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 新婚

作品:《变身灵戒

    在武朝,寻常人家嫁女,除了凤冠霞帔,还有红盖头。

    将门则不然。

    将门的新娘子,多了一把剑。

    芍药搀扶着纪水寒走出闺房,来到已然等在门口的父亲纪效忠面前,盈盈拜倒。纪水寒道,“爹爹,儿将外嫁,不能家中侍奉,罪难恕矣。”

    纪效忠道,“在家从父,嫁夫从夫。《女德》、《女诫》当谨记之。吾有一剑,名曰‘如宾’。今予之,务谨言慎行矣。”

    “谢爹爹。”纪水寒低头,抬手。

    纪效忠将手中剑横放在纪水寒手中,又深深的看了纪水寒一眼,朗声道,“吾儿将出嫁!贤婿今安在?”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战鼓之声响彻云霄。

    纪水寒起身,双手捧剑,跟着纪效忠走向平南将军府大门口。

    众训练有素的将士紧紧跟随。

    这边战鼓刚歇,远处又响。

    此伏彼起。

    战鼓之声越来越近,伴随着的,还有急促的马蹄声。

    不消多时,早已扫洒干净的宽敞的大路上,一队骑兵呼啸而来。

    为首一青年,即是忠义侯次子牧飞龙。但见牧飞龙身披白银战甲,手持一杆丈二长枪。二十余岁年纪,面若冠玉,剑眉星目,端的英俊不凡。旭日一照,熠熠生辉。胯下白云纵,乃八骏之一。通体雪白,神骏飘逸。

    到的近前,那牧飞龙勒住缰绳,白云纵嘶鸣,人立而起。待的站定,牧飞龙翻身下马,冲着纪效忠抱拳,“岳父大人在上,小婿甲胄在身,不得行全礼,望乞恕罪。”

    纪效忠哈哈大笑,“贤婿多礼,真武勇士,岂可跪倒尘埃!”

    牧飞龙看向双手捧剑的纪水寒。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纪水寒,细看之,确实如同传闻中那般姿色不俗。

    按照流程,纪水寒上前,来到牧飞龙面前,双膝跪地,双手将剑举过眉头,“夫君为国征战,必建奇功。妾身无能,岂可……岂可……”

    时间太紧,这些文绉绉的套路话,纪水寒竟然给忘了。

    岂可什么来着?

    好像是什么什么焉?还是……

    “……嗯……请以此剑斩之。”纪水寒干脆跳过了中间那些她实在是记不起来的台词,直接说出了最后一句。

    其实即便纪水寒没有说,众人也都知道她到底该说什么。

    自真武建国以来,将门婚嫁,都是这些词句,意思无非就是新娘自认为自己女子之身,不能相助丈夫为国立功,成了累赘,祈求丈夫用这把剑将自己杀了。

    忘了词,还是有些尴尬的。

    场面一时间有些冷了下来,一众围观宾客,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纪效忠面上无光,神情亦是难堪。

    牧飞龙低头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纪水寒,嘴角浮现出一丝讪笑。拿过纪水寒手中的剑,接下来就是一通依旧文绉绉的话。

    纪水寒知道这都是套路,所以也懒得去在意牧飞龙到底在说什么。

    接下来,牧飞龙再把“如宾”还给纪水寒,之后带着她上马,与纪效忠告别,调转马头回程。

    二人共乘一骑,纪水寒靠在牧飞龙怀里,感受着他身上甲胄的坚硬和冰冷,心也沉到了谷底。

    今夜被身后这个混蛋蹂躏的悲惨命运,显然已经无法改变了。

    好吧。

    好歹这个牧飞龙不是一脸虬须、满口黄牙的抠脚恶汉……

    人啊,总该学会自我安慰。

    没有鞋子的时候,看看那些没有脚的人,你就会觉得舒坦了。

    看了一眼牧飞龙抓着马缰的手,纪水寒忽然心中一动。

    这只手,虽然修长白皙,但却给人一种很有力量的感觉。到底是马上成名的将军,实力肯定不弱。即便如传闻中那样在忠义侯府的地位有些尴尬,可到底也是豪门贵胄,个人实力也足够强,总该有保护自己妻子的能力吧?

    或许……

    作为一个男人,在另一个男人胯下承欢固然倍觉羞辱,可也比死了强吧?女人或许会为了贞节什么的寻短见,男人绝对不会。两世为人,纪水寒从来没听说过哪个男人因为被羞辱而自杀的。

    活着,多好啊。

    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了。

    活着就有希望!

    只要自己能俘获牧飞龙的心,即便他知道了自己是冒牌的,或许也会念在“夫妻一场”的情分上,护自己周全!

    这是眼前能看到的唯一的救命稻草!

    必须好好把握了。

    纪水寒大有一种忍辱负重的豪迈感。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待到自己站稳了脚跟,跟纪效忠那个老混蛋的仇怨,就可以慢慢算了!

    正思量间,又是一通战鼓声。

    忠义侯府,到了。

    忠义侯牧建功亲自在府门外等候。

    一通繁琐而充斥了军中气息的流程之后,纪水寒被带进了府中“兰亭苑”里的一个小跨院。

    现在纪水寒的任务,就是坐在床上等着,等着牧飞龙来睡了自己。

    虽然做好了“忍辱负重”的打算,但想想自己即将遭受的苦难,纪水寒还是心中凄苦。这一切,都是拜纪效忠那个老王八所赐!

    将来若有机会,哼哼——

    咕噜噜——

    早上没有吃饭,折腾了这么久,眼看着已经到了午饭时间,纪水寒腹中开始乱叫。

    桌上摆着一套茶具,却没有可以吃的东西。

    纪水寒走到门口,拉开门要出去,却被守在门口的芍药拦住了。

    “新娘子今天是不能离开房间的。”芍药冷声道。

    “啊?我饿死了。”纪水寒道。

    “忍着。”

    “我……我要上厕……出恭。”纪水寒道。

    “房间里有马桶。”芍药道。

    纪水寒死了心,重新回了房间,在圆凳上坐下。

    好在还有一壶茶。

    喝水充饥是不可能的,但肚子里满满的,多少也会减少一些饥饿感。

    一壶水很快喝完,纪水寒回到床上,鞋子也不脱,直接横躺在上面休息。

    减少一些运动量,也会不那么饿。

    闭上眼,回想着两世为人的离奇遭遇,再想想今晚难逃的苦难,纪水寒唏嘘不已。

    这就是人生,充满了各种意外。

    纪水寒心累体乏,又饿的厉害,不知不觉间,竟然沉沉睡去。

    一直到了傍晚时分,纪水寒忽然醒来。

    她是被一阵吵闹声惊醒的。

    外面乱糟糟的,还有喊打喊杀的声音。

    纪水寒一惊,下了床,来到门口,打开门,看到依旧守在门口的芍药,问道,“咋回事?”

    芍药凝眉,道,“有刺客。”

    “刺客?”纪水寒愣了一下。

    芍药道,“忠义侯的仇家不少,有刺客也不稀罕。”

    天色已经黯淡下来,芍药进了房间,点上油灯,看看纪水寒,道,“没咱们的事儿,在这等着就好了。侯府守卫森严,区区几个刺客,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哦。”纪水寒答应一声,在一旁坐下,端了一下空荡荡的茶壶,又捂了捂小腹,道,“真的饿死了。”

    “忍着。”芍药还是那句话。

    纪水寒撇撇嘴,环顾四周,道,“这牧家的二少爷,地位真的不怎么样啊,住的地方,竟然这么简陋,连个仆役丫鬟都没有。”

    芍药斜了纪水寒一眼,道,“这里是你住的地方,不是姑爷住的地方。”

    “啊?”

    “即便地位比不了大公子和三公子,住的地方,也不会太差。整个兰亭苑,都是他的。”芍药道。

    “哦。”纪水寒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芍药,道,“坐吧,站着干嘛?”

    “奴婢不可跟主子一席同坐。”芍药冷冷的回了一句。

    纪水寒暗暗的撇撇嘴,又笑嘻嘻的问道,“芍药,你今年多大了?”

    “十八。”

    “噫,二八……二九芳龄,有相好的吗?”

    芍药冷着脸看看纪水寒,道,“外面似乎安静了下来,我出去看看。你不可乱跑,若是遇到贼人刺客,小心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芍药走了,纪水寒老老实实的待着,虽然饿的心慌意乱,她也不敢出去。

    真要是倒霉遇到刺客,还能活吗?

    想要好好活着,就不能存什么侥幸心思。

    为了一口吃的,丢了吃饭的家伙,那可就要哭死了。

    不消多时,芍药回来了。

    纪水寒注意到芍药的脸色不太好。

    “怎么了?”

    芍药看着纪水寒,道,“刺客跑了,不过,却伤了追上去的姑爷。”

    “啊?”

    “寒冰魄。”芍药道。

    “嗯?”

    “姑爷中了寒冰魄。”

    “哦。”纪水寒愣愣的问,“然后呢?”

    “中了寒冰魄,浑身犹如身处极寒之地,冰冷异常,最终会直接被冻死。”

    “……”纪水寒瞪着眼睛看着芍药,片刻,泪如雨下。

    芍药一愣神,有些哭笑不得,“你这……竟是伤心至此?”

    纪水寒哽咽道,“我这是喜极而泣啊!”

    闻言,芍药脸都黑了。

    纪水寒确实是喜极而泣。

    牧飞龙既然中了寒冰魄,成了将死之人,自己今晚算是逃脱大难了,甚至以后都不用担心被男人睡了。

    这当然会让纪水寒兴奋不已。

    可问题是……

    唯一的救命稻草也没了。

    纪水寒多少还是有些焦心的。

    地狱天堂朝夕间,悲喜交集之下,泪水就忍不住了。

    芍药不傻,自然多少明白一些纪水寒“喜极而泣”的原因。哼了一声,芍药又道,“中了寒冰魄,又不是必死无疑。你不用高兴的太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