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1 和妃

作品:《变身灵戒

    从悦心楼出来的时候,大街上已经没什么人影了。

    纪水寒打着哈欠,跟芍药嘀咕着,“还说什么专业杂耍,依我看,都是业余水准。”

    芍药不吱声。

    纪水寒无趣,又道,“穿那么多衣服,明显不专业。专业杂耍,应该找些漂亮女孩儿,能穿的越少越好。”

    芍药依然不吱声。

    纪水寒有些悻悻然,走到马车边。

    芍药掀开门脸,纪水寒钻进马车里。刚一进去,嘴巴就被人捂上了。

    纪水寒惊了一下,下意识的直接挥拳,砸在了马车的车框上。紧接着,脑子里懵了一下,不省人事。

    芍药一愣,察觉到不对,正要出手,脖颈处就是一麻。

    ……

    京畿野外。

    清冷的月色下,纪水寒悠悠醒来。

    睁开眼,纪水寒看到面前正站着一大帮人。放眼看去,组组二十余人。这些人中,大多年迈不堪,而且衣衫褴褛,看起来跟丐帮似的。

    倒是有个熟人——那个在温泉里跟自己见过一面的死灵。她也是这帮人中为数不多的年轻人之一。

    见纪水寒醒来,这些人忽然单膝跪地,齐声道,“我等参见冥王。”

    纪水寒激灵了一下,看看面前跪倒一片的人群,一时间有些错愕。

    这……

    确定是参见冥王,而不是参见丐帮帮主?

    自己好像坐在一张不知道从哪捡来的破椅子上,芍药也不见了,不知道还活着没有。

    四周一片荒凉,像是京畿附近的田野。

    “冥王在上。”一个白发老者抬头看着纪水寒,“臣王不度,现任冥王驾前三军都督。”

    “啊……”纪水寒张了张嘴,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该说一句“爱卿平身”什么的。

    “我等苦守二十余载,终于又等得冥王临世,我等甚幸,冥界甚幸。”王不度说着,竟是哽咽起来,一副喜极而泣的模样,“老朽还以为,再也……再也……冥王知遇之恩,老朽无以为报,唯有鞍前马后,死而后已!”

    纪水寒苦着一张脸,看着这个热烈盈眶的看起来像个乞丐的“三军都督”,心情复杂,一时无言以对。

    “呃……那个……王……王不度啊。”

    “臣在!”王不度忽然正色,回答的铿锵有力。

    “呵呵……你们……你们不会是搞错了吧?”纪水寒道,“我真的是冥王?”

    王不度断言道,“绝对无错,冥王身上的灵戒气息,不会有错。”

    “灵戒啊……”纪水寒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说道,“我没有灵戒啊。”

    王不度哀叹一声,又一次更加恭敬的低下头,“冥王一向谨慎,这么多年过去了,不信任我等,也属正常。”显然,他并不相信纪水寒手中没有灵戒。“等冥王记忆觉醒,自然会知道我等之忠心耿耿。”

    “那……那要怎么样才能恢复记忆?”

    “戴上灵戒。”王不度答道。

    “这个……这个……我真……咳,我真没有。”

    众人不答,更加恭敬的行礼。

    纪水寒犹豫了一下,又道,“那……我即是冥王,应该会很厉害吧?”

    王不度一旁,一名衣着虽然破旧,但还算干净的中年美妇笑道,“冥王的实力,岂止是‘很厉害’。普天之下,配做冥王对手之人,屈指可数。”

    纪水寒闻言,看向美妇,不由的心中一动。

    这美妇,看起来虽然有四十余岁年纪,但却依然极为貌美。说话声音婉转,亦是动听。身上的破旧衣服,不仅没有减分,反而更添一分朴素自然之美。“这样啊……那我该怎么开始修炼呢?”

    “灵戒。”那美妇又道,“戴上灵戒,记忆觉醒,自然知道该如何修炼了。”

    可老子真的没有灵戒啊!

    纪水寒心里嘀咕了一句。

    王不度又道,“此地是真武京畿之地,我等还是不要在此聚集太久,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王上,且随我等离开吧。”

    离开?

    再瞅瞅这帮乞儿似的家伙,纪水寒嘴角抽搐,“那个……我在这里,还有些事情要办。暂时不能离开。”

    王不度一愣,跟那美妇对视一眼。

    美妇道,“既如此,那我等就暂时继续潜伏于此,静待冥王吩咐就是。侯府东侧街口那家和记豆腐店,是臣妾开的,冥王若有吩咐,可随时知会。”

    臣妾?自称臣妾的意思是……

    臣子的妻子,也会自称臣妾吗?

    看看年纪大把的王不度,纪水寒暗暗撇嘴。

    这美妇,莫不是这老家伙的女人?

    老牛吃嫩草!

    这个糟老头子,不是个好人啊。

    暗骂了一句,纪水寒点点头,道,“也好。”再看依旧跪着的众人,道,“都……都起来吧,别跪着了。”

    “谢冥王。”众人道谢,起身。

    王不度又道,“时候不早,如今侯府上下还在苦苦寻觅冥王,冥王也该回去了。”说着,看向那年轻女子,“凉儿姑娘,烦请送冥王归家。”

    那年轻女子应了一声。

    王不度转身看向众人,挥挥手。众人便迅速散开,消失在夜色中。王不度又对着纪水寒躬身一礼,拿起自己要饭的木棍和破碗,匆匆离开。

    凉儿道,“王上,请。”

    纪水寒嘴角一抽,从那破椅子上起身,循着路径前行。边走边道,“你叫凉儿啊?”

    “是。”

    “我那个侍女,不会被你们杀了吧?”

    “没有。”

    ……

    荒野上。

    王不度走出不远,便遇到了等在前面的美妇。

    两人对视一眼,几乎同时叹气。

    王不度道,“冥王……太过谨慎,到底还是不信任我等。”

    “呵,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谨慎一些,总是不会错的。毕竟,之前的三次转世,总有同为死灵之人,为了灵戒而背叛冥王。”

    王不度点点头,又沉吟片刻,道,“此番……此番转世,冥王成了女儿身……何故?”

    “冥王行事,向来剑走偏锋。转世成女儿身,自然不会没有原因,或许又领悟了什么修行之法吧。”美妇眉头微蹙,眉眼间有些惆怅之色。

    王不度看看美妇,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和妃可有计较?”

    “妾身能有什么计较。”那和妃苦笑,摇头,“第一次,冥后背叛冥王,冥王不得不遁走异界。第二次,冥王转世,又做了桃花夫人裙下亡魂。第三次,西江绣女因爱成恨,临阵倒戈。第四次,硕妃私通权臣马九坡……如今,冥王再度转世,不杀妾身,已经是要千恩万谢了。”

    王不度唏嘘道,“或是四度失望,冥王才选择做了女子?”

    和妃叹一口气,抬头看天,道,“王都督,我等,还有望复国,有望修成大道吗?”

    王不度背负着手,一直佝偻的腰身,挺直了。“有!冥王依旧在!”

    “是啊……”和妃一脸憧憬,看着月色,幽幽道,“冥王还在,希望还在。”

    ……

    京畿,内城。

    纪水寒一脸惊异,“那美妇……咳咳,和妃?我的妃子?”

    “是的。”凉儿道,“大概三十年前,王上于双子峰临幸一对孪生姐妹,纳之为妃,封和、硕。后硕妃私通权臣马九坡,被废。”

    纪水寒嘴角抽动了一下,想到跟和妃跪在一起的王不度,眼珠转了转,道,“那和妃……三十年活寡……不会跟什么人……呵呵,你懂吧?”

    凉儿一愣,竟是跪倒,“王上多虑,和妃一向忠心耿耿,绝无二心!王都督更是……”

    “哈哈,我开玩笑呢。”纪水寒扶起凉儿,“别这么认真。”

    凉儿神色紧张,一脸恭敬。

    她可不认为“多疑成性”的冥王是在开玩笑。

    说不得,回去之后,得好好提醒一下王都督跟和妃才好。

    又行了一段,前面马蹄声响,凉儿道,“或是府中家将寻来,属下不便在此,先行告退。”

    “嗯嗯,你去吧。”

    凉儿这边刚走,一队马上悍卒,便从街道一端驰来。

    一众悍卒之中,芍药的身影,异常醒目。

    到得纪水寒面前,芍药跃下马来,“小姐!”

    芍药身后,是金柱子和孟有福二人。

    “少奶奶。”金柱子也翻身下马,抱拳道,“可是吓死我等了。少奶奶无碍吧?”

    “哈哈,没事儿没事儿。”纪水寒笑道,“就是遇到了一些故人,见个面,聊上几句。”纪水寒打着哈哈,又道,“那些朋友行事比较诡异,倒是让大家担心了。”

    芍药凝眉,问道,“什么朋友?竟用绑架的手段?”

    纪水寒知道芍药不信,或许金柱子等人也是不信的。“绑架?笑话。小姐我虽然算不得一流高手,但若要绑架我,也不容易。我知是那朋友,故而没有反抗罢了。行了,回吧。小姐我也乏了,要休息一下。”

    芍药依旧一脸狐疑。

    真是的。

    信你才怪!

    你一个杂役,能有这种可以无声无息的偷袭得了我的高手朋友?

    不过,眼下有旁人在,芍药也不便继续追问,只得暂时作罢。

    至于金柱子、孟有福等人,自也不信纪水寒的胡扯。不过,主家的事情,哪里轮得到下人质疑?

    “既然少奶奶无事,那就再好不过了。”金柱子道,“少侯爷很是担心,怕少奶奶出了什么事情呢。”

    纪水寒暗暗撇嘴,心说那牧飞龙大概巴不得自己死了算了,那样也好不耽误他跟平阳郡主苟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