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50 真相

作品:《变身灵戒

    一场热热闹闹的武举大比,最终在傍晚之前结束。毫无悬念的,一直被很多人看好的周四公子,成功拿下了武状元。

    纪水寒很高兴,不是因为周四公子是自己的“徒弟”,而是因为平阳有些狼狈。

    想想在演武场上,周四公子一脚把平阳踹飞,让她在地上翻滚,纪水寒就感觉一阵痛快。如果牧飞龙没有去屁颠屁颠的安慰她,那就更好了。

    “已经很好了。”牧飞龙看着平阳,柔声说道,“周四郎得到了风尘剑的真传,能跟他打上数十合,实属难得。”

    平阳讪笑,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又理了一下稍微有些凌乱的头发,说道,“昆仑山确实是修行圣地,周四郎不过在那潜修几年,就有了这般成就。或许,等到一切安稳,我也该去昆仑山潜修了。”

    “对。”纪水寒接过了话茬,“你的资质虽然差了点儿,但总体而言,还是不错的,若是去昆仑山潜修几年,想来再跟我徒弟交手的话,即便还是会失败,但应该不至于输的这么惨。”

    平阳凝眉,怒视纪水寒,冷声说道,“想想怎么应付无忧王吧,竟然还有心情看我笑话。”

    纪水寒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区区无忧王,我会怕他?”

    平阳哼了一声,对牧飞龙道,“陪我走走吧。”

    牧飞龙点头。

    平阳走过来,用身子把纪水寒挤开,推着牧飞龙的轮椅前行,一边走,一边说道,“听说纪府二小姐是个温婉知性之人,唉,传言果然不可信。”

    纪水寒气的咧嘴,想要跟上去,又觉得好笑。

    自己跟上去干什么?做电灯泡?

    可自己的男人就这么被平阳勾搭走了……

    还真有点儿没面子啊。

    “小寒。”一个声音响起。

    纪水寒循声看去,看到了江绣和杨箕夫妇。

    二人正朝着这边走来。

    纪水寒迎上去,道,“干爹干娘,你们干嘛去了?这两天都没见影儿。”

    江绣微微一笑,看着纪水寒,道,“临时有些事情,这才刚回来,就听说你招惹了不该惹的人。”叹一口气,江绣又道,“走吧,先跟为娘回家。”

    纪水寒跟着江绣和杨箕往外走。

    正是散场的时候,人太多了,十分拥挤。三人也不急着走,慢悠悠的跟着人群前行。

    纪水寒压低了声音,问江绣,“那无忧王,会怎么对付我?”

    江绣蹙眉,看看纪水寒,低声叹气,道,“无忧王……不足为据。”她刚才说的“招惹了不该惹的人”,指的并不是无忧王,而是天巫!

    无忧王虽然备受恩宠,平日里也十分放肆,从来不把帝后以外的任何人放在眼里,但对于江绣而言,无忧王的麻烦,并不算是什么麻烦。

    被天巫关注,才是最大的麻烦。

    ……

    好不容易挤出了演武场,又走上很远,周围总算是清净了下来。

    平阳郡主看似不经意的环顾四周,低声对牧飞龙道,“真的是真巫双修?”

    牧飞龙道,“应该是吧。”又岔开话题,道,“北方传来消息,你们昌平王府如果真的打算追随二皇子的话……”

    平阳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二皇子有什么吩咐?”

    “杀一个人。”

    “谁?”

    “廖祥云。”

    平阳一怔,“三皇子的侍卫长廖祥云?二皇子打算先动三皇子?”平阳不解,“真正对二皇子有威胁的,应该是太子吧?”

    牧飞龙脸上带着笑,“有些事情,不必要问太多。”

    ……

    状元巡街,从来都是一种荣耀。

    周四郎坐着白马,挂着红花,在皇宫内侍的牵引下,在皇宫外围,要转上一圈。每到一处,人群中总会响起喝彩声。不管天德皇帝如何想要抑武兴文,真武百姓对真灵高手的仰慕,从未减少。

    状元巡街,任何高官的座驾,都要避让。

    哪怕是皇子。

    四皇子掀开窗帘,看了看不远处大马之上意气风发的周四郎,嘴角浮现一丝笑意,对身边坐着的牧大公子道,“这个周四郎,跟你的关系不错是吧?”

    牧大公子道,“是的,若非因为周家是皇亲,大概我们就会义结金兰了。”

    四皇子道,“可为我所用呼?”

    牧大公子道,“我旁敲侧击多次,他没有明确表态,但也没有表示厌烦。殿下若是有意拉拢,不该找我。”

    四皇子知道牧大公子的意思,他确实不该找牧大公子。

    沉默了片刻,轿子继续前行,四皇子道,“老二在北方,事情进行的并不是很顺利。”

    牧大公子道,“殿下有消息了?”

    四皇子摇头,“没有,消息封锁的很好,偶有传闻,也不知真假。不过……我父皇最近的心情不太好,又常常在御书房看着堪舆图的北方出神。想来,跟老二要办的事情有关。”

    牧大公子沉默片刻,问道,“太子那边……”

    四皇子忽然打断了牧大公子的话,“对了。”说着,打开旁边的一个木盒,从里面取出了一个脏兮兮的鸡蛋,递给牧大公子。

    牧大公子一愣,茫然接过鸡蛋,看了看,不解,“这是……”

    “拨开尝尝。”

    牧大公子略一迟疑,敲开鸡蛋,看到了里面状况,不由的“咦”了一声,鸡蛋里面的蛋清,晶莹剔透,还带着弹性。

    “这叫变蛋。”四皇子道。

    牧大公子道,“殿下从哪得来的?”

    四皇子道,“太子那。”

    牧大公子没有吃变蛋,他知道,四皇子虽然玩心很重,但还不至于在谈论大事的时候,无缘无故的给自己稀罕的吃食。

    四皇子吸一口气,道,“史书记载,冥王曾经三次临世。每一次,总会带来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麻将、呼啦圈、足球……”

    牧大公子沉默片刻,看着手中去了皮的变蛋,终于放进嘴巴里,咬一口,品了品,道,“说不上好吃,但很独特。”

    ……

    静心斋。

    江绣亲自给纪水寒倒了一杯茶,看着纪水寒毫无淑女形象的将茶一饮而尽,才温柔一笑,道,“孩子,有件事,为娘一直没有告诉你。”

    纪水寒大咧咧的盘腿坐在椅子上,抓起杨箕端来的瓜子,一边嗑,一边问道,“什么事情?”

    江绣看看杨箕,杨箕点头,江绣才道,“其实,你并非我亲生,而是我在山中捡来的。”

    纪水寒一愣,她很意外,不明白江绣怎么忽然提及这事儿。

    江绣又道,“之前,我们对你的身世有些好奇,便去了一趟捡你的地方,却是差点儿回不来。”

    纪水寒沉默着,看着江绣,等着她后面的话。

    江绣继续道,“我们遇到了刀光剑影的袭击。”

    杨箕补充道,“刀光剑影,是冥王的绝技。”

    江绣又道,“若非天巫出手,我们……唉,如今,天巫对你起了兴趣。就在武举大比的时候,我和你爹爹,正在观天阁天道台上。天巫想要知道你的事情,或者他已经知道了些什么,但我们什么也没说。”说完,江绣苦笑,“其实,除了你是我捡来的,以及你的身体现在的诡异状况,我们也不知道别的什么了。”

    杨箕叹气,“无忧王不足惧,真正可怕的,是天巫。他……是个理性到可怕的人。这也是为何我和你娘,若非不得已,不愿投靠天巫的原因。”

    纪水寒的呼吸变得稍微有些粗重起来,想了想,道,“我们……跑吧。”

    江绣摇头,苦笑道,“被天巫盯上,跑到天涯海角也没用。甚至,我毫不怀疑,现在我们一家三口,想出京城,都难。”

    杨箕盯着纪水寒,道,“孩子,我们虽然不是你的亲生爹娘,我……好吧,我承认,你我相处不久,谈感情,还不至于,但你娘对你,绝对视如己出。你若是知道些什么……”

    江绣道,“孩子,为娘是不会害你的。”

    纪水寒绷着嘴巴,沉默良久,抬眼看着江绣,脑海中回想着这些年来江绣待自己的好,迟疑再三,叹气道,“娘,我……”

    “你连为娘都信不过吗?”江绣的神情有些哀伤。

    纪水寒咬了一下嘴唇,攥着拳头,深吸一口气,道,“娘,其实……我是异灵。”

    到底还是说出来了。

    纪水寒不自觉的苦笑出声。“按照套路,我真的该把这个秘密保守住啊。可是……”再看江绣,纪水寒欲言又止。

    她知道江绣不是自己的亲娘,可这么多年来,江绣对自己视如己出,自己又何尝不是把她当做自己唯一的亲人呢?

    江绣和杨箕震惊不已。

    片刻,杨箕跟江绣对视了一眼,江绣点头,对纪水寒道,“异灵虽然也会从小长大,但心智早已成熟。这么说来,你一直……”忽然想起纪水寒小的时候,自己曾经不止一次的带着他下河洗澡,甚至也不曾避讳他换衣服,江绣脸一红,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纪水寒的额头。

    纪水寒捂了一下脑袋。

    杨箕呆了呆,看着这母女二人,顿时有种哭笑不得之感。

    江绣狠狠的剜了纪水寒一眼,又道,“你这臭小子,从来喜欢说瞎话,为娘信不过你。”说着,看向杨箕,道,“异灵,类似死灵。我们以侦测死灵之法,来验证一下吧。”

    杨箕道,“好。”说着,一只手搭在纪水寒肩膀,暗暗运转灵力。

    江绣也如法炮制,同时跟纪水寒解释道,“异灵和死灵一样,属于灵体,但因为穿越空间导致异变,使得异灵虽是灵体,却又更接近于实体。巫灵天生对死灵极为敏感,所以能很轻易的察觉到死灵的身份。巫灵也可以验证异灵,但会麻烦一些。需要将你周身布满灵力,再以侦测灵术验证。你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

    纪水寒应了一声,微微闭眼,一副待宰羔羊的模样。

    良久,纪水寒脑门上忽然挨了一巴掌。

    睁开眼,看着怒气冲冲的江绣,纪水寒很委屈,“干嘛又打我?”说着,揉了一下脑门。这一下,打的比之前那一下痛多了。

    江绣气道,“你这小子,就是欠收拾!竟然连我也骗。”

    “啊?”

    杨箕眉头深锁,看着纪水寒,亦有些不悦,“你根本不是异灵。”

    “啊?!!”纪水寒更加惊讶了。“不……不是?你们搞错了吧?我真的是啊。”

    江绣面如沉水,道,“是不是异灵,这种事不会有错!你啊!”说着,江绣狠狠的点了一下纪水寒的脑门,虽然面带愠怒,眼睛却是湿了。

    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竟然不信任自己,江绣很伤心。

    纪水寒很委屈。

    如此坦诚的转世者,除了自己,哪里再找第二个啊!

    为什么自己最亲的人,反而不信呢?

    深吸一口气,纪水寒道,“好吧,我从头说起。我出生在地球上的一个文明古国的小乡村,我娘是个粗手大脚的乡下妇人,嗓门很大,脾气很坏,但是个好人。我爹自幼没了娘,上学只上完了初中……”

    江绣和杨箕面面相觑,之后安静的听纪水寒不急不缓的说着她的前世过往。

    天色渐晚。

    不知不觉间就暗了下来。

    杨箕点上油灯,又泡了一壶茶。亲自倒上一杯,递给口干舌燥的纪水寒。

    “我第六个女人,长得那叫一个漂亮。说起来还有点儿小得意,当初是我的一个朋友在追她,没有追到手。我那个朋友,又帅又有钱,可偏偏……”

    江绣抬起手,打断了一直说了很久的纪水寒的话。

    看向杨箕,江绣眼神中多了一丝询问。

    杨箕苦笑摇头,看向纪水寒,迟疑了一下,才说道,“孩子,你……你不觉得,你的记忆有问题吗?”

    纪水寒不解,“有问题?什么问题?”

    江绣看着纪水寒,忽然伸手,轻轻的摸着纪水寒的脸颊,溺爱的把她拉过来,在她额头亲吻了一口。之后柔声说道,“孩子,你不是异灵。或许,地球……也从来不是你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