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3 牧三儿

作品:《变身灵戒

    美女眼中的渣男,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危难中的美女。渣男冲冠一怒,上前大喊一声早就在内心深处念叨了无数遍却总也没有机会一展豪情的台词:“放开那个女孩儿。”心中再腹诽一句:“让我来!”接下来,不管美女是否会以身相许,也必然会对渣男另眼相看。要不了太多时间,美女最终会爱上渣男,并且心甘情愿的被渣男夺取了贞操,甚至毫不在意渣男竟然到处拈花惹草……

    ——故事里都是这样的套路。

    套路这东西,就像是数学公式,虽然不够绝对,但一定是大概率事件。

    面前已经摆好了套路,就等着纪水寒去实施了。

    纪水寒已经开始忍不住幻想起晚上跟芍药一起极尽缠绵的美好画面了。

    ——幻想而已。

    纪水寒认为自己是个极度理性的人。

    在泥菩萨过江的状况下,自己有必要为了一个对自己“居心不良”并且从来都瞧不起自己的女孩儿去得罪明显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牧三公子吗?

    这个无法无天的混蛋,仗着一张漂亮脸蛋儿,迷倒了公主那个花痴,又凭着精湛的演技,把父亲、母亲甚至当今天子哄得团团转。在公主和天子眼中,牧三公子就是个完美的驸马。他们坚信,这样的美公子,绝对不会干任何不好的事情。即便是干了,那也是可以原谅的。

    就好比不久之前,牧三公子把天子的亲外甥的门牙打掉了,可结果呢?天子认为外甥就是欠揍,牧三公子就是“义愤填膺的正义感爆棚”,最终不过罚他禁足三日罢了。

    纪水寒相信,如果牧三公子把自己这个“二嫂”给打了,怕是在牧建功看来,自己也是该打。到时候,怕是英雄救美的套路没有完成,自己反而被套路了进去。

    纪水寒躲在拐角处,不敢出去,却也没有迅速逃离案发现场。她实在是有些好奇,想看看那个从来都是冷冰冰模样的芍药,会不会反抗。

    牧三公子又抬起脚,直接把芍药踹倒在地上,之后竟然跨步上前,一把抓住了芍药的头发,硬生生拽着,推开了旁边的一扇门,拉着芍药进屋。

    纪水寒脸上显出怒色。

    真是个混蛋!

    老子的丫鬟,老子还没下手呢,你倒是要捷足先登吗?

    略一迟疑,纪水寒猫着腰跑过去,趴在门口,通过门缝往里张望。

    一向冷傲的芍药,此刻竟然一声都不吭。默默的抬手推搡着牧三公子,可却无济于事。一个丫鬟而已,纵然会点儿真灵手段,却也比不了自幼修行的牧三公子。

    很快,牧三公子扯开了芍药胸前的衣服,露出一件亮粉色的肚兜。芍药涨红着脸,咬着牙,漆黑的眼睛盯着牧三公子,双手做着无畏的挣扎,却始终不发一言。

    牧三公子哈哈大笑,一只手捏住了芍药的下巴,硬生生的掰着。“有意思!”说着,另一只手开始解自己腰间的绸带。

    门外,纪水寒的小脸儿红扑扑的。

    这样的现场直播,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心情难免激动。同时,心底渺渺无几的良心,又一次次的冲击着自己的灵魂。纪水寒觉得自己大概有些心理扭曲。见死不救、偷窥,会有负罪感。然而,这种负罪感,竟是让她愈发亢奋。就像是……就像是青春期的第一次自渎,就像是曾经一次次的欺骗那些纯洁善良的女孩儿,就像是当年往一个得罪她的同时的老式自行车的气门芯里塞牙签……

    纪水寒不知何时,攥紧了拳头,内心呐喊着:“快!快!”恨不得亲力亲为。

    一不小心,纪水寒鼓劲儿的拳头,竟是撞在了门板上。

    吱呀——

    门开了。

    纪水寒愣了。

    这……

    正在脱裤子的牧三公子是个真灵,听力自然不弱。开门的声音不高,依然被他听到了。

    回头,看到攥着拳头,一脸通红的纪水寒,牧三公子微微一愣,脸上的笑容灿烂起来。“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二嫂。要不要一起来玩儿玩儿?”对于这个二嫂,牧三公子显然丝毫不放在眼里。

    想象力丰富的纪水寒的脑海中条件反射般下意识的浮现出了一龙二凤的猥琐画面,之后犹如做贼被抓似的,羞怒不已。

    骑虎难下啊!

    难道说自己能腆着脸说“走错了,你们忙”?

    做人的下限是低了点儿,可也不能没有底线吧?

    纪水寒无奈,只能愤怒的哼了一声,“放开那个女孩儿!”

    很标准的台词,不论是语气,姿势,表情,都很完美。

    牧三公子哼声一笑,竟然真的放开了芍药。

    他确实瞧不起纪水寒的身份,瞧不起纪家的地位。不过,他却不敢小觑了纪水寒的本事。这个在京师年轻一代中小有名气的凤凰山高足,据说还是很厉害的。

    “怎么?”牧三公子哼声道,“你以为我会怕你呢?还是以为我会给你这个二嫂面子?”

    纪水寒感觉自己手心里都是汗,略一迟疑,道,“你即不会怕我,也不会给我面子。”

    对于纪水寒的回答,牧三公子有些意外,失声一笑,牧三公子道,“呵,那你凭什么要我放了那个婢女?”

    “凭你打不过我。”纪水寒迎上牧三公子的眼睛,丝毫没有畏惧之色,甚至还隐隐有些轻蔑。

    牧三公子拧了一下眉头,沉吟道,“说起来,我有个疑问。上次,你真的有把握在那种程度下躲开平阳的天罡刺?”

    纪水寒提着的心稍稍平复。牧三公子主动岔开话题,就说明他有让步的可能了。微微一笑,纪水寒故作高深道,“天罡刺,不算什么高明手段。你应该也会吧?”

    牧三公子一愣。

    “要不?试试?”要嚣张,就要嚣张到底,绝对不能在气势上落了下风。只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方,对方就绝对摸不透自己的深浅,也就不敢轻易出手。所谓兵不血刃、不战而屈人之兵……

    很完美的心理战术……

    ——铮!

    “好啊。”

    牧三公子的身法奇快,恍的纪水寒眼花。

    她都没看到牧三公子是从哪里拔出了一把剑。

    剑直刺过来。

    如同上次一样,剑锋抵在了纪水寒的鼻子前,纪水寒一如既往的没有反应过来。她实在没想到,牧三公子竟然真的会试试。

    好?

    好你妈啊!

    纪水寒心底大骂。

    牧三公子眉头深锁,“不躲?”

    他固然嚣张跋扈又无法无天,可却不是个白痴。平南将军的女儿,凤凰山的高足,可不是随便什么丫鬟杂役能比得了的。真杀了她,肯定不能善了。而且……自己或许真的杀不了她。她那自信的眼神……

    没错,是自信,而且还带着一丝高傲。

    这个女子——不简单啊!

    有能力破得了近在咫尺的天罡刺,算不得什么,高手都做得到。可能如此淡定,如此无视近在咫尺的天罡刺,那该是怎样的高手才能做得到?

    牧三公子想不到的是:纪水寒的高傲,源自于她穿越者身份的“优越感”。纪水寒对天罡刺的“无视”,不是主动无视,而是被动无视——她的反应太慢,根本就来不及“有视”。

    纪水寒怀疑自己是不是吓得尿裤子了,感觉下半身都没知觉了。想张嘴说话,却又做不到。好像脸上的表情都被吓得失去控制了。

    看着纪水寒脸上依如刚才的微笑,牧三公子收了剑,盯着纪水寒的眼睛,看了片刻,哼一声,转身离开。

    好大一会儿,纪水寒的眼珠转了转,看向正在整理衣服的芍药,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又微微一笑,道,“不用谢我。”

    芍药没有吱声,只是默默的穿好了衣服,起身,离开。走到门口,还不忘把散落在地上的书给捡起来。

    待到芍药走开,纪水寒伸手在裤子上抹了一把——还好,没尿裤子。

    真要是吓尿了,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匆匆追上伤药,纪水寒偷偷的看芍药。

    芍药面无表情,神情一如既往的冷淡,只是脸颊肿了起来。

    纪水寒心念一动,没有跟着芍药回去,反而进了厨房。不消多时,回到住处,纪水寒把从厨房里拿来的鸡蛋剥了皮,在芍药红肿的脸上来回滚动。“快速消肿的小秘诀。”

    芍药看看离的很近的纪水寒的眼睛,终于开口说话,“不用白费心机了,我不会背叛将军的。”

    纪水寒手里的动作僵硬了一下,看着芍药,纪水寒忍不住笑,“何必故作坚强呢?想哭就哭吧。”

    芍药却不再说话,脸上丝毫没有要哭的意思。

    纪水寒失去了耐心,把鸡蛋放在桌上,冲着芍药撇撇嘴,兀自回房。

    想起刚才的惊险,纪水寒心有余悸。

    围观有风险啊。

    幸亏牧三儿是个蠢货。

    幸亏自己冒充的人本是个高手,不然……

    会不会一龙二凤不知道,但自己肯定会被牧三儿狠狠的教训一顿吧。

    想想又气得慌。

    自己拼死英雄救美,到头来,不仅啥也没得到,还得罪了牧三儿那个混蛋。

    人生总是充满了太多意外,并且很少会按照套路出牌。

    纪水寒还是有些不甘心,蹑手蹑脚的起身,偷偷的往外看。

    芍药正在擦桌子,除了脸上依旧有点儿红肿以外,好像什么事儿也没发生过。

    靠!

    纪水寒心里骂了一句。

    她还以为芍药会偷偷的抹眼泪呢。

    真是失望。

    闲极无聊,纪水寒从芍药拿回来的书里选了一本,瞅了一会儿,不禁抱怨,“芍药,你就不能拿点儿简单的书?”

    芍药看了一眼纪水寒手中书的封皮,道,“你拿的这本《少年言》,是本启蒙读物。”

    “呃……”纪水寒有些尴尬,意识到自己不是看书的料,直接把手里的书丢在桌上,正打算回床上睡大头觉,却一眼瞥到了另一本书。

    《异灵传》!

    想起纪兰心提及的事情,纪水寒拿起那本《异灵传》,翻看起来。

    书中的遣词用句,依然不是纪水寒这个文化水平不高的家伙能理解得了的,所以看起来十分费劲。没多大会儿,纪水寒就开始哈欠连连,时不时的还会打瞌睡。

    不行了,必须要睡一会儿了。

    纪水寒丢了书,打着哈欠,“困死了,我得……”

    芍药忽然过来,直接把纪水寒推开。

    啪的一声,纪水寒刚才坐着的椅子的靠背上,出现了一根钢针。

    如果不是芍药及时把纪水寒推开,钢针必然会直接洞穿纪水寒的心脏。