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1 血藤

作品:《变身灵戒

    大概是白天睡得太多,晚上竟然怎么也睡不着了。躺在床上发了许久的呆,纪水寒爬起来小解。路过外间,看到正坐在小床上打坐的芍药,纪水寒嘴里啧啧有声道,“这么勤快啊。”

    芍药充耳不闻。

    纪水寒也不在意,小解完了再回来,看看芍药,终于还是忍不住,又道,“芍药,本小姐有句肺腑之言想对你说。”

    芍药睁开眼,看向纪水寒。

    “你这么辛勤修炼,真的有必要吗?”纪水寒道,“即便到最后成了绝世高手,又如何呢?你看高祖皇帝,修为不过中庸,却能开辟武朝,坐拥天下。你再看临圣王,修为已至巅峰,不也只能给高祖打工吗?”

    临圣王,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真灵,是前任开国大都督,亦是昆仑开山祖师。

    芍药挑动了一下眉头,不置可否。

    “所以啊……”纪水寒道,“修为这种东西,不必要太认真。”点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智商才是最重要的。真正的聪明人,总是能将天下高手,玩弄于股掌之间。就比如小姐我,一点儿修为没有,不也照样把牧三儿和大嫂耍的团团转吗?”

    芍药冷冷的看着纪水寒,之后闭上眼,继续修炼。不得不承认,鹤先生说的没错,这个卑贱的杂役,就是个给点儿颜色就敢开染坊,给点儿阳光就敢灿烂的蠢货。不过是戏弄了两个比她更蠢的白痴,就以为自己了不起了。

    当真好笑。

    “嘁,夏虫不可语冰。”纪水寒拽了一句文,回房间躺下。

    依旧睡不着,纪水寒便从铺盖下拿出那杆梅花笛,翻来覆去的又看了许久,还是摸不清头脑。

    实在是奇怪!

    如果是很重要的东西,牧飞龙为什么不随身携带?或者放在自己的房间里?至少该也放在比较隐秘的所在吧?为何偏偏放在书房的抽屉里?

    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那牧飞龙为什么那么在意?

    他是侯府二公子,有的是钱,会那么在乎这些身外之物?

    想不明白,纪水寒又把横笛塞进被褥下,数着绵羊,努力睡觉。

    ……

    深夜,整个京畿早已宵禁,大街上空荡荡的,不见一个人影。

    一队巡街的武侯,骑着大马,晃悠悠的在街上不急不缓的巡逻。不知不觉间经过忠义侯府,带头校尉口中啧啧有声,对着身边的下属感慨道,“时也命也,世道无常啊。”

    “校尉何出此言?”部下很有眼力见的问了一句。

    校尉叹气道,“长亭侯挥军北上的事情,如今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你们都知道了吧?”

    “是,却是不知长亭侯锋芒所指。”

    “这是军中秘辛,我亦不知。”校尉继续道,“不过,传言说,圣上最钟爱的二皇子,也随军北上了。”

    众人吃了一惊,之后便开始恭维上官消息灵通。

    校尉很是受用的听了一阵,之后又叹气道,“二皇子是什么人?虽然没有当成太子,但在皇上心中的地位,几乎尽人皆知。而且,二皇子跟太子的关系,那也是极好的。所以,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新皇登基,二皇子都会是朝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校尉说的是。”

    “校尉言之有理。”

    校尉笑了笑,又道,“所以,北上之事,必然极为重要,但却并不会有什么危险。不然,皇上绝对不会让二皇子赴险。”

    “校尉分析的很有道理。”

    “校尉足智多谋,非我等可及。”

    校尉摆摆手,继续说道,“去年的演武场上,皇上可是对演武的四小将赞誉有加,其中就有牧飞龙。如今呢?四小将中,其余三位,都跟随长亭侯和二皇子北上了,偏偏只剩下了牧飞龙。唉,这就是命了。不早不晚,偏偏在这关键的节骨眼儿上,牧飞龙中了寒冰魄,成了个废人。”

    部下道,“听说那牧飞龙如今整日坐着轮椅,端茶倒水都费劲。”

    校尉叹一口气,四下里看看,压低了声音,道,“这就叫父债子还。当年牧建功背叛了前九门提督,今日前九门提督就废了他的儿子。”

    部下看了校尉一眼,心说这就是个憨货,竟然敢提这种忌讳的事情,哈哈一笑,转移话题道,“听闻那牧飞龙新婚之夜就被废了,连洞房都没进。他那个如花似玉的新婚妻子,如今还是个雏儿呢。”

    一众兵卒哈哈大笑,校尉也是跟着笑,“倒是可惜了那娇娘子,守着活寡,却不知能忍到何时。哈哈,你们是不知道,这勋贵家中,大多秽乱不堪,前些日子,我就听闻……”

    众人边聊边走,渐渐消失在夜色中。

    巷子里,一个身穿夜行衣的男子,悄然现身。

    男子二十余岁年纪,容颜俊朗,正是忠义侯府二公子牧飞龙。

    看了一眼前面的一众巡街武侯,牧飞龙微微蹙眉,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疾行。

    夜色中行了许久,终于在京畿郊外的一片山林前停下。

    牧飞龙学了两声蛙鸣,将手中长剑插在地上。

    片刻,山林中闪出一个身影来。

    来人是个男子,衣衫破破破破烂烂,胡子头发乱糟糟脏兮兮的,看起来有四十来岁年纪。虎背熊腰,面色黢黑。肩膀上,扛着一把厚重大刀。

    身上不见血色,却能嗅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儿。

    “小子!”那人开口说话,声音沙哑,犹如破锣一般,“你来的倒是巧,再晚上一日,我便走了。”

    牧飞龙一怔,“走?去哪?”

    “想去南方看看。”男子道,“听闻南方的姑娘肤白貌美,水一般嫩,想去见识一下。”

    牧飞龙嘴角一抽,苦道,“这就是作死了,你就不怕被人识破了你的身份?”

    “那也要走了。”男子道,“整日里憋在这里,实在是难受得紧。坐牢似的,我是受不得了。”

    牧飞龙凝眉道,“还是知足点儿吧,活着不好吗?若非我把这片山林买下,平日里也没有让人来打理,你早就被人发现了。”

    “哈哈哈。”男子扯着粗嗓子哈哈一笑,又道,“我亦不曾亏待你,传了你修炼之法,又把‘血藤’给了你来助你修炼,也算回报你了,咱们是两不相欠。”

    提及血藤,牧飞龙的脸色有些难堪。“我来找你,就是为了血藤。”

    “怎么?”

    “血藤……丢了。”

    “啊?”男子吃了一惊,“怎么回事?”

    牧飞龙道,“我把血藤藏在了梅花笛中……平时就放在书房……”将梅花笛被纪水寒弄丢的事情简单说了,牧飞龙道,“如今是找不到了,却不知是被谁拿去了。”

    男子凝眉道,“这倒是奇了。血藤是洗血之用,辅助修炼血灵的。又算不得什么好东西,旁人得之无用,偷拿它作甚?”

    牧飞龙苦笑,“我亦不知。反正已经丢了,你还有吗?再送我一个吧。”

    男子挑着眉头,气道,“血藤是不算什么好东西,可如今血灵几乎灭绝,再也没有血灵高手炼制血藤了。我本有两个,送了你一个,如今还剩一个,断然不能给你。更何况,你初修血灵,我的血藤,你也用不了。”

    “那怎么办?”牧飞龙有些急了,“没有血藤,我还怎么修炼?”

    男子看着牧飞龙,沉吟片刻,笑道,“这样吧,你若能接我三刀,正式拜我为师,我就把我的血灵送给你。”

    牧飞龙一愣,看着男子,又看看男子肩膀上的大刀,凝眉道,“我病体初愈,怕是……”

    男子只是笑着,不说话。

    牧飞龙深吸一口气,道,“若是我不继续修炼血灵,就会血气逆行而死,是吧?”

    “是。”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牧飞龙拔出剑来,看着男子。

    男子虎目一睁,手里的刀,呼啸而来。

    铿锵一声。

    刀剑相撞。

    呼……

    腥风四散。

    牧飞龙腿一软,半跪在了地上。

    男子这一刀,太过霸气,他硬生生扛下来,胸腔里气血翻腾,难受得紧。

    “不错。”男子说着,收刀,横斩。

    这一刀,更强。

    牧飞龙以剑格挡,整个人直接横飞出去数丈之远,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噗——

    一口血吐出来。

    牧飞龙无力的微微摇头,躺倒在地上,想要站起来,却感觉浑身酸软无力,身上的气血,更是有些混乱。

    他明白,这是自己的五脏六腑被血气冲撞的后果。

    他也很清楚,男子手下留情了,不然自己的内脏,早就被血气震碎了。

    男子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牧飞龙,道,“小子,确定要放弃了?”

    牧飞龙微微闭眼,深吸一口气,又努力爬起来。横剑在手,看着男子,道,“再来!”

    男子笑了笑,摊开手,掌心中,一团血气汇聚,朝着牧飞龙抛去。“拿去吧。”

    牧飞龙接过那团血气,有些错愕。

    男子道,“我只是个落魄的血灵,饭都快吃不上了,没有资格当你的师傅。他日若是有事,你能记得今日交情,帮我一帮,也算对得起我了。”言语间,男子有些失落惆怅,不见了初见时的豪情。

    牧飞龙蹙眉,看着男子,叹道,“非走不可吗?”

    “嗯。”男子点头,又叮嘱道,“你修为不高,用我的血藤,更要谨慎。切记,每日里,一定不能让血藤在你体内滞留超过一刻钟!不用的时候,一定要让血藤远离你五十丈之外!这一次,要谨慎了,莫要在丢掉了。”

    牧飞龙点头,道,“谢谢。”

    男子摆摆手,看着牧飞龙,道,“我知道,修炼血灵,你是不得已而为之。或许你也如许多人一样,对血灵有颇多嫌弃。但是……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就不容你后悔了。”

    牧飞龙微微一笑,道,“我明白。哦,对了,之前就问过你,你没有说。我很好奇,血藤不能在我体内太久,我明白原因,但为何还不能离我太近呢?若是离得太近,会怎样?”

    男子盯着牧飞龙,似是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道,“这关乎血灵修炼的一个秘密……离得太近,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