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7 意图

作品:《变身灵戒

    兴致勃勃的要回去修炼的纪水寒,刚走出厅门,却又折返回来。

    江绣狐疑的看着纪水寒,不解,“怎么?”

    “娘,‘引气导灵’是什么意思?”纪水寒道,“还有啊,百会神庭是什么?”

    江绣呆了呆,拍了拍额头,“倒是忘了,你是一点儿基础也没有。”

    “呃。”

    “家里有《穴经》这本书没有?牧飞龙亦是真灵,当有此书。”江绣道,“回去先把各种穴位、经脉了解透彻,再修炼吧。”

    “啊?这么麻烦的?”纪水寒苦着脸道,“家中书房里有没有倒是不曾注意,你这里有吗?先借我看看。”

    江绣苦笑,起身带着纪水寒去了书房,从书架上拿出厚厚一本书来,递给纪水寒。

    纪水寒随便翻开一页,嘀咕着念叨:“心手少阴之脉,起於心中,出属心系,下膈,络小肠;其支者,从心系,上挟咽……什么什么目系……娘,这个字念什么?”

    江绣笑着叹气,她看得出来,如果真的要纪水寒自己去研究熟悉经脉穴位,再自己学习去理解心法的语句,大概这修行之路,纪水寒会止步于“开光”。江绣并不认为纪水寒无法自学成才,她只是认为,纪水寒的惫懒性子,大概坚持不了彻底了解心法那一步。

    没办法了。

    虽说是养子,但江绣一直把纪水寒当做亲生的孩子看待。

    她也不希望纪水寒就这么放弃修行,干脆拿出纸笔,让纪水寒把《莫名诀》默写下来,之后逐字逐句的教给纪水寒。

    不知不觉间,等到纪水寒把《莫名诀》吃透了,天色已经黑透了。

    “呼,还好,不算很难啊。”纪水寒感慨道。

    江绣笑着,递给纪水寒一杯茶,“都明白了,就该回去了,已经这么晚了,喝完这杯茶,我送你回去。”

    “嗯嗯。”纪水寒应了一声,喝一口茶,又道,“对了!我想起来了,我还有一个心法。等会默写出来,娘你给我瞅瞅。”

    江绣好奇,问道,“什么心法?”

    “我从和妃那里骗来的。”纪水寒把自己从和妃那里套来《上善诀》的事情简单说了。“修炼死灵,真的要先死掉吗?我看有些书里是这么说的。”

    江绣脸上带着震惊,摇摇头,道,“莫要信那些人的臆想之言,死了,就真的死了。”说完,又唏嘘道,“《上善诀》,乃是冥王所创,如今,威震亡墙之西的冥后,修炼的就是《上善诀》的续篇——《若水诀》。”

    “上善若水?”

    “对。”江绣道,“冥王此人,非同小可。其天资极高,修为史所罕见。市井传说其曾经一窥天道,更依靠灵戒,进入过天道宗。而《上善》、《若水》二诀,就是其从天道宗之中领悟而来。”

    “天道宗?”

    “天道宗是后修真时代中最后的一个修真宗门,虽然到了最后,天道宗中也不再拥有修真者。但最后一任天道宗宗主,在后修真时代结束,天下大乱之际,借助天道祖师留下的法宝,彻底将整个天道宗封印,之后,天道宗,绝迹于世。”江绣道,“世人认为,天道宗内,纵然没有了修真者,但也一定遗留了不少秘典法宝之类。而且,天道宗内,或许还能找到修真者绝迹的原因。所以,找寻天道宗,一直是很多人的梦想。”

    “好吧。”纪水寒觉得这什么天道宗,离自己太远,时候也不早了,没时间听故事了。“我赶紧把《上善诀》默写出来,娘你研究一下,明天我再来。”

    “好。”

    ……

    回到闲人居,纪水寒一头扎进屋里,上了床,把床围拉严实了,迫不及待的开始修炼。想想将来成为武林高手,到处拈花惹草……

    好吧,修炼要专心,不能胡思乱想。

    ……

    隔间外,芍药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那杂役竟然拉上了床围,以前这个心理不正常的家伙,可是从来没有拉上床围,甚至还好多次故意露给自己看……

    很显然,她在修炼。

    《莫名诀》……

    奇怪了。

    鹤先生为什么要教给这家伙心法呢?

    养虎为患,真的好吗?

    还有……

    牡丹的房间里并没有人。

    这大晚上的,她去哪了?

    想起牡丹在花园里采花的事情,芍药十分不屑。

    她了解牡丹的性子。

    这个女子!其实并不喜欢喝花茶,对于花茶,也从来没有什么研究。忽然间要采花,要泡茶?

    怕是居心不在采花之上吧。

    又想起自己的事情来,芍药不禁长吁短叹。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留在这里,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可离开——又能去哪?

    在这里,偶尔还能去看看鹤先生。

    芍药脸色微微一红,想起鹤先生的音容笑貌,轻轻咬了一下嘴唇。

    唉……

    自己只是一个丫鬟,一个上不了台面的贱婢。

    实在是配不上鹤先生。

    能早晚看上一眼,跟他说上两句话,就该知足了。

    不知不觉间,竟然已至深夜。

    不早了,该休息了。

    芍药叹一口气,闭上眼,片刻,却又睁开。

    迟疑了一下,芍药下了床,轻手轻脚的来到纪水寒床边,小心翼翼的拉开床围。

    看着手里保持着修炼的手势,斜斜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纪水寒,芍药嘴角一抽,眼神中的鄙夷就藏不住了。

    “嗯……”纪水寒发出一声梦呓,翻转了一下身子,抱着被子,撅着屁股,又很粗俗的在屁股上抓挠了两下,继续呼呼大睡。

    外面传来动静。

    芍药心中一动,急急的走了出去。

    牡丹回来了。

    “呵,还不睡啊?”牡丹笑着摆摆手,带上了门。

    盯着牡丹房间的房门,芍药忽然有种莫名的轻松之感。

    似乎……

    似乎自己再也不会有什么任务了。

    猛然一身轻松的快感。

    很好啊。

    芍药回到自己的小床上,躺下,很快就陷入了梦乡。

    翌日清晨,芍药早早起床,准备好了洗漱用品,喊醒了纪水寒。

    纪水寒揉着眼睛,连着打了几个喷嚏,“嘶……难受。”

    这家伙,昨夜睡觉没有盖好被子,显然是着凉了。

    用柳条枝清洁了牙齿,再洗把脸,接过芍药递来的毛巾,纪水寒问,“牡丹呢?”

    “不知道。”

    “嘶,这小贱人。”纪水寒道,“作为一个丫鬟,是不是太不称职了?”

    芍药不答。

    纪水寒又道,“算了,不管她。”说完,打了个哈欠,又道,“我出去一趟,你在家自己玩吧。”

    把毛巾丢给芍药,纪水寒也顾不得吃早饭,匆匆离开闲人居,去静心斋。对于《上善诀》那么厉害的心法,纪水寒还是很感兴趣的。她相信,一晚上时间,江绣应该已经对《上善诀》有了一些了解。

    经过后花园的时候,纪水寒一眼瞥到了一片繁花锦簇处的两个人影。

    是牡丹和坐在轮椅上的牧飞龙。

    “唉?”纪水寒愣了一下,远远看着二人。

    也不知两人说了些什么,牧飞龙哈哈大笑起来,牡丹也是掩嘴而笑。

    “嘁!”纪水寒撇嘴,冲着二人竖起中指,之后匆匆离开。

    纪水寒的中指收的很快,但还是被牧飞龙看到了。

    牧飞龙只是笑笑,不经意的瞥了一眼纪水寒的背影,又看向面前的一朵花,道,“养花也能养出这般笑话,倒是稀奇。”

    牡丹笑道,“是呢,这世间,总是有很多蠢人呢。”

    牧飞龙点头,呼出一口气,道,“蠢人啊……其实也挺好。太聪明了,总会招惹是非。”说罢,牧飞龙转动轮椅离开。

    牡丹看着牧飞龙的背影,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跟上去。

    很显然,牧飞龙似乎对自己并无兴趣。

    真是有些遗憾。

    牡丹叹气,继续采花瓣。

    花瓣已经采了不少,可自己的目的,还是没有达到。

    四下里看看,牡丹瞳孔一收,看到了一个俊美公子的身影。

    牧三少爷?

    呵……

    牡丹微微一笑,一边低头采花,一边朝着牧三少爷走去。

    牧三少爷也看到了牡丹。

    天真无邪的漂亮脸蛋儿,给人耳目一新之感。

    牧三少爷口中啧啧有声,看着牡丹,眼神中贪婪之色越来越盛。直到牡丹看似无意的撞在牧三少爷身上。牧三少爷忍不住笑,一把抱住了牡丹。

    牡丹顿时花容失色,失声叫道,“呀!”

    “莫怕莫怕。”牧三少爷紧紧抱着牡丹,低下头,凑到牡丹脸上,道,“你是哪里的丫鬟?倒是从未见过。”

    牡丹惊慌的挣扎着,“公子……请自重!我是……”

    “采了这么多花瓣?后花园里的花草,可是被你糟蹋了许多啊。”牧三少爷道,“真是过分了。你可知道?说起糟蹋花草,本少爷可是最精通此道的。”

    牡丹红着脸,不断的想往外挣脱,却又没有牧三少爷的力气大,急了,牡丹斥道:“休得无礼!我是闲人居的丫鬟,小心我禀告我家小姐。”

    牧三少爷闻言,怔了一下,嘴角抽搐着,放开了牡丹,清了清嗓子,道,“咳咳,是二嫂的丫鬟啊。”背着手,牧三少爷看着牡丹,眉头蹙起。

    那个贱人!手下的两个丫鬟,竟都是绝色。

    不知道是不是上次施暴未成后留下了什么心理阴影,牧三少爷下意识的四下里看看,没有看到纪水寒,这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再看牡丹,牧三少爷暗道可惜。

    可惜了这般美女,却不好下手啊。

    若是被纪水寒知道自己欺负了她的丫鬟……

    嘁!

    知道了又如何?

    她能拿本少爷怎样?

    还能……

    还……

    还是算了!

    为了一个女子,招惹纪水寒这个小贱人,没必要!

    想起之前调查的纪水寒在凤凰山上的种种传闻,再想想跟纪水寒两次碰面的“交锋”,牧三少爷便有些头皮发麻。

    先忍一忍好了!

    那个人,也该回来了。

    想必当年之仇,那人一定很想报。

    自己只需坐山观虎斗,看纪水寒的笑话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