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47 意外

作品:《变身灵戒

    皇宫大内上空,艳阳高照,却又电闪雷鸣。

    整个观天阁内,灵力蒸腾。

    负责整个京畿安危的禁卫军,专职皇宫警卫的绿营、红营、锦衣亲卫队,全部进入警戒状态。锦衣亲卫指挥史一只手紧紧攥着刀柄,挨着天德皇帝站立,眼神紧张的看着观天阁方向。

    四十余岁的天德皇帝,喝一口酒,怡然自得的对下首的文渊阁大学士林国栋道,“天阶高手对决,真是难得一见啊。”

    林国栋虽是文臣,但修行亦是不弱,胆色更不比天德皇帝差。他捻了一下雪白长须,笑道,“却不知对手是谁,竟然能跟天巫一较长短,甚至至今未落下风。”

    天德道,“大概是传闻中的冥王。”

    林国栋眉头微蹙,道,“冥王第四次临世,不知又要搅动多少风云。不过想来他应该对冥后和冥界更感兴趣,何以在我京畿腹地,跟天巫交起手来?”

    天德摇头,“尚不清楚。”

    说话间,天际咔啦啦一声巨响。

    暴躁的灵力,相互碰撞之间,发出声响,犹如晴天霹雳。

    林国栋寿眉微蹙,不解道,“前三次,冥王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将修为恢复巅峰。这一次,自发现空间裂痕至今,也没有多少时间啊。难道说这短短的时间里,冥王已经恢复修为,足以跟天巫抗衡了?”

    天德笑着摇头,“天巫并未尽全力啊。”

    林国栋又看了看外面动静,恍悟道,“圣上慧眼如炬。”

    君臣二人,饮酒闲谈,似乎外面毁天灭地的气势,与他们无关似的。直到风平云静,林国栋才带着微醺,笑着起身告退。

    看着林国栋离开,天德皇帝在大内总管的搀扶下,缓缓站起,笑了笑,对总管道,“林爱卿虽不过黄阶修为,但这份胆识、气魄、修养,却是很多人所比不了的。”

    总管呵呵一笑,“林学士固然非常人也,比之圣上,还是差了许多。”

    天德皇帝应了一声,又道,“长亭侯那边,有消息了吗?”

    “暂时没有。”总管道,“不过,边军那边传来消息,说是一切安好。”

    “一切安好……呵。”天德皇帝冷然一笑,“暴风雨来之前,总是会很宁静的。”

    ……

    林国栋坐在回府的马车里,醉醺醺、懒洋洋的瘫软着身子。

    片刻,林国栋叹了一口气。

    伴君如伴虎,自古皆然。

    轿子行的很慢,纵然是大学士的轿子,旁人需要回避,但人若是太多,回避总也需要时间。

    林国栋微微掀开窗帘,看了看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愣了一下。

    京畿繁华,人口众多不假,可也不至于——哦,是了,明日就是武举大比,很多外地人,会涌来京畿。

    武举大比,最终的武状元,会直接被天德皇帝召见,甚至还会被安排到重要的岗位上。若是长相不错,说不准还能被当做驸马人选。

    不过,林国栋很清楚,今年的武举,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武举之后的文举。

    想起天德皇帝交给自己的文举事宜,林国栋便有些头痛。自己年纪一大把了,竟然又被安排在火上烤。一旦文举开始,文武之间,必然形成两派。而自己,必然就成了文官之首,也成了武官公敌。

    到时候,日子肯定不会好过。

    年纪大了,却要夹着尾巴做人。

    林国栋苦笑。

    轿子停了。

    林国栋恍然发现,竟然已经到了府门外。

    下了轿子,正待进府,却一眼看到了从里面窜出来的一个俊俏公子。愣了一下,林国栋脸就黑了。“婉儿!”

    身穿男装的林婉儿,看到父亲,嘿嘿一笑,“父亲,您回来了。”

    “你这是作甚?”

    “出去转转。”林婉儿笑道,“兰心姐姐约我晚上听曲儿,明日里还要一起去看武举大比。大概今夜就不回来了。”

    林国栋道,“那何以穿着男装?不伦不类的!”

    “好玩嘛。哎您别管我了,多大个事儿,瞎操心。”林婉儿摆摆手,跨上一匹骏马,抽了一鞭子,扬长而去。

    林国栋恨恨的哼了一声,却是无奈。

    自己的这些个儿女,个顶个的不省心。特别是这个幺女,平日里看起来乖巧可爱,若使起性子来,真真恨不得把她一把掐死!

    又回头看了一眼观天阁方向,林国栋深吸了一口气。

    冥王——

    真是好久不见了。

    ……

    整个京畿的人都在看热闹。

    天阶高手的对决,当真难得一见。

    皇帝都好奇的事情,寻常百姓,自然更是看的热血沸腾。

    纪水寒也看了一阵子,直到一切归于宁静,这才又回了自己的房间里,看着摆在床上的木盒子发呆。

    到底要不要打开?

    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冥王真的是要暗算自己吗?

    啧……

    可能性应该不大吧?

    他那么厉害的人物,真若是想对付自己,有必要这么费心思?

    也不好说……

    他是很厉害,可自己也不差啊!

    好歹也是能顶得住寒冰魄的高手嘛!

    虽然直到现在,纪水寒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能顶得住寒冰魄。

    “盒子里是什么?”芍药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纪水寒身后。她实在是忍不住好奇,因为纪水寒已经盯着那盒子好半天了。

    纪水寒回头看看芍药,道,“我也不知道。你说,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东西?”

    芍药愣了一下,问,“你哪来的?”

    “这个……不好跟你说。”纪水寒道,“每个人都有秘密,我的秘密,尤其多一些。”

    芍药不屑的哼了一声,看着那盒子,跟纪水寒一样,瞅了一会儿,转身便走。

    “哎,别走!”纪水寒道,“刚才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啊。这里面的东西,安全吗?”

    芍药挑了一下眉头,道,“里面是灵力团,一旦打开,就会炸掉。离得近了,会被炸死。”

    纪水寒心里咯噔了一下,狐疑的看着芍药,问道,“你怎么知道?”

    “我有透视眼。”

    “不信。”

    “既然不信,问我干什么?”芍药说罢,快步离开。

    一直来到牡丹房间里,芍药看着盘腿坐在床上的牡丹,微微蹙眉,道,“如何?”

    牡丹摇头,“没想到,那阵法,竟然这么强。”说罢,又看向芍药,“昨夜,谢谢你了。”

    芍药道,“不用谢我。不要因为我跟踪你,而要对我下杀手就行了。”

    牡丹惨然一笑,脸色苍白的可怕。“你我情同姐妹,我怎么可能忍心杀你。”

    芍药冷哼一声,看着牡丹,道,“你的话,我是不会信的。”说着,伸出手,捏住了牡丹的脉门,片刻,又道,“你回将军那里吧,伤势太重,必须休养几天才行。这里也没有疗伤的药物。”

    牡丹略一迟疑,点头道,“行吧。”

    芍药转身出去,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又朝着纪水寒的房间走去。

    刚到门口,便看到纪水寒撅着屁股正在往后退,手里还抓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头,拴在了盒子的锁栓上。中间搭在门框上。

    看样子,只要纪水寒拉一下绳子的一端,那木盒,就会被打开。

    芍药看一眼一脸紧张的纪水寒,莫名的也跟着有些紧张起来。这个看似很普通的盒子里,到底会有什么古怪?

    纪水寒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拉了啊。”

    芍药舔了一下干涩的嘴唇,道,“嗯。”

    纪水寒一咬牙,小心翼翼的往下拉绳子。

    木盒的盖子一点点打开。

    里面黑漆漆的,也看不清有什么东西。

    “你们在干什么?”忽然,一个声音在两人背影响起。

    纪水寒吓得“呀”了一声,手下意识的猛地一用力,木盒子直接被打开。

    芍药也吓得心里咯噔了一下,不过,听出是牡丹的声音,她故作镇静的缓缓呼吸,“没什么。”

    “你搞什么!”纪水寒怒斥牡丹,“吓死我了。”

    牡丹有些哭笑不得,看看那木盒子,道,“什么东西?”说着,款款进屋,走到床边,看着那木盒子内,愣了一下,“谁的?”

    “我的!”纪水寒见没什么危险,怕宝贝被牡丹拿走,快步走了进去。见那木盒子里,稳稳当当放着一个好似动物的角的东西,有些意外。想伸手去拿,又怕有古怪。

    牡丹却没有这种担心,伸手拿起那东西,看了看,道,“这……”

    纪水寒见牡丹安然无恙,一把抢过来,“我的!”

    牡丹苦笑。

    芍药走过来,看着纪水寒手中的东西。

    纪水寒问道,“这是什么?”

    芍药摇头,“没见过,好似是一种野兽的角。”

    牡丹嘴角一抽,干咳一声,道,“这是……角先生。”

    “什么角先生?”纪水寒不解。

    芍药愣了一下,脸一红,转身便走。

    牡丹忍着笑,贴着纪水寒的耳朵嘀咕。

    纪水寒的脸色变了变,恼羞成怒。

    什么意思嘛!

    冥王是在戏弄自己吗?~!

    还是说,冥王本是打算自己用,却被自己拿来了?

    又或者……

    一切都在冥王的计算之中?

    纪水寒有些脊背发凉。

    ……

    和记豆腐店。

    王不度又来讨钱。

    一番套路似的对白之后,和妃低声道,“东西已经交给冥王。”

    王不度点头,又叹气,“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冥王纵然成了女子,也改不了对那种事的特别爱好啊。”想到冥王竟然利用冥王令,在那么重要的安排之后,还特别吩咐给她找个“角先生”,王不度就有些哭笑不得。

    和妃脸色微红,苦笑道,“大抵不凡之人,必有特别之好吧。”

    王不度沉默片刻,忽然恍惚道,“我在想,莫非冥王多次被女子所害之后,心理上有些……有些……咳咳,所以才在这一世,转世成了女子?”

    和妃叹道,“妾身也有过这般想法。不过……冥王行事,高深莫测,我等还是莫要瞎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