这里也待了许多天,我们也该走了。白宗主,要不要跟我们一起离开?”

    白啸天摇头,“不了,我送你们离开吧。”

    ……

    兰亭苑,闲人居。

    芍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晌午。

    睁着眼睛,呆了一阵,芍药霍然起身。看看周围,芍药眉头紧蹙。

    自己竟然躺在闲人居的小床上。

    再低头看看,芍药的脸色变了变。一把抓起被单,遮住身子。

    “呦,醒了啊。”纪水寒笑嘻嘻的走进来,手里端着一杯茶,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来,道,“放心,我只是帮你把脏衣服脱了,没干别的。”

    芍药闷哼一声,涨红了脸,又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再看纪水寒,“你救了我?”

    纪水寒道,“不然呢?”

    “牡丹呢?”

    “死了。”纪水寒说罢,叹气,道,“你穿衣服吧。”说着,起身走出房间。

    在厅中坐下,喝一口茶,纪水寒又想起了那白啸天。

    真是奇怪。

    白啸天竟然就这么让自己和芍药离开了?

    三皇五帝之一,东海帝君……

    纪水寒一大早就跑出去,在书店里查看了不少史料,也没有找到关于“三皇五帝”的历史资料。至于玄道宗,也是没有只言片语。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应该是个历史上很牛叉的家伙,实力大概也是深不可测。可看起来,她好像并不能离开那回音阵……

    芍药很快穿好了衣服,走出来,站在纪水寒面前,看着她,一言不发。

    纪水寒抬眼看看芍药,道,“咋了?”

    芍药张了张嘴,迟疑了好大一会儿,才说道,“没什么。我就是好奇,我身上那么多伤口,为何这么快就痊愈了?而且还没有留下任何伤疤。”

    纪水寒心下感叹着白啸天的能耐,口中却道,“小手段罢了,将来有机会的话,我会教你的。”

    芍药应了一声,又问道,“那阵法之中,可发现了什么?”

    “也没什么。”纪水寒回道。

    芍药不信,但也不再追问。

    “啧啧,你看,我又一次救了你。”纪水寒道,“你是不是该考虑一下以身相许什么的?”

    芍药却直接无视了纪水寒的话,说道,“我要回一趟将军府,跟将军汇报一下牡丹的事情。”

    “别犯傻了。”纪水寒道,“我不觉得你把真相告诉老纪是什么好事儿。很多时候,装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反而是自保之道。”

    芍药愣了愣,又迟疑片刻,点头,不语。

    纪水寒起身,伸了个懒腰。“无聊,我出去溜达溜达。”

    芍药没有吱声,待纪水寒离开,芍药便进了牡丹的房间。看着房间里简单的陈设,芍药心中悲切,鼻子一酸,眼睛湿了。

    跟牡丹,说不上情同姐妹,甚至很多时候,还有些针锋相对。可到底是一起长大,一起修炼。如今斯人已逝,心中自是难过。

    哀叹片刻,芍药在床上盘腿坐下,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真是神奇。

    不仅那么多伤口不见了,就是之前断掉的双臂,也已经彻底恢复了。

    这个纪水寒……

    好厉害啊。

    看起来蠢呼呼的,应该就是大智若愚吧。

    她一定在那阵法之中发现了什么,只是不想跟自己说而已。

    不过也无所谓了,不管她发现了什么,又或者得到了什么,都跟自己无关。

    又想起那阵法中的刀光剑影,芍药心念一动,下了床,拿了剑,开始在院子里练剑。

    刀剑无眼,苍天有眼。

    芍药不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她却发现了那剑阵中的秘密。

    地上磨出来的坑,应该是有人常年在那里对付剑阵所致。

    而剑阵和刀阵,看似凶险,可却又好像并非杀阵!

    “应该是一种修炼方式……”芍药按照记忆中那些坑的位置,开始左右移动。起初动作很慢,渐渐的速度越来越快……而她手中的剑,来去方向,更是与那剑阵中的剑影一般无二。

    ……

    纪水寒其实也没什么地方想去,只是想着关于白啸天的事情,漫无目的的在花园里乱逛。白啸天是个很奇怪的人。她是个高手,明显没必要跟自己这么一个炼气一层的菜鸟客气,但她却一直都还算客气,甚至也不担心自己会因为牡丹被她“杀”了而报复她……

    除了这些,纪水寒对自己目前的身体状况也很好奇。

    天巫虽然跟自己说了很多,但天巫毕竟对器灵了解有限。许多东西,也都是他自己的推测,做不得准。就好比器灵并不需要进食的事情,天巫就不知道。

    而且,纪水寒觉得,或许自己不仅不需要吃东西,甚至连呼吸都不需要。

    试着捂着鼻子和嘴巴,憋了半天,终于放开了手。

    差点儿把自己给憋死!

    纪水寒呼呼的喘气,走得累了,随便在一旁走廊的栏杆上坐下来,靠着走廊立柱,看着花园里的花花草草和来来回回巡逻的红营士卒,纪水寒又想起了白啸天的话。

    仙界之门开启了吗?

    白啸天的话,很可能说明了那灵力漩涡,就是仙界之门。

    仙界啊,将来自己是不是也能去仙界见识一番?

    仙界——

    那该是个什么样子的地方呢?

    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感受下仙女的特别之处……

    正在胡思乱想的纪水寒,并没有注意到牧风歌。

    牧风歌远远的看着纪水寒,看着她一脸痴呆的模样,不禁轻声一笑,之后啪的一声打开折扇,慢悠悠的走了过去。

    牧风歌的身子,遮挡了光线。

    纪水寒回过神,抬着眼皮看向牧风歌。

    “二嫂。”

    “嘁,有事儿?”

    “嘿嘿……”牧风歌道,“真的有事儿。”

    纪水寒对于突然冒出来的打扰了自己美好臆想的牧风歌,十分反感,哼了一声,道,“有话说,有屁放。”

    牧风歌脸上依旧笑容不减,“二嫂,你的事情,我知道了。”

    纪水寒心里咯噔了一下,瞳孔不自觉的收缩了一下。原本厌烦的表情,也下意识的收敛了一下。哼一声,道,“我能有什么事情?”

    “呵呵……”牧风歌不答。

    纪水寒盯着牧风歌的眼睛,认真看着,片刻,怒道,“笑个屁!滚!”

    牧风歌大笑一声,在一旁坐下,几乎紧挨着纪水寒。“二嫂,你放心,我不会对别人说的。”

    纪水寒没有吱声,也没有继续盯着牧风歌的眼睛看。

    她心里发慌。

    这混蛋到底是知道了什么?

    是自己不是纪水寒的事情?还是自己是器灵的事情?亦或是自己去枯井遇到了白啸天的事情?还是自己会修真的事情?自己被死灵误会是冥王的事情?

    又或者,是自己身上有血藤的事情?

    ——这件事,还是天巫告诉她的,原本她自己都不知道。而且,到现在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得到的血藤。

    这么一想,纪水寒惊讶的发现,自己好像有很多事情见不得人啊!

    又或者——

    牧风歌这混蛋只是察觉到了一些什么,但又不能肯定,所以故意拿话套路自己?如果自己是个天真的蠢货,那就会哀求他不要乱说,然后再答应他各种无礼的无耻的各种要求……

    好弱智的剧情啊。

    纪水寒哼声一笑,乜了牧风歌一眼,抬手指着前面,“你看那边。”

    牧风歌一愣,顺着纪水寒的手指看去,“什么?”

    “那边宽敞,很适合滚蛋!”

    牧风歌失声而笑,然后又觉得自己好像有些犯贱。被人骂了,竟然觉得好玩。自己大概是疯了。看纪水寒神色不善,牧风歌犹豫了一下,还是起身,“正好有事,且不与你说。”

    走出好远,牧风歌忽然回头。

    正盯着他的背影的纪水寒,下意识的把视线转向一旁。

    牧风歌微微一笑,咬着折扇,迈着欢快的步子走了。

    他的心情好极了,甚至恨不得像个孩子似的手舞足蹈。

    纪水寒没有承认,但蛛丝马迹的神情,依然说明了她确实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固然她不算傻,极力掩饰,可这般掩饰的功夫,比之纪效忠那老狐狸,还是差得远啊。

    牧风歌忽然感觉胸腔里莫名的有一股斗志在澎湃着。仿佛多少年来,终于找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一直走到牧家门口,牧风歌站在门槛上呆了呆,之后快步朝着平南将军府的方向走去。

    ……

    牧风歌是在诈自己?还是真的知道了什么?他又能知道了什么呢?

    纪水寒越想越是不放心,思来想去,干脆离开牧家,去找江绣。

    这个世界上,纪水寒唯一信任的人,只有江绣了。

    可惜,江绣不在家。

    又跑一趟观天阁,纪水寒才知道,早在前两日,江绣和杨箕,就被新任国师年不平,派去了山阳郡公干。

    秦刚的神色充斥着不满。“我师尊,这是要把我架空。观天阁内支持我的人,大多都已经被外派了。”

    纪水寒看着秦刚,道,“你就这么……这么任人宰割?”

    秦刚闷声不吭,良久,道,“你找江绣和杨箕,可是有事?”

    “也没什么事情,就是好久不见,来看看。”

    秦刚应一声,叹道,“别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好好修炼,保护好自己。有什么难处,跟我说。”

    “嗯嗯。”纪水寒答应了一声,也不再跟秦刚废话,直接离开观天阁。

    无功而返,纪水寒回到牧家,心里乱糟糟的。

    思来想去,又避开巡逻的红营士卒,来到了银尚苑。趁着没人,直接从枯井中越下。

    这一次,纪水寒没有像上次一样摸索着前行。她直接开口说话,“白宗主?”

    话音刚落,纪水寒发现,自己的周围,忽然发生了变化。

    只是一个眨眼,自己就站在了回音阵的中心地带。

    “啧啧,厉害。”纪水寒赞道。

    盘腿坐在地上的白啸天抱着胳膊,笑着看着纪水寒,“怎么又回来了?”

    “没事儿,来看看你。”

    白啸天大笑,“好啊,正好我也无聊,陪我聊聊天吧。”

    纪水寒走过来,在白啸天面前坐下,上下打量着她,注意到她的领口有些乱,嘴角一抽,道,“白宗主,你是不是干了什么不太好的事情?”

    白啸天注意到纪水寒的眼神,低头看看自己领口,失声笑道,“误会,我只是检查一下现在的修行者的状况而已。”

    “哦?有什么发现?”

    “以灵养脉,仅此而已。”

    “你说的是真灵,现如今的世界上,一共有真、巫、魔、血、死,五灵。称为五灵时代。”

    “何为巫灵?”

    “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白啸天笑着,示意纪水寒问。

    纪水寒道,“你认识新意侯吗?”见白啸天摇头,又道,“这些年来,没有人来过这里吗?”

    “早些年,有人试图进来,不过那个时候,我的状况处于一个不太好的状态,回音阵阻挡了那些人。”白啸天道,“说起来,倒是让我想起,当初试图破阵的那些人,与……”她指了指自己,却说,“与她的状况,有些不同。”

    纪水寒一手托腮,想了想,道,“唔……这么说来,当初新意侯建府,招揽了几个巫灵高手,不是为了布阵,而是为了破阵啊。”

    “那些人,就是巫灵?”

    纪水寒点头,又问道,“你不能出去吗?”

    “暂时不可以,不过也快了。”白啸天道,“我需要适应一下现在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