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8 怡情

作品:《变身灵戒

    一个聪明人,绝对不会去自取其辱!

    明知不是对手还屡次挑衅,就是愚蠢之举。

    牧三少爷很理性的硬生生忍下了对牡丹的各种不怀好意的想法。再看牡丹那绝美容颜,心中暗道可惜,毅然决然转身离开。

    牡丹看着牧三少爷的背影,呆了好久,之后哼哧一声,哭笑不得。

    真是怪了。

    以好色胡来闻名京畿的牧三少爷,竟然因为自己是那个冒牌货的丫鬟,就这么灰溜溜的跑了?那冒牌货,是怎么做到的?

    这下可不好办了。

    不能跟侯府的重要任务“搞好关系”,自己还怎么探查消息?

    沉吟良久,牡丹回了闲人居自己的房间里,关上门,从怀里摸出了一块白布。

    这是一张地图。

    画工虽然粗糙了点儿,但还是能看得出来,这里是忠义侯府的地图。各种跨院、走廊、花园之类,都标注的清清楚楚。

    牡丹看着这张地图,一手托腮,柳眉微蹙。

    到底会在哪呢?

    或者将军想错了?那东西,已经不在侯府,或是已经被忠义侯发现了?

    亦或者……

    那东西根本就不存在?

    应该不会。

    将军很是睿智,他认定了那东西存在,并且就在忠义侯府,就应该是不会错的。

    很莫名其妙,忽然又想起了牧飞龙刚才的话。

    “太聪明了,总会招惹是非。”他是在暗示什么?还是不过随口一说?

    只是一面之缘,牡丹对那个牧飞龙,却是印象深刻。

    一个曾经因为资质太差而被包括自己亲人在内的所有人瞧不起的人,突然间实力突飞猛进,然后得圣上赏识,更接交二皇子。再之后被上一代的恩怨连累而中了寒冰魄,成为废人……

    这样一个好不容易看到希望却又再次沉沦谷底的人——不是应该颓废不堪吗?可想想之前跟牧飞龙的交谈,牡丹确定,牧飞龙一点儿也不颓废,甚至那双深邃的眼睛里,是满满的自信。

    还有一点比较奇怪。

    牧家,追随的是四皇子。可牧飞龙,却攀上了二皇子!

    将来夺嫡之争再起,这牧二少爷跟牧家,会怎么相处?牧飞龙,到底是怎么想的?他跟平阳郡主的好事,在京畿闹得沸沸扬扬。虽说最终没有成眷属,但两人的关系,依然极好——哪怕如今牧飞龙成了废人!

    一向喜欢见风使舵的昌平王,缘何仍旧允许女儿平阳郡主跟牧飞龙往来?甚至不在乎女儿的名节?昌平王因为当年的墙头草作风,已然很被天下人所不齿,如今坚信二皇子可以打败太子也就罢了,又如何偏偏确信了牧飞龙能得二皇子宠信?

    唉……

    朝中这些勾心斗角的破事儿,想想都头痛。

    牡丹感觉很庆幸,庆幸自己不在朝堂为官。不然,整日里琢磨这些烂事儿,肯定很容易就老了。

    收起那地图,盘腿坐在床沿上,牡丹开始修炼。没有什么比修炼更重要的事情了,牡丹很清楚,对自己而言,实力就是一切——哪怕自己只能给纪效忠当一辈子的狗。

    当狗,总也好过芍药这种丧家之犬。

    ……

    纪水寒回来的时候,牡丹刚刚收功。

    看着纪水寒一脸猥琐的钻进了牡丹的房间里,芍药黑着脸恨恨的哼了一声。她很生气,生气于这个卑贱的杂役,利用小姐的长相干这种龌龊事。

    房间里传出来的声音太刺耳,太恶心!

    芍药闷着头,忍了片刻,干脆起身离开。一直出了侯府,芍药在街上闲逛了一圈儿,巧遇了正在兜售编筐的鹤长空——或许不是巧遇,毕竟,芍药知道鹤长空会在这里卖编筐。

    “再添一文!这个价实在是太少,不行不行!”鹤长空抓着编筐,不肯让一个中年人拿走。

    中年人无奈,又给了一文钱,鹤长空这才笑呵呵的松开手。

    芍药远远的看着,看着鹤长空脸上的笑容,看着他重新整理被顾客拿乱的编筐。凤凰山上的衣服,早已被和鹤长空换下,如今穿着一身灰布短打衣服,甚至还挽着裤腿,像极了山野村夫。可即便如此,那修行者身上隐隐的灵气,依然使得鹤长空看起来气质不俗。

    鹤长空看到了芍药,笑着摆摆手。

    芍药的脸微微一红,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你家小姐呢?”鹤长空问。

    “在家呢。”芍药回了一句,有低声问道,“鹤先生,你……为何教她修行了呢?之前不是说……说是会养虎为患吗?”

    鹤长空笑了笑,看着芍药,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问道,“当初你气血逆行,她依然没有丢下你,还到处找人帮你治伤……你感谢她吗?”

    “我……”芍药抿了一下嘴唇,又犹豫了一下,才道,“她又没有做什么有用的事情,我是自己痊愈的。”

    鹤长空不解。

    气血逆行,还能自己痊愈?

    他跟纪效忠一样,也以为是天巫出手,救了芍药。

    ——虽然气血逆行几乎等于绝症,但天巫是何等样人,说不准有办法解决。

    倒是稀奇了。

    只听说被血藤影响后的气血逆行才会因为血藤的消失而自行痊愈。芍药这种修炼出岔子——等等!

    似乎自始至终,也并未证实芍药是因为修炼出岔子而气血逆行的!

    血藤……

    鹤长空眉头微微一簇,心中暗付这个冒牌的纪水寒是个血灵,肯定是有血藤的。莫非她故意让血藤影响了芍药,害得她气血逆行,之后再施之以恩,从而收买芍药?

    若是如此,那这个“纪水寒”,实在是心机太重啊!

    沉吟片刻,鹤长空又道,“你家小姐,开始修炼《莫名诀》了吗?”

    “是吧,我也不太清楚。”芍药道,“昨日里应该是修炼了的,不过……”想起纪水寒的睡相,芍药不屑道,“她半夜里睡着了。”

    鹤长空沉默了下来。

    修炼么,那也未必是修炼的《莫名诀》,可能是血灵的心法呢。

    看来,倒是不能小觑了这个杂役。

    父母是巫灵,自己本身是个血灵……

    根据她留在竹篾上的血的腥气,不难推断出,她的血灵修为,是不低的。真若是交手,可能自己都未必是她的对手。

    然而……她的身上,看不出一点儿灵力修为的痕迹,甚至碰到她的时候,也察觉不到丝毫灵力。

    真灵之中,有的高手,修炼到极致,会把所有的灵力敛去,看去如同普通人。不知血灵高手,是否也会如此。

    “鹤先生。”芍药问道,“那《莫名诀》,真的很厉害?”

    鹤长空怔了一下,看向芍药。

    听小寒说过,这个芍药,是个面冷心热的。她虽然说什么不感谢那冒牌货,但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万一芍药已经成了那冒牌货的人……

    “呵,不算很厉害,但也不是一般心法可比。”鹤长空道,“那《莫名诀》,乃是我凤凰山的一位前辈所创。虽然并不完善,但亦是心法中的中上之品了。”

    芍药凝眉,还想问问鹤长空教纪水寒修炼的原因。不过,之前已经问了,鹤长空并未做答,自己一个丫鬟,还是不要纠缠不休了吧。

    看看所剩无几的编筐,芍药岔开话题,问道,“生意好吗?”

    “还行啊。”鹤长空道,“能养活自己。”

    “过些日子,就是将军的生辰了,小姐她……会回来吗?”芍药问。

    鹤长空凝眉,摇头。“不会吧。”

    芍药叹气。

    鹤长空看看芍药,笑道,“你对她的情谊,她是清楚的。你放心,她过得很好。”

    应该会很好吧。

    鹤长空看向凤凰山的方向。

    希望她能听师尊的话,不要去北方。

    ……

    闲人居。

    芍药回来的时候,看到纪水寒正在数钱。

    看着桌上的一把散碎银子和铜板儿,芍药凝眉,问道,“哪来的银钱?”

    “嘿嘿。”纪水寒满脸红光,心情似乎极好。“赢的。”

    “赢的?”

    “是啊,也就三圈儿麻将的事儿。”

    “你去打麻将了?哪里?”芍药的脸有些黑了。

    “从静心斋回来的时候,没事儿闲逛,河边偶然看到几个人在打麻将,三缺一,我就去凑了凑数。”纪水寒道,“运气不错,哈哈。”

    “你……你是将军府的小姐!侯府的少奶奶!”芍药咬着牙,怒道,“还是凤凰山高足!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来!”

    “咳,打个麻将而已。”纪水寒道,“又不是去赌场,更不是去逛窑子,你至于这么大脾气吗?”

    芍药气的满脸通红,“你看看这上等人家,有几个人打麻将的?那就是市井小民才会玩儿的东西!几个人为了蝇头小利,满口污言秽语,实在是……”

    纪水寒很不爽,“你给我闭嘴!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好不好?再说了,你这种歧视眼光很不好。小赌怡情,懂不懂?昨天修炼太累了,还不允许我消遣一下?”

    芍药感觉有些堵得慌,恨不得抬手给纪水寒一巴掌。

    小姐的名声,算是被这个混蛋东西给毁了!

    “呐,赏你十文……”

    芍药愤怒的抬手,把纪水寒递来的钱打开。

    几个铜板,哗啦啦的落在地上。

    芍药怒视纪水寒,注意到纪水寒有些许凌乱的领口,想想之前她跟牡丹的乱来,心中更怒,狠狠的冲着纪水寒的脸呸了一口,转身离开。

    纪水寒挑了一下眉头,抹了一把脸上的唾沫星子,抽着嘴角,道,“真是……喂!你搞什么!没大没小的!”

    算了,看在她是个美女,又重伤初愈的份上,就原谅她好了。

    时候不早了,得修炼一个时辰!

    不,一刻钟好了。

    要劳逸结合,才能事半功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