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57 主仆

作品:《变身灵戒

    很多时候,你的谦和忍让,往往只会让人觉得你好欺负。

    纪水寒不知道自己的这种认知和态度是不是如江绣和杨箕分析的那样,源自于冥王的记忆,但她很认同。

    所以,纪水寒还是决定必须要要报复一下大嫂那个“贱妇”。如今牧家的大公子牧英檀,就成了纪水寒的目标。

    “你这几天的任务,你就是好好的给我查一下那熊孩子,我需要在他上学堂或者回家的路上埋伏他。”纪水寒开始给芍药分配任务。“你先不要急着动手,我亲自来。”

    芍药看着纪水寒,丝毫不掩饰满脸的厌恶之情。对一个孩子下手,已经很卑鄙了,偏偏还要亲自动手。这什么人啊这!她是以为自己会敷衍她?还是以为自己打不过那个小屁孩儿?

    “牡丹怎么样了?”纪水寒转移话题。

    芍药依旧黑着脸,道,“状况不太好,枯井中的刀阵剑阵,倒是没有伤到她。不过,有种很奇怪的精神攻击,让她受了不小的创伤。”

    纪水寒对这种事不太了解,也帮不上什么忙,来到芍药那个小床边,看着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的牡丹,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叹气,低声说道,“她说休养一下就好了,真的吗?”

    “嗯。”芍药道,“是的。”

    纪水寒松一口气,又道,“你的床太小了,也挤不下两个人。唉……虽然你是丫鬟,可谁叫咱们情同姐妹呢?就不要在意那些世俗规矩了,今晚你跟我挤一挤好了。”

    芍药的脸阴沉的可怕,像是外面的天色。“不用了,奴婢不敢僭越。”

    “没关系,本小姐是个大度的人,岂会在乎这些小节。”纪水寒抬手拍了拍芍药的肩膀,道,“同时江湖儿女,何必拘泥小节呢?”

    芍药一把打开了纪水寒的手,回到厅中,直接在椅子上盘腿坐下,手里掐着一个修炼的手势,不再理会纪水寒。

    纪水寒有些悻悻然,一个人也是无聊,干脆回到床上,拉下床围,开始修炼。《上善诀》、《莫名诀》、以及江绣传给纪水寒的巫灵心法,每一样,都修炼了一遍。像个抱着一大堆玩具的孩子,不知道玩儿哪个才好,非要每一个都尝试一遍才甘心。

    ……

    大雨倾盆,古老的京城,陷入雨海之中。

    鹤长空在大雨落下来之前就开始收摊,不过动作还是慢了一些,这边刚收拾好,还没来得及离开,大雨就落了下来。

    鹤长空正打算匆匆回家,面前停下了一辆马车。窗帘掀开,一个青年冲着鹤长空喊道,“鹤师兄!”

    鹤长空一愣,看到那人面容,不由笑了。“谭师弟。”

    来人正是兵部尚书谭赢的孙子谭青远。

    马夫帮着鹤长空把框提上车,鹤长空也钻进了马车里。

    “鹤师兄,世俗生活,可还习惯?”谭青远问道。

    鹤长空看了一眼谭青远腿上的夹板,眉头一蹙,道,“还好,平平淡淡。”淡然一笑,又道,“师弟的腿……”

    谭青远倒是好不避讳,笑道,“我爹为了不让我参加武举,找了个由头,把我腿打断了。”

    鹤长空怔了一下,笑道,“令尊倒是个智者。”

    谭青远苦笑,“我本来还是很生气的,不过……牧建功被杀,三皇子的侍卫长廖祥云亦被偷袭,差点儿毙命……唉,圣上龙体欠安,朝堂局势风云莫测。此时若拿下武举,必然会被太子和三位皇子拉拢,输了武举,又不甘心,倒是真不如就不参与了。”

    鹤长空对朝堂纷争,没什么兴趣,只是笑笑,说道,“怎么不在家养伤,竟跑来这里?”

    “久不见师兄,甚是想念。”谭青远道。

    鹤长空苦笑,“怕不是想愚兄吧?”

    谭青远脸色微微一红,道,“知我者,师兄也。”

    鹤长空讪讪,“纪师妹就在牧府,你又不是不知,想见她的话,自去寻她就是了。”

    谭青远蹙眉道,“已为人妇,我岂敢随便去见,万一被人撞见,坏了师姐的名声,我……我可如何是好。”

    鹤长空劝慰道,“既然知道,又何必念念不忘?有些事情,错过了,就放下吧。”说着,鹤长空的心情也失落起来。这句话,是对谭青远说,亦是对自己说。

    谭青远看看鹤长空,叹道,“师兄自己不也放不下吗?不然岂会放弃了山中修行,跑到这里来卖编筐?”

    鹤长空也不争辩,笑了一声,看看谭青远,看到他一脸期冀的神情,心中不忍,道,“今日大雨,就罢了吧,待到天晴了,我们约纪师妹出来吧。同为凤凰山弟子,闲暇一聚,也算是光明正大。”

    谭青远大喜,抱拳道,“谢师兄。”说罢,又有些羡慕有些嫉妒的说道,“想来师兄倒是常常见到纪师姐吧。师姐虽然未曾嫁给你,但对你甚厚啊。”

    鹤长空大笑,“厚?何出此言?原本说好的带我一起看武举大比,结果呢?直接跟她的夫君结伴而去,把我给忘到了九霄云外。”

    谭青远苦笑,“师姐一向最重承诺,怎么会失约呢。”

    “人啊,总是会变的。”鹤长空有些意味深长的低声说了一句。

    ……

    时候不早了,纪水寒却睡不着。

    翻来覆去了好久,终于忍不住,爬起来,来到厅里,看到坐在椅子上打瞌睡的芍药,眼珠一转,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微微低头,借着昏黄的烛光,看着芍药白净的脸蛋儿。

    芍药的脸蛋儿有些圆润,带着一点儿婴儿肥。粉嘟嘟的,让人很想咬一口。纪水寒舔了一下嘴唇,视线下移,落在芍药胸口。芍药身子斜着,一只手搭在桌上,支撑着脑袋。领口扭开了一些,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的一点儿衣物。

    纪水寒又看了看芍药的眼睛,她似乎是睡熟了。

    呼!

    纪水寒小心翼翼的抬起手,朝着芍药胸口的衣领伸去。

    忽然,芍药一把抓住了纪水寒的手腕,愤怒的睁开了双眼。

    “你没睡着啊。”纪水寒道,“不早点儿有反应,害得我好期待。”

    芍药怒哼了一声,放开了纪水寒的手,道,“走开!”

    纪水寒不仅没有走开,反而凑上来,“睡不着,聊聊呗。”

    “跟你没什么好聊的。”芍药的身子往后撤了一些。

    “怎么会呢?”纪水寒在椅子的扶手上坐下来,一只手从芍药身后伸过来,搭在芍药的肩膀上,“夜深人静,说点儿悄悄话,多好。”纪水寒说着,身子朝着芍药身上靠,脑袋也朝着芍药的脸上凑。

    芍药忽然起身,十分灵活的一个旋转,就离开了椅子。想要离开,可外面依旧大雨倾盆,没地儿可去。

    纪水寒嘿嘿的笑,在椅子上坐好,看着芍药,道,“人生苦短,当及时行乐嘛。”

    芍药不吱声,背对着纪水寒,站在门口,看着外面的大雨发呆。

    纪水寒感觉胸中好似有一团火。

    有些事情,不想也就罢了,越想,越得不到,反而越想。

    若非还残存着一些理智,纪水寒很怀疑自己会不会直接扑上去来个霸王硬上弓——自己打不过芍药,所以这种疯狂的画面,也只能发生在臆想之中。

    看着芍药的背影,看着她姣好的身材,百爪挠心般。

    可又有什么办法?

    看来自己真的该好好修炼了,等到本事真的见长了,到时候,芍药再不就范!哼哼——

    ……

    夏天的雨,下的急,晴的也快。

    第二天晌午,纪水寒醒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不过依然阴沉沉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再下起来。

    牡丹还在睡,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看到厅中坐着的芍药,纪水寒问,“一晚上没睡好吧?”

    芍药哼了一声。

    “这天儿……怕是晴不了啊。”纪水寒笑道,“你总不能连着几个晚上都不睡吧?”

    芍药当然知道纪水寒想说什么,斜了纪水寒一眼,芍药说道,“牡丹受伤了,昨天又在太阳底下晒了许久,我担心有什么闪失,所以一晚未睡,守着牡丹。现在看起来应该稳定了,所以我可以好好休息了。”

    “那你……”

    芍药打断了纪水寒的话,继续说道,“去跟张管事要一床被子,难道还要不到?”

    “……”纪水寒一时无语,有些气急败坏的啐了一口,道,“昨天交给你的事情,还不赶紧去办?这都什么时辰了?”

    芍药愣了一下,这才想起纪水寒要收拾牧英檀的卑鄙念头。拧了一下眉头,道,“我这就去。”言毕,起身离开。

    快要离开牧府的时候,芍药很不巧的遇到了大夫人。

    大夫人喊住了芍药,笑吟吟的问道,“这匆匆忙忙的,是要去干什么啊?”

    芍药行礼道,“我家夫人交代我去办点儿事情。”

    “办什么事情?”

    “这个……”芍药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哼!”大夫人忽然冷声道,“昨天我桂香苑丢了东西,有人指证是你偷的!你可有话说?”

    芍药愣了一下,凝眉道,“奴婢不曾去过桂香苑。”

    “哼!去没去过,本夫人会不清楚?”大夫人冷笑,道,“荷花!带她回桂香苑,好好审一审!”

    芍药当然明白这若是被抓去了,怕是没什么好果子吃。

    可是……

    作为一个丫鬟,难道要跟主子打起来?

    更何况,看着近身的芍药,再看看冷眼旁观的大夫人和她身后的家仆,芍药明白,自己打不过。

    ……

    夏天太热,一场雨下来,空气会清新很多,气温也会很凉爽。

    纪水寒喜欢这样的感觉。

    搬一张躺椅,在院落里吹着还带着丝丝水气的凉风,绝对是一种享受。

    “夫人!夫人!”有人匆匆跑来。

    纪水寒懒洋洋的睁开眼,看到了一个小厮——专门侍候牧飞龙的那个小厮。

    “夫人,不好了!”小厮急道。

    纪水寒凝眉,起身问道,“怎么了?”

    “芍药姑娘,被大夫人带走了。”

    “啊?”纪水寒大惊,不禁骂道,“这贱妇!这么快又找事儿了?!”想到牡丹被罚跪的事情,纪水寒暗叫不好。

    芍药被抓去桂香苑,肯定要遭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