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40 高手

作品:《变身灵戒

    春末夏初,大雨倾盆。

    这样的天气,不适合出门了。

    纪水寒慵懒的卧在床上,懒得起来。

    闲着也是闲着,干脆提起精神修炼《莫名诀》。练了一通,又失去了兴趣。

    这破心法实在是不咋滴。

    前前后后坚持了月余,竟然丝毫不见成效。

    这修行之路,跟纪水寒臆想的不太一样。

    颓废的重新躺下,看着床顶发了发呆,忽然又想起那套《上善诀》来。

    要不……

    试试看?

    那些晦涩难懂的句子,已经被江绣用大白话跟纪水寒解释了一遍,她也牢记在心。只是没有如同真灵开光、巫灵点灵的前序,不知能否修炼。

    也无所谓了,试试又不会咋滴。

    纪水寒重新打起精神,摸索着修炼《上善诀》。

    雨时大时小,连着下了三天。

    纪水寒也断断续续的修炼了三天的《上善诀》,之后就彻底失去了兴趣。

    跟《莫名诀》一样,《上善诀》也垃圾的很。都修炼三天了,竟然也没有什么“突飞猛进”的效果。

    到了第四天的时候,雨终于停了。纪水寒早早起来,去了外城。颇为意外的是,刚出了内城城门,便遇到了李氏的仆役。那仆役跳下马车,对着纪水寒笑着行礼。“纪小娘子好。”

    “咦,你家主子呢?”

    “我家主人知道小娘子今日肯定早早会来,便让小的在这里等候。我家主子说了,大雨初停,外面道路定然泥泞不堪,今日就在我们府上打牌便好了。”

    纪水寒笑着说道,“李姐考虑的倒是周到。走吧走吧,倒是还未曾去过李姐姐家里看看。”

    上了马车,纪水寒拉开窗帘,看着外面。

    马车往内城而行,绕了一点儿路,便在一家布行旁边的一个大门前停下。纪水寒下了车,跟着那仆役进了院子。

    踩着青石小道进了后宅。

    还未进屋,纪水寒就听到了贾氏叽叽喳喳的说话声。

    “哈,就知道你憋不住了,今日定然会早起。”贾氏看到纪水寒,哈哈大笑,“赶紧赶紧,手痒难耐啊。”

    众人哄笑,摸风垒牌,又是一天消遣。

    常从河边过,哪有不湿鞋的。

    今天纪水寒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点儿,带来的十多两银子,竟是不过一个多时辰,就输了个精光。大概是输的狠了,纪水寒感觉有些热,额头上都渗出汗了。

    李氏看看时候到了,便让下人收了麻将,上了饭菜。

    纪水寒匆匆吃完,起身道,“我没钱了,且回去取钱……”

    “咳,何必回去。”李氏笑道,“姐姐先拿给你,明日你还我就好。不然这往返一趟,耽误了几局呢。”

    纪水寒一想也是,便道,“先拿我十两。”

    贾氏笑道,“怕是不够。”

    刘氏也道,“纪妹妹今日点儿背啊。”

    纪水寒黑着脸道,“看我杀你们个片甲不留。”

    ……

    天黑了。

    纪水寒的脸更黑。

    十两、十两、又十两。

    竟然已经输了五十两银子。

    “今日真的是不早了。”李氏道,“诸位妹妹,就此打住吧。”看向纪水寒,李氏又笑道,“纪妹妹今日想要赎本,怕是没戏了。”

    纪水寒恨声道,“算你们走运,明日……明日要你们好看。”

    贾氏乐的见牙不见眼,兜着自己赢来的银子,笑道,“不知道妹夫脾气好不好,纪妹妹今日输了这么多,回去要被收拾了吧?”

    纪水寒啐道,“你以为都像你啊。”

    贾氏嘿嘿的笑,“明日看吧,说不准纪妹妹明日屁股肿了,坐都坐不下了。”说着,还伸手在纪水寒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纪水寒心情很恶劣,气恼的抬手朝着贾氏胸口抓去。贾氏笑着想要躲开,动作还是慢了。“呀呀!轻点儿!”

    纪水寒嘿笑道,“且抓出指痕来,明日里看谁的屁股会被打肿。”

    “救命啊!非礼啦!”贾氏大叫着。

    刘氏上前拉扯,“好了好了,快些回吧,今日真的到时候了。”

    李氏把纪水寒拉开,搂着她的肩膀,不准她再去欺负贾氏。“别闹了都。我让家中仆役送你们回去。”

    四人出了李宅,纪水寒和贾氏、刘氏上了马车。

    等到快到忠义侯府的时候,纪水寒让停车。“我到了,你们走吧。”跳下马车,纪水寒冲着仆役挥手,让他驱车离开。

    贾氏掀开窗帘,四下里看看,问道,“哪扇门是你家啊?”

    “管得多,走你的吧。”纪水寒没好气的怼了一句。

    刘氏笑道,“看吧,万不可赢她得钱,能恨你一辈子。”

    贾氏也笑道,“就是赢了,还能吃了我。”

    纪水寒黑着脸不说话。

    仆役也忍不住笑了笑,驱车离开。

    马车走出很远,贾氏又探出窗口,回头看纪水寒。纪水寒还站在路边,没有离开。

    贾氏坐定,对刘氏道,“纪氏家里到底是干啥的?神神秘秘的。”

    刘氏道,“人家不愿说,你何必一直计较。”

    “好奇而已。”贾氏又掀开窗帘,看了看,愣了愣,道,“说起来,刚才那里,再往前不远,是忠义侯府吧?莫非……”

    “你想多了。”刘氏笑道,“真若是侯府勋贵,岂会跟我们这种人一起打牌?”

    “倒也是。”贾氏又歪着头想了想,“咳,管她呢,就是一起打打牌而已。”

    ……

    直到马车消失在黑暗中,纪水寒这才匆匆回府。

    今日实在是太晚了。

    刚一进府门,外面就传来宵禁的鼓声。

    纪水寒想想今日输了那么多银钱,顿时肉疼的不行。

    说起来,自己好像没有那么多存款啊!

    今日输了十多两银子,欠了四十两外债……

    还好,当初嫁过来的时候,纪效忠给了不少首饰。之前买书,典当了一些。还剩下一些,典当之后,四十两外债,不算什么。

    可恨纪效忠那老王八,送的首饰,没什么值钱东西,数量也少得可怜!

    好歹还是个将军,真是抠到家了。

    心中腹诽着,纪水寒一路朝着兰亭苑而行。

    眼看着快到兰亭苑了,忽听得一声断喝。“贼人休走!”

    纪水寒心里咯噔了一下,下意识的循声看去。

    但见一个黑影,正朝着自己这边匆匆而来。

    我去!

    这忠义侯府的仇人也太敬业了吧?这才消停了多长时间?又来?

    嗖嗖嗖——

    黑暗中,人影攒动。

    这一次,竟然来了好几个刺客。

    兰亭苑门口,一个黑衣刺客,与一众兵卒战在一处,挡住了纪水寒的去路。

    那刺客的伸手极好,百战悍卒,竟不是一合之敌。

    纪水寒头皮发麻,转身要往回走。

    却不成想,身后竟然有两名刺客正在与悍卒厮杀。

    前有狼,后有虎。

    纪水寒愕然发现,自己竟然进退两难。

    “混账东西!”一声断喝传来,“当我忠义侯府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是牧三公子。

    牧三公子提剑而上,与一名刺客打在一处。

    转眼间,牧家兵卒聚集,将那三名刺客围在骇心。

    纪水寒周围,刀光剑影,血花飞溅。

    她想跑,可腿有些软,抬都抬不起来了。

    两世为人,纪水寒还是第一遭遇到这样的场面。

    牧家的兵卒,就是白送一般。转眼就死了大片。幸好牧三公子及时赶到,两名家将的实力也不算弱,三人各自拖着一名刺客,一时间虽然落了下风,但还不至于顷刻败退。

    牧三公子和两名家将的实力,明显要落下一些。不过,三人似乎并没有一举拿下三名刺客的打算。他们只是与其纠缠,稍有不敌,就会选择退避。如此周旋,竟也能拖上一时。

    只要再拖上片刻,还在皇宫被天德皇帝召见的忠义侯和正在内城当值的牧大公子就会赶回来,巡街武侯,也会赶来支援。

    到时候,这三名刺客,必然插翅难逃。

    三名刺客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与牧三公子交手那人,攻势突然变得凌厉起来。而且剑来拳往,竟然还夹带着一股凛冽寒意。

    牧三公子心头一惊。

    这是——寒冰魄!

    想到牧飞龙的状况,牧三公子头皮发紧,招式也有些急促凌乱起来,连着险象环生下,不得不节节败退。

    一眼看到站在场中看戏的纪水寒,牧三公子心里那个恨啊。

    这个小贱人!

    就这么看戏?

    难道还要本公子开口求你帮忙不成?

    你也是牧家的人好不好!

    心念一动,牧三公子转而朝着纪水寒那边退却。

    纪水寒已经吓蒙了。

    直到牧三公子和那刺客到了近前,才猛然反应过来。

    牧三儿!

    你这个混蛋!

    你想干什么?!

    与牧三公子交手的那名刺客,早就注意到了纪水寒。

    作为经验丰富的刺客,他可不会以为纪水寒好对付。作为凤凰山高足,纪水寒在那些闲云野鹤般的修行者中,可是小有名气的。她迟迟不出手,又不离开,怕是有什么打算。

    如今牧三公子引着自己过来,怕是有诈!

    那刺客也是谨慎,眼看着已经到了纪水寒面前,当下也不再犹豫,直接对着牧三公子拍出一掌。

    掌心寒气逼人,隐隐有冰霜凝聚。

    牧三公子不敢硬抗,直接远远避开。牧三公子躲开之后,纪水寒和那刺客中间,就空了出来。

    还有点儿距离,刺客本可以收手,继续追杀牧三公子。不过,他脚下一个腾挪,竟然直接朝着纪水寒攻来。

    这一掌,攻势不仅未减,反而更甚。

    凤凰山镜花仙子的高徒……

    呵!

    倒是要领教一下!

    这一掌,用尽了刺客十成的力道。

    当初打伤牧飞龙,也不过用了八成而已!

    纪水寒刚刚清醒一点儿的脑子,瞬间又懵掉了。下意识的抬起双臂,交叉护胸。然后,又猛然间意识到——这个动作,是不是太娘了点儿?

    自己是不是应该男人一点儿,直接抬手,跟刺客对掌,说不准自己本身蕴藏着极大的潜力,直接就会被激发出来……

    一切臆想,只在瞬息之间,纪水寒没有机会改变动作了。

    轰然一声。

    纪水寒直接被这一掌拍飞。

    整个人贴着地面,不停的往后飞退。

    脚下被一具兵卒死尸绊了一下,仰面栽倒,又在地上滚了好远。

    胸腔里,气血翻腾,嘴巴里也有些发咸。

    纪水寒觉得自己可能要死掉了。

    脑子里嗡嗡的响,身上也冷的要命。被那一掌直接拍中的手臂上,甚至还结了一层冰霜。

    猛然想起牧飞龙瘫在轮椅上的下场,纪水寒悲中从来。

    自己不是牧飞龙,也不是真正的纪水寒,没有强大的修为护体。就算有人肯跑去凤凰山拿药,自己怕也坚持不了那么久。

    要死了。

    临死之前,纪水寒怒从心头起。

    牧三儿这个混蛋!

    他一定是故意要害自己的!

    纪水寒气懵了,站起身来,怒视牧三儿,抬起手,指着牧三儿,思索着用怎样的恶毒语言,才能充分表达自己的愤怒。

    “嘿!纪水寒!我记住你了!”那刺客竟然开口说话,冷冷的看着纪水寒,又打了个口哨,三名刺客,脱身而去。

    牧三公子等人,竟然没有去拦截那三名刺客。所有人都看着纪水寒,看着她手臂上的冰霜哗哗的落下来,看着她灰头土脸的愤怒表情。

    牧三公子嘴唇蠕动着,手心里都是汗。

    硬生生扛住寒冰魄——这个纪水寒!好深厚的修为啊!

    兰亭苑门口。

    牧飞龙眯着眼睛,看着纪水寒。

    片刻,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转动轮椅,回了兰亭苑内。

    纪水寒呆了。

    看看众人表情,眼珠转了转,放下了指着牧三儿的手,依旧看着牧三儿,恨铁不成钢的叹气道,“枉我悉心传你剑道,竟是如此废柴!唉,烂泥到底还是扶不上墙啊!”

    纪水寒满脸的遗憾、哀伤。

    是的,她很遗憾,也很哀伤。

    刚才在地上滚了那么远,搞得灰头土脸的。

    太不符合高手的形象了。

    美中不足啊!

    话说回来,自己是怎么抵挡得住寒冰魄的?

    莫非……

    莫非自己真的是冥王或者什么别的高手转世,拥有无限的潜力,隐藏着强大的力量,背负着血海深仇,肩负着振兴冥界或者别的什么界的伟大重任!将来还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拯救这个世界,成为唯一的救世主。当然,在这期间,还会跟一个又一个的美女纠缠不休,暧昧不明!或者还会被一个个身份不一般的男人爱的死去活来的……

    这就是命啊。

    我只想低调的打打牌、泡泡妞、过过日常,奈何实力不允许啊!

    是金子,总是要闪光的,藏都藏不住。

    金子……

    哦,对了。

    还他娘的欠着四十两银子的外债呢。

    高手也不能赖账吧。

    那样有损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